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09|回复: 16

[原创] 《莲花绮传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27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莲花绮传8》
第八回
    再说玉环,在菩萨的安排下,投生在了鞑靼那嗒儿昶苩山下的一个姓隋的人家里,父亲为女儿取名为“隋琏”。
    隋琏常上山采撷野果,喜欢山上的各种她叫不上名儿的野花,常采一些她最喜欢的小花,簪在自己的发际上。
    房边长有许多木本花,其中一大丛木芙蓉特别得到她的钟爱。于是她把自己的灵炁更多地寄附于这株芙蓉花上。
   
旁白:
      笔者对此深受感动,也有兴赞美这木芙蓉花,故写诗一首记之:
                  
仄七排 * 木芙蓉
绽开于麓野(yǎ),炽烈而娴雅(yǎ)。
近看并非群,远瞻而不寡(guǎ)。
餐曦未向金,吸土非成赭(zhǎ)。
天佑孕心经,地渲添福嘏(jiǎ)。
虚心乃是真,炫意当为假(jiǎ)。
居善蝶能依,呈贤蜂莫惹(niǎ)。
临风妙曼摇,映日逍遥耍(shuǎ)。
冠素澹如兄,唇红亲若姐(jiǎ)。
临摹笔适描,入市商争贾(jiǎ)。
慕者肯登山,倾之皆下马(mǎ)。
巾舒就武生,帻净书文者(zhǎ)。
状仕乃兹然,诠伊犹是也(yǎ)。
成文尚可吟,入赋堪能写(xiǎ)。
安得守清灵,微驱胡吝舍(shǎ)。
                     
    隋琏觉得这木芙蓉虽然也是芙蓉也很雅逸,却不如水中芙蓉更有韵致。她分明记得,有个人也一样酷爱芙蓉,而且会凭着芙蓉花来找她。
    他,他?他是谁呢……?
    隋琏想起来了,是他,他是李瑁;他是任昌哥;他是延寿哥;他是范蠡公子;他是丄瑓。她相信他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为了更有机会碰到他,她的心上人,因此四处游走,行迹大江南北。
    她首先来到赵国的都城邯郸。
    隋琏一走上邯郸的大街,就看见许多来学步的人,邯郸人走路的姿势没有学会却忘了自己原来怎么走的了,站着不动或者趴着爬。还有一些不会走路了的人趴在池塘边往中间看:
    “你们这是在看什么呢?”
    人们七嘴八舌地说:
    “你看,这分明是荷花,都十几天了,就是不开!”
          1.荷花1.pn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赏莲居士 于 2020-10-27 13:47 编辑

    隋琏心里有数,这是这里的荷花感知了天布的灵气,知道自己要来,因此不敢擅自开放,在苦苦地等待自己的到来。
    但隋琏不动声色,只是从容地说:
    “哦,要使他们正常开放,须得有人写诗恭维赞美才行。你们有谁写一首关于眼前荷花的诗,我保证荷花就会开始变化。而且很快就能记起原来怎么走路的了。”
    “是真的吗?——我来试试!”
    其中有一个叫“韩丹”的人说,他思索一下吟道:
始龀之年出翠帘,童言无忌嘴儿尖。
明天应可齐肩比,一片红粉恰自添。
      “嗯,好。这是‘始龀之年’的比喻。”
    隋琏有娷瑓莲花珍宝的灵应,她加意念呵气吹向池里的荷花,荷花果然开始生发。
    韩丹走路的姿势也恢复了。


荷花2.png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见韩丹吟诗灵验了,第二个叫邗澹的也立即放声吟道:
金钗之际靥红初,帘后羞为绛紫裾。
众姊前头多扮美,伊亦妆唇示伊舒。
    “嗯,好。这是‘金钗之年’的比喻。”
    隋琏又加意念呵气于池里的荷花,荷花又开始生发。
    邗澹也活动自如,走路姿势都优美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都感到十分惊异,一个个开始抢着吟诗。
               
                              荷花3.png
豆蔻之年小染丹,芙蕖粉面竞姗姗。
任他蜓色轻浮眄,我自招摇意不瞒。
     “嗯,好。这是‘豆蔻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花4.png
及笄已及饰垂髫,喜看莲街分外娇。
天就姿颜无愧我,娟娟倩影此心飘。
    “嗯,好。这是‘及笄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花5.png
桃李芳华不用猜,嘻哈姐妹报春来。
胭唇透露心头事,无限风情在粉腮。
      “嗯,好。这是‘桃李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花6.png
花信盈庭慢履阶,缤纷暂借彩云偕。
端端淑女何须躁,仙子凌波醉入怀。
     “嗯,好。这是‘花信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荷花7.png
标梅之囍满天霞,醉里新娘醉客夸。
万唤千呼争一笑,洞房花烛夜开葩。
    “嗯,好。这是‘标梅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7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赏莲居士 于 2020-10-27 14:04 编辑


                  荷花8.png
徐娘半老看慵妆,风韵犹存几缕香。
多少风情多少意,余心无奈寄秋凉。
        “嗯,好。这是‘徐娘之年’的比喻。”
         隋琏说。
                         于是,满池的荷花就都相继开放了,大家不禁鼓掌欢呼。
         不少人拥向隋琏问这问那:
         “你是荷花女神吧?不然怎会有这般神奇!”
         “荷花光打苞儿不开放,称什么荷花?”
          “未开的荷花都叫菡萏”
          隋琏解释。
         “哦,邯郸才有菡萏,菡萏是邯郸特有的吗?”
         “不,菡萏就是荷花,是荷花的别称。”
           从此,荷花也叫菡萏。只不过邯郸人对菡萏有特殊的感情。
           人们拥着隋琏走向街市,而隋琏却急急地走远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发表于 2020-10-27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回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20-11-24 05:40 , Processed in 0.1348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