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5|回复: 2

[小说] 漫画三别子之十四,三别子一進派出所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3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天楚横梁拉肚子请了假在家看病,兰云早上趁上班时间路上人多,骑个破自行车驮上烧饼油条到路口卖。等上班的的走完了,她的烧饼油条也卖完了。心里高兴收拾好箱子刚想骑车子走,一抬头不知啥时候跟前站着个和她年令不差上下的女人,她以为是买烧餅油条的,就说了句;都卖完啦!
    那女的穿着朴素,头上包了个篮白道的头巾,好象一脸愁云,满腹渴望,眼露忧伤,问话时小心翼翼又神兮兮的。大姐问你个事,听说最近矿上來个神医,还算命很灵,俺家接连不断的出事,大老远一大早跑來找他算算,看用啥法子能破破不。他住那里你知道吗?那声调,那神色都给一种在诚心诚意求人的感觉。
   兰云只好停住车子听那女人说完,这一听可不得了啦,她的神经也快速高度的活跃了起來,神情疑惑的说;我咋没听说呀?这矿区廷大的,住的又分散,咱再打听一下吧?她现在竞有了立马找着那神医,给她算一下命的想法了。
    那女人神色忧伤失望,无奈的长叹一声道;这可咋办?大老远跑來找不着,不是白跑了么,我的命咋这么不好呢?说着说着两眼还挤出几颗泪滴子,鼻子还快速抽泣了几下子。
    正在二人惆怅得愁云布满眼脸之际,从西边走來个三十五,六岁的女人,这人穿妆打扮有点时尚。穿一条最流行的喇叭裤,长的拖到地面,看不见她穿的啥鞋。花紧身秋衣外套一件蝙蝠衫,头发说不准啥造型,反正很好看,肩上斜挂个人造革包,这身打扮的女人矿区都称之为时髦女人。先來的那女人一见面露喜色,眼含希望,对兰云说;你认得不?咱问问她。
    兰云觉得人家是外地人,自已是煤矿的,人家叫自已问也是对的,就斜跨出几步面带笑意的问;哎!问你个事,你听说最近咱这里來个会算命的神医吗?
    那女人本是仰着脸,偏着头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这时转过脸停下脚步,看了兰云几眼,又好象思索了一下才开口。你不是那个卖烧饼的阿姨吗?你问神医干啥?
     兰云还没开口,先來的那个女人竞抢先说开了;我是东湾生产队的,一大早跑來找神医给俺家算算命,破破灾,这位大姐不知道,你要知道就行行好,给俺俩带个路吧?
    兰云一听也顺着说;就是的,你知道给带个路呗,也耽误不了你多少事?
    那女人好象犹豫了一会,抬起右脚踢着路上的石子,转个身到了兰云的上風头,靠近一步从挂包里掏出条粉红色手帕展开,兰云立即闻到一股从没闻到过的清香直入脑中,精神一下子清亮了许多。那女人扬起手帕往额头上抹了一下才说;阿姨说了,都是一个矿上的人我带你俩去。转脸又对先來的那女人说;你是生产队的,算命破灾是要钱的,你要是破家运,生病的灾要两万元,破血光之灾要3万元,你带了吗?先來的那女人忙说;带啦,带啦,带2万5呢!説着还举了举她右手里的提包。那女人又说;神医一上午只看三个人,不知现在去晚不晚。看在常买这阿姨烧餅吃的份上,就带个路吧。不远,在原來劳改队院子那里,现在不是成单身工集体宿舍了么,神医的侄子是三号井的工人,神医临时住那里的,不知现在搬走没有?他给三井井长算命算的准,井长把他侄子从井下调到修理厂了。那女人带着兰云两人走着说着,脚不停嘴不停别人插不上一句话,听得兰云心悬空中,魂飞雲端。单身集体宿舍院子兰云并不陌生,那些单身职工有时轮休聚歺时常订她的烧饼油条,一般是楚横梁送來,她也送过几次。可她现在心里想的,脑子里转的,就是见到神医给算一算,她儿子在昆明是否平安无事!根本不想想以前咋没听到神医的事,偏偏今天早上遇见两个女人,就出來个神医?
    三人刚到院子傍,从里面走出一个青年人,三人还没讲话那青年就说;你们是找夏神医看病算命的吧?
   那时髦女人说是。
   那青年抬右手向左一指说;咋天下午搬那楼上去了,二单元302,你们到那里去吧。
   那时髦女人象自问自,又象呐呐自语;昨搬了呢?
   那青年答;这里房子小,环境又不好。
   那时髦女人果断决定;走,咱们到那里去!不远,也就三百多米。
    三个人行色匆匆,高一脚低一脚在那条土路上往前走,兰云巳深信不移,急切盼着见到夏神医给儿子破破灾求个平安。三人走到那楼的二单元门口,刚想进楼道,从上面下來个中年女人,一见到她们三个就说;你们是來找夏神算命的吧?三人异口同声说是,是。
    中年女人说;现在不行,夏神医正在作发请神给人破灾,这可是那一家人生死交关的大事,外人一进去就冲撞了神灵!
    她这么一说,第一个向兰云问路的女人急的好象要哭了,连连说明她來一趟不容易,家里又接二连三出这事那灾的。那时髦女人也帮腔说话,好一会那中年女人才松了点口气。那这样吧,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我去求求夏神医看看,你们在下面先等着。
     那女人在提包里翻腾一阵子掏出一张纸,双手递过去说;这是我的生辰八字,跟我向夏神医好好的求求,大姐我先谢谢你啦,谢谢啦!还边说边弯下腰不停的鞠躬。
    中年女人迟疑了一阵,那个时髦女人和颜悦色的帮助说好话,最后好象无奈的无法推辞了才说;好吧,我上去求求吧,你们先等着。
     兰云心神不定,神志恍惚,也不知中年女人上楼多长时间,只知道下來时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递给那女人时说;夏神医给你算啦,都写这上面啦,你看准不准,灵不灵。
     我不认一个字,你们谁给我念念吧?那女人神色可怜的企求道。
    那时髦女人也不客气,伸手拿过來念道;院中三棵柳,有没有?
   有,有!那女人直点头。
    财丁两不兴。这句话是说,你家院子中有三棵柳树,方的你们家人财两不兴旺。
    是是是!我咋说俺家的孩子不是这病就是那病的不断,种地种不好,做小生意还赔钱。
   还有一句,我念你听。出门就见坑,霉运连连生。你们家院门前是不是有个坑,出门第一眼就先看见那个坑?就因为对着门有个坑,你家倒霉的事才不断的。
    时髦女人刚说完,那女人就双膝跪倒在那中年女人跟前,边磕头边说;求你了大姐,你替俺好的求求夏神医,救救俺全家,给俺破破灾,破破灾,,,,,
    那中年女人迟迟疑疑思忖了一会,好象有点为难,但又不好一口回绝似的,长出一口气才说;好吧,我再舍脸帮你求求看。不过,你带香火钱了吗?
  带了,带了,得多少?
   香火钱没个定数,全凭自已的心,佛讲心诚则灵。你家是问财,运,人丁旺不旺,不是血光之灾,有两万行啦。     我带來两万伍,都上了香火吧。那女人弯腰从提包里掏出个用红毛线缠了几道的布包,双手递过去说;这是两万伍,要不取开点点?
    中年女人接过包说;不要点,來这里的人心都诚,心不诚害不了别人,那是害自已。那你们等着,我上去求求夏神医,给你画一道破灾的符去。
   她刚转身抬步,那时髦女人扯扯兰云的衣角说,大姐,把你的生辰八字叫她带去算算呗?
   这一提醒兰云如梦初醒,立即向前求中年女人带上她的生辰八字。开始中年女人不想带,经不住兰云和时髦女人再三的求才答应。但兰云没事先写好,全凭她平日常算命记得清,她口述中年女人装模作样的记在纸上。兰云说完一下子觉得心不那么悬空了,静等着听夏神医怎么说啦。至于那中年女人多长时间下來的,她已迷迷糊糊记不凊了,只觉得她拿着一个折迭得四四方方,象半个书本大的黄纸交给求符的那女人说;这是夏神医给你画的破灾的符,你拿回去放你枕头下面,点上一柱香,闲上眼静静睡一觉就显灵破灾啦。千万记住路上遇到什么人都不要开口说话,再熟的人招呼也别理。回到家也是这样,千万记住,睡醒前一开口符法就破啦,就不能给你破灾啦。那求符的女人虔诚的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放进贴身的衣服口袋中,又连忙弯腰鞠躬道谢,但一句话也不说,可能是怕破了法力。转身要走时,那中年女人说;给你瓶矿泉水路上喝。她可能真渴了,也不客气接过來拧开盖咕嘟嘟一下子喝掉三分之一。
   兰云心里急得冒火,好容易等那女人走了才开口问话,不想那时髦女人抢先问;还有矿泉水吗?我们俩也渴了。那中年女从提袋里又掏出两瓶,时髦女人接过一瓶拧开盖递给兰云,阿姨你也喝两口。看兰云喝了她才打开另一瓶喝。几口下肚似乎來了精神,问道;夏神医看阿姨的生辰八字了吗?给算了没有?
    看了,也算啦,都写在这里了,你自已看吧。说着把一张黄纸递给了兰云。
    兰云双手接过,觉得这纸滚烫发热,是福是祸就包在其中!她不认字,只的求那时髦女人帮着念念。那时髦女人展开纸看了几眼没立即念出声,抬眼看着兰云说;阿姨,上面说的不太好,不念了吧?
    兰云一听心惊肉跳,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颤抖着声说;念吧,念吧。最后一个吧字出口巳带点哭音了!
    那时髦女人这才一字一顿的念了起來;楚穆是一对,家运还算顺。两个女秀才,人人都夸赞。独苗学问好,西南遇血光。这啥意思?我也不全明白!
    她这一说兰云的心更恍惶啦,伸长脖子低下头也瞅起了那张纸,又抬脸转着眼来來回回瞅那两个女人,以求谁能给出个解释。那两个女人互相使了个眼神打了暗号。那时髦女人好象用心想了一会才说;阿姨你是不是姓楚?
    不是,不是,我姓穆。兰云忙回答。
   那叔叔是姓楚了?
   对,对,俺那口子姓楚。
     这就对啦,夏神医给你算的命我明白了。这上边说们姓楚的和姓穆的成了一家,家的运气还是很顺的。有两个女儿都考上了好学校,学问跟以前的秀才一样,大家都夸赞。有一个儿子,是楚家的独苗苗,上学比他两个姐还强,以后出息更大,他好象在西南方向什么地方?
  对对对!俺儿子在昆明上学。这句话一説完,她立刻想到昆明火车站发生的血案,由不得她心不跳的快了!
   昆明就是在西南呀!这可不好了,夏神医算出你儿子可能会遇到血光之灾,这可咋好呀?那时髦女人故作惊讶,又表现出无比的同情和关心。
    兰云一听脑子立马嗡嗡作响,象要炸裂开了一样,心慌意乱,虚汗直流,六神无主。那时髦女人连忙搀住她一只胳膞,亲切的说;阿姨你别急,别急。咱求求夏神医,他能算出來就一定有办法破解消灾。
   兰云一听竞哭出声來了,转身去哀求那中年女人。那中年女人似乎也很俱有同情心,竞掏出一张歺巾纸抹起了眼泪。大姐,你也别太急了,急出个好歹來你一家可咋办呀?现在给儿子破灾保平安最重要,你说是吧?
   那时髦女人不等兰云开口,抢先说道;大姐,你帮阿姨求求夏医吧,她家就这一根独苗,学习又好以后肯定能当个教授博士什么的大官,大姐你好好求求吧!这一段话正好说到兰云心里去了。
    那中年女人道;你是知道的,画符破灾要心诚才灵,求神拜佛是要先上香火的!她这可是血光之灾,最少也得3万元。
    时髦女人立马转臉看向兰云,阿姨你带钱了吗?
   兰云早听明白了,忙说;没带,没带。你陪我回家取吧,现在我的腿都软啦,头也昏昏的。取了送來不晚吧?
   那中年女说;不晚,不晚。你就辛苦辛苦,陪大姐去一趟好么?那时髦女人好象是个热心肠的人,满口答应陪着去。
    至此一场精心策划,先摸清情况,再问路引路,手帕迷神,去找神医,一个托求神,再交钱破灾,再给迷药水喝,最后血光之灾,彻底把兰云给套牢了!
发表于 2018-7-4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如此,这就和三连上了。
感觉行骗这节写得有些繁琐了。可否把一些大段的对话内容缩略成简明扼要的几句描述呢?把行骗受骗情节和关键点择出来即可,可能行文效果会更好。
发表于 2018-7-4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凡人拙见,仅供您参考,不当请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9-21 02:32 , Processed in 0.14803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