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71|回复: 117

[散文] 【开学季】我的大学 之 毕业实习花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水清木青 于 2018-9-1 23:57 编辑

    如果说四年大学生活似一本尘封的百科全书,每当打开它,那种熟悉的味道和感觉便会迅速弥漫开来,虽然时隔30多年,却象陈年老窖一样,愈来愈醇。翻开它,那些属于20世纪80年代校园里的人和事,便会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在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一提起纺织,人们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上(海)、青(岛)、天(津)。正因为上海是中国纺织业最发达的地区,所以学校将我们的毕业实习地点定在了上海,确定为上海国棉一厂和二十一厂。

    我们班实习在上海国棉二十一厂,女生们住在条件稍好的上海纺织专科学校学生宿舍,我们班23个男生则跟纺织系其它班级的男生一起,被安排住在上海国棉一厂一个早期建成的大礼堂里,礼堂被一人多高的墙分割成几个区域,我们住的是其中之一。


    几十张上下铺的铁床摆成几排,幸好是四月份,天不热,还没到蚊子横行的时候,高大的礼堂少了些平常房间的压抑感,大家各自收拾床铺,一帮大小伙子便在此安营扎寨。


    人一闲下来,便自然想找点乐子,有人从包里掏出扑克牌,便吆三喝四地打起了“够级”。刚打了一会儿,有几个小姑娘敲门进来,说她们住在隔壁,下了夜班正在休息,指责我们声音太大,吵得人家睡不着了,想来是因那墙没垒到顶,人是相互看不到,声音却一点没有阻碍,我们赶紧道歉,打牌时再也不好意思大声音吆喝与摔牌了。


    本想着做了20多个小时的轮船没休息好,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了,哪曾想半夜三更我们又被隔壁的姑娘们给吵醒了,真是一报还一报。原来她们刚下了小夜班,吃过夜宵,洗涮完回来,差不多快一点了。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更别说十几个女人在一起叽叽喳喳,打打闹闹了,本来到了一个新环境睡得就不沉,这下可好,全被惊醒了。一来因为懒得穿衣服起床,二来夜里去女宿舍敲门也着实不便,有人就装着大声咳嗽以示提醒,没想到姑娘们权当没听见,外甥打灯笼——照舅(旧)。“半夜三更的你们这么大声音,还让不人睡觉了?”有人大声抗议道,隔壁的姑娘不再装聋作哑,大声回道:“你们不是白天也吵得我们睡不着吗?”得,人家在这儿等着呢。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急忙说道:“我们是山东来实习的学生,不知道你们住在隔壁,也不知道你们下了夜班在休息,对不起啊!你们也是来实习的吗?”“我们是安徽的,是来培训的。”“大姐,那咱们以后都注意一点,尽量小点声,做个好邻居好吗?”“好啊,那就这样说定了,小帅哥们晚安!”哈哈,就象是对歌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的。真是不打不相识,从那以后,彼此相安无事,一直到我们实习结束离开,睡觉被人吵醒或吵醒别人的事,都没有再发生过。有时在洗刷间遇上了,还会聊上几句家常,她们还会顺手帮我们洗洗衣服。

    我们实习时,不需要跟班做业,除了参观就是听课。21棉专门在职工学校给我们留了一间教室,给我们讲课的有老工人,有劳动模范,有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讲授厂史﹑工艺特点和技术革新,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噪音实验室。实验室建在地下,地板﹑天花板和四壁采用的都是吸音材料,里面安静的真是一根针掉地下都能听得见,正常情况下一台有梭织机运转时的噪音足足有100分贝左右,可在这儿听起来却好象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跟手表走动的声音大小差不多,几不可闻。那是我有生以来去到过的最安静的地方。


    回到住处,听织二班的同学讲,1棉有一套棉纺设备很有特点,正常的纺纱成条以后要经过粗纱工序才能纺出细纱,1棉这套号称“特大牵伸”的设备,直接由棉条纺出细纱,当然,它生产的细纱的条干均匀度远远不如其它设备纺出的纱,而且纱疵也多。据说这是“大跃进”的产物,为了“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而改造的,就象前几年电视上播放的电视连续剧《钢铁年代》里演得那样,土法上马,全民动员,才能实现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实习期间也曾闹出过不少笑话。有一天晚上,我们一帮男生去大光明电影院看电影,其间有人腹泄急着上厕所,找了半天只有抽水马桶,没找到蹲位,只好将就着解决了困难。回来后感慨地说:“上海就是上海,人家的厕所也好,就是脚踏处太窄,一不小心就会滑下来。”敢情他是蹲在马桶上了。


    有一次在21棉的车间里参观时,因为通道不宽,我们排成两路边走边看,走到一个挂有布帘的门口,一位女同学一转身撩开布帘走进去,紧随其后的老徐下意识地跟着抬脚要进去,被旁边的同学一把拉住,调侃道:“你要跟着进去就是大事了”大家抬头一看,门框上写着“女厕所”,立时哄堂大笑起来。


    在上海行走,就免不了要与上海人打交道,因此上海人用上海普通话讲的俚语,我们也学了几句,讲的最多的就是“阿拉不晓得”。本来山东人学说上海话也没什么可笑的,但设若把山东俚语加入到上海话里,就相当的可笑了。记得有一位毕姓师兄,家是荣城市的,一口胶东话。有一次在南京路上遇到一外地人问路,他张口答道:“阿拉不挤叨(挤叨,音,胶东话知道)”。那一年,“阿拉不挤叨”也因此成为我们学校年度最流行用语。


    光阴荏苒,眨眼已毕业34年。人生总有很多东西是难以忘怀的,比如求学期间的那些人和事,当灵魂已在深处轻轻的用记忆刻下属于自己的感触,一但听闻与学生、学校有关的字眼,灵魂便会自己翻到那一页,阅读当年用书签标识好的批注,让心灵再次飨宴。



评分

参与人数 5草币 +400 收起 理由
柳丝琴韵 + 70 赞一个!
小雨的节奏 + 100 赞一个!
紫叶萧萧去 + 70 精彩佳作!
北国睡莲 + 80 赞一个!
杭小北 + 8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1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发表于 2018-9-1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可不可以分成上下两部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请坐、请上坐    茶、献茶、献香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北北 发表于 2018-9-1 22:33
你这可不可以分成上下两部出版

上下级咋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北北 发表于 2018-9-1 22:33
你这可不可以分成上下两部出版

是不是有点长了呀?
发表于 2018-9-1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属于老爹的青春画卷,画面感强,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9-1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北北 发表于 2018-9-1 22:41
属于老爹的青春画卷,画面感强,赞

等我再画一幅童真画卷
发表于 2018-9-1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清木青 发表于 2018-9-1 22:35
是不是有点长了呀?

是啊,是啊,得亏后来你分了段,不然非有人打你屁股不可
发表于 2018-9-1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老爹属于上级,俺是小北属于下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10-16 08:00 , Processed in 0.20522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