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32|回复: 21

[单图] 【闲扯犊子波尔卡】Tritsch Tratsch Polk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4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闲庭赏月 于 2020-10-23 14:51 编辑

 楼主| 发表于 2020-10-4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出谷幽泉  @闲庭赏月

扯了一晚上,言归正传 ~~
发表于 2020-10-4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安啦
发表于 2020-10-4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词添的真不错。

扯来扯去的,就挖井得一人了。

发表于 2020-10-4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山乌鸦 发表于 2020-10-4 00:19
@出谷幽泉  @闲庭赏月

扯了一晚上,言归正传 ~~

我建议,还是把题目改成闲聊啥啥啥吧。

《闲聊波尔卡》,这支曲子是约翰·施特劳斯于1858年创作的,也有人译作《饶舌波尔卡》。
约翰·施特劳斯是一个非常风趣的人物。他善于猎取生活中的某一种现象或事物,对它们进行艺术性的描绘,《闲聊波尔卡》便是一例。

   当时在维也纳,舞会十分盛行。在舞会上常常见到有些多嘴多舌的妇女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叽叽喳喳、说长道短、评头品足。约翰·施特劳斯对这种现象十分讨厌,于是他用妇女们交头接耳(“叽叽喳喳”)的声音为名,写了一首波尔卡。他用“妻子们在享受着闲聊的乐趣”来解释这支曲子的内容。

   乐曲用复三部曲式写成。速度很快,描绘了妇人们在舞会上凑在一起叽叽喳喳闲聊的形象。前面有个简短的、波尔卡节奏的引子。主题用了些大跳和休止符,描绘妇人们闲聊时面部多变的神色,然后是一个过渡性的段落。它先用一系列带断音的八分音符,后又用 XX X 这种音型,并让它们不断往上升级,而生产或一次都回到原来的音上,来描绘妇女们喋喋不休的闲聊。

   乐器的中间部分,由木管乐器主奏,声音较轻,好似妇人们的耳语。带有幽默、风趣的特色。 象这样内容的一支曲子,约翰·施特劳斯把它写得十分动人,它不愧为波尔卡乐曲中的一首名作。
 楼主| 发表于 2020-10-4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闲庭赏月 发表于 2020-10-4 09:54
我建议,还是把题目改成闲聊啥啥啥吧。

《闲聊波尔卡》,这支曲子是约翰·施特劳斯于1858年创作的,也 ...

哦,此标题专为图片设定,黄渤在《斗牛》中从头至尾都在扯犊子。

如果要换标题为“闲聊” ,《李卫进行曲》也要改成《风俗》。不过,这样对音乐理解的趣味性就淡了。

嗯,这不是做课件,偶尔放纵一把,轻松一下~~
发表于 2020-10-4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山乌鸦 发表于 2020-10-4 13:58
哦,此标题专为图片设定,黄渤在《斗牛》中从头至尾都在扯犊子。

如果要换标题为“闲聊” ,《李卫进 ...

那改成闲扯也行啊。或者扯闲。
不喜欢这样的轻松~~
嗯,我随便说说而已。你随意。
发表于 2020-10-4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山乌鸦 发表于 2020-10-4 13:58
哦,此标题专为图片设定,黄渤在《斗牛》中从头至尾都在扯犊子。

如果要换标题为“闲聊” ,《李卫进 ...

本来想找《斗牛》看看。结果看见了这篇文章。就没了看电影的兴趣。也许你的用词是对的。虽然不怎么那啥。
电影《斗牛》的三大硬伤
江枫渔火 评论 斗牛   2009-12-13 11:36:16

   看完电影《斗牛》,再一次证明了中国电影编剧的弱智与无能,说得再难听一点,《斗牛》就是一部在电影编剧规律上根本就难以站住脚的烂片,让人找不着北。原本一个很好的故事创意,被编剧拙劣的想象给活生生的毁掉了。观影当中,我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强行命令自己看完此片。毕竟,片中主演黄渤的表演还是无比精彩的。只可惜编剧功力尚浅,电影故事从头至尾苍白而无说服力。总的归纳起来,《斗牛》给观众三大硬伤:
硬伤一:电影故事的完整性不够。众所周知,作为商业电影,编剧中讲究起承转合,而该片中的故事起点是很清晰的,八路军的契约就是故事之起点,但作为故事的发展线索,就让人摸不着头绪。电影故事中,最重要、最核心的其实就是故事的过程,电影编剧中常常说的凤头、猪肚、豹尾,就是指电影故事要有凤凰一般美丽的头部,肥猪肚子一样的情节容量,故事结尾则要像豹子的尾巴一样铿锵有力。那么,《斗牛》故事中的“猪肚”,有太多太多的插曲,这些“小插曲”本身会转移观众的视线,打乱故事主要发展得叙述趋势。故事的结尾,以牛二见到解放军草草收场,显得太过突兀,这样的结尾单薄而无说服力。看完此片,观众的印象是:奶牛的生命比人值钱。为了保护这头荷兰奶牛,敌我双方人没少死。这样的故事设定,抬高了奶牛的重要性,忽略了人作为战争主体这一客观现实。


   硬伤二:很多人物和战斗都莫名其妙。电影中有一场戏:两个持短枪的便衣,偷偷摸摸来到日本鬼子埋有地雷的宅子前被炸死。这两个人到底是八路和国军?或是土匪?我们不得而知。这两个人到宅子来是偷牛还是袭击鬼子?要是偷牛,也没有看他们拿什么设备(绳子或者其他东西),要是偷袭鬼子,区区两人,凭两把破枪,也是找死啊!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两个人和片中主人翁牛二没有直接联系。在电影编剧中,不论什么次要角色,和主角不发生接触或者发生关系,这样的配角都显得多余,成为累赘。显然,片中还有一场战斗,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牛二被鬼子捆绑住,正准备开刀问斩时,一伙八路军游击队冲锋过来,一阵枪林弹雨,马上又消失于荒野的村落。其实,这样的情节在商业电影中是屡见不鲜的,这支游击队打死鬼子又全消失,牛二还是牛二,并没有离开这危机四伏的村庄。我要问:游击队是来救牛二或是专门来杀鬼子的?如果救牛二,显然不对,牛二并没有被救走。如果是杀鬼子,为什么还有一个鬼子成为漏网之鱼?这一场厮杀,和奶牛、牛二毫不搭界,显得多余。


   硬伤三:故事主角经不起推敲。在《斗牛》中,其实就是要讲述一个在北方农村游手好闲的青年,为了一纸契约,历经生死保护一头奶牛。一个无所事事的青年,常常在村里偷鸡摸狗,人见人厌,而牛二意外中发现奶牛时,尤其见到契约时,如何心生保护奶牛的念头?又为什么玩命似的保护奶牛?无论从哪个角度,这样的角色设定都难以服众。还有,片中出现了乡村郎中,算是一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在说服众人不要伤害奶牛后,为何又成为乡人宰杀奶牛的帮凶?牛二在见到乡人马上要杀奶牛时,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保护它。这和牛二怕死、有些自私的性格不符。一般而言,在故事片中,主角的性格设定从一而终,要是性格变来变去,那么故事的走向就不容易把握,也不符合一般商业电影的编剧规律。

 楼主| 发表于 2020-10-4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闲庭赏月 发表于 2020-10-4 20:55
本来想找《斗牛》看看。结果看见了这篇文章。就没了看电影的兴趣。也许你的用词是对的。虽然不怎么那啥。 ...

这部影片该看,不过,看一遍就够了,影片蕴含的残酷的黑色幽默带来的沉重感令人压抑,看完后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这是一部好片子,但真正的受众范围比较小。貌似“扯犊子”,实际里面有大主题,正如“闲聊”里面出世界名曲。这才是本帖要表达的意思。

我知道,“扯犊子”在东北方言里不是什么好话,在这里只是服务于主题。


发表于 2020-10-4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山乌鸦 发表于 2020-10-4 22:00
这部影片该看,不过,看一遍就够了,影片蕴含的残酷的黑色幽默带来的沉重感令人压抑,看完后一时缓不过劲 ...

嗯嗯。
等有兴趣的时候,看看吧,那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20-11-25 08:18 , Processed in 0.11456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