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05|回复: 8

[小说] 继女马沙枣<第一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沙枣5岁时和弟弟马地松二人,随妈妈走进了马小麻家,这才姓了马。她原來的爸爸姓啥叫啥她记不得,只记得都叫他老毡筒。现在的爸爸马小麻是团部养马的,对她妈,她弟弟很好,小时候她总缠着要骑马玩,总是能满足愿望。爸爸总叫她騎一匹大黑马,她坐在上面爸爸牵着溜达几圈,她就觉得她是团部孩子们中最威风骄傲的人,爸爸也是个最好的爸爸。后來她知道那匹马是魏团长的专用坐骑,又兴奋自豪了很久。
    上初中后有次问爸爸咋叫个马小麻,说这名字实在不好听。她爸爸说;我12岁要不是进了徐老虎的队伍,在老家就饿死了,那有啥名字,村里人都叫我小麻子。进了队伍在张排长手下干,他给起了个马小麻的名字,我脸上不是有几个麻点吗?马沙枣当时还小,对那些老掉牙的陈年旧事也不感兴趣,只是觉得马小麻名字太难听,就说;爸,你老都老了,还小麻小麻的叫多难听,我和弟第在外面也难为情,不如改个名好,名字我都想好了,叫马戍边多好,咱一家人不就在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吗?马小麻一听高兴的不得了,连说好,好,好!闺女说咋好就咋好,我认不得几个字,明天找魏团长改名字去。
    马小麻找到魏团长,把女儿要为他改名字的事一说。魏团长马上夸他女儿好,聪明。但又说马小麻这名字是有点不好听,但已名声在外,咱团上上下下,各营各连提到马小麻谁不知道?谁不买仗?你这一攺,谁知道你是哪座庙里的神?再说了,从你说的经历看,我总觉得你象个老革命,弄不好还能跟老红军挂上呢?只不过事隔年月太久,调查落实难就是了。你这一改名字,这事就更不好查啦。
    马小麻说;几十年都过去啦,还查啥查。沙枣高兴,改就改吧。
   魏团长说;好吧,就改成马戍边吧,但你给我记住,填什么表格的时候,都别忘了填上原名马小麻。名字是改了,但可能没人叫,还是叫你马小麻,新改的名字就用用试试吧。
    沙枣和弟第地松上学填表时,都没忘魏团长的叮咛,原名都写上马小麻。
     中国进人拨乱反正的时期,马沙枣从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了,分配到师第一中学任教。从上中学她就从爸爸只言片语,零零碎碎的闲谈中,捕捉到可能是个老革命的丝蛛马迹,但这些零零乱乱的东西串连不到一块。学了革命战争史后,她想爸爸是豫西人,徐海东大将创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不就有豫西这一块吗?也或许是徐海东长征去陝北时路过豫西,爸爸随部队走的?但爸爸平时闲谈,只是说是徐老虎的队伍,徐司令打仗历害!直到有一次她看《红旗飘飘》这本书,才确定徐老虎就是徐海东大将,现在的海军司令!这一下她兴奋的几夜没睡好觉,果真如此的话,爸爸就应该是名正言顺的老红军才对!可他咋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军垦战士呢?一定得千方百计打开爸爸记忆的闸门,为他找回消失的光荣历史,找回公正真象。
     马沙枣苦苦思索怎么能找到打开爸爸记忆闸门的钥匙。她去过幼儿园听幼儿教师如何引导孩子,去过老年病医院和老年康复中心,听医护人员怎么和中风,外伤,痴呆,失忆的老人交流,最后梳理出一套和爸爸交谈的方式方法,甚止连全过程的每个细节都想到了。写了一大本具体的流程,这比她备课,讲课难多啦。但为了为给爸爸讨回公平,她下定决心不管遇再多再大的困难,她一定要走下去,下定撞到南墙上也不回头上访到底的决心!
     她觉得应首先喚起爸爸的童年的记忆,然后象剝蒜瓣一样,一层皮一层皮的剝,再一瓣一瓣的摆出來,最后总能剥出真象。爸爸还不算太老,虽不认几个字,受过太多的苦难,生活的坎坷,命运的波折,记事能力差,但头脑尚未糊涂。说话办事虽迟钝,但还没乱了条理,只要好好引导,他一定能把自己的身世讲清楚的。经过她半年多的不懈耐心的引导,终于将爸爸的身世,经历弄清楚了。但她要上访就必须整理成条理分明,有根有据,有说服力的书面材料才行.有些事还得查阅些历史资料作为佐证才有说服力。她最后成文的上访材料这里就不说了,只把她爸爸回忆的几个关键节点说一下,大家自然会明白马小麻到底是个啥样的人了。
     马小麻,生在河南豫西伏牛山区的一个穷县,穷乡,穷村子。8岁父母双亡,跟着奶奶过活,12岁奶奶饿死,在他饿的快死的时候,村里來了一支队伍救了他的命。队伍要走时他死缠着要跟着走,人家嫌他瘦小又矮扛不动枪不要他。在家也是饿死他就跟着队伍后边跑,三天后队伍里的一位张排长收下了他。叫他帮助喂马,给领导的牵马遛马,那个领导大家都叫他徐老虎。到陜北后他才知道他参加的是红军,徐老虎又叫徐司令,仍不知道叫啥名字。他的工作除养马,牵马外,还帮徐司令干点家务。
   沙枣根据这段话,认定徐老虎徐司令就是徐海东大将,现在的海军司令。徐海东率二十五军长征是1934年11月到1935年9月,一定是路过时爸爸参的军,这样算他就是老红军。       沙枣问徐司令有啥特长,他说不知道,反正打仗历害,身上的伤疤很多。又问他徐司令家有啥人?他说有个周姨,是个大夫,会看病,有个儿子叫文北,有个女儿叫文会。並说他们一同去的新四军,一路上文北和文会放筐里,有时他挑着走,有时挂马上走。到了新四军,徐司令说我不能老跟着他,把我分到彭师长的骑兵团当了个班长,彭师长牺牲时他还抬过棺。
     沙枣据此查阅资料,最后认定周姨就是徐司令的夫人周东屏。1930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徐司令到陜北后两人结婚成家,是个医生,解放后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总参管理局顾问。儿子叫文柏不是文北,任过文化部付部长。女儿叫文惠不叫文会,是一名军医。徐司令去新四军是1939年和刘少奇一同去的,彭师长就是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
   沙枣又问还记得张排长吗?
   他说那咋能忘!人长的高高大大,壮实的很,一身的武艺,枪打的准,徐司令都是他保护,是河南东边的人。问他叫啥名字。他说谁叫过他的名字,都是叫张排长,徐司令也叫张排长,听周姨叫过什么成,什么成的,真不知张排长的名字。
    至此他的这段经历沙枣基本梳理清了,又问他咋又去了东北呢?
   他说鬼子投降了,就调一部分部新四军去了东北。那时不叫新四军了,是山东八路军,司令是许和尚。到东北打了不少硬仗,死人最多的是四平街战役,打了四次,48年参加黑山阻击战,我已是付连长了,负了很重的伤,在医院躺两年才能下床,但头上的伤很历害,有些事也记不清了。51年复原回家了,原來的部队打到海南,又去抗美援朝。老战友可能都死光啦,不死的也不记得我了,我更记不得别人。回家分了2亩地,就这么过日子了。60年挨饿跟一个老乡跑到这里,我懂的马就让我养马了。你亲爹是个班长,一次去山里砍树遇到黑瞎子,被拍死了,你妈没办法才跟了我。
     沙枣听了这一段,虽觉得丰富多彩,可歌可泣,但很难找到令人信服服的证据,更找不到一个证人,唯一有希望的还是徐司令一家。她花了两多月终于把上访材料写好,又请不少人修改,最后交魏团长把关。

评分

参与人数 3草币 +210 收起 理由
安然 + 60 赞一个!
水清木青 + 70 赞一个!
杭小北 + 8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3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挺长,容我慢慢看来~
发表于 2018-12-3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纪实小说吧,应该是真人真事。
发表于 2018-12-3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的老红军大多数都没文化,而且老一辈人对名利看得很轻。
发表于 2018-12-4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愿能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发表于 2018-12-4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清木青 发表于 2018-12-3 21:32
这是纪实小说吧,应该是真人真事。

静电的文字都是写实的,应该很多都是经历过的。
发表于 2018-12-4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的节奏 发表于 2018-12-4 15:20
静电的文字都是写实的,应该很多都是经历过的。

老一代人都是实干家,现在的人都讲究名利双收,这就是差别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朋友们
发表于 2018-12-14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述历史的感觉,沙枣还是很执着的人,能对父亲的老红军身份进行严谨的调查,还历史真实经历,也是难得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9-3-23 19:20 , Processed in 0.32928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