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4|回复: 2

[小说] 漫画三别子之十四,三别子一进派出所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那次 部分人不满董事长孙铁战卖煤矿 自已拿3亿多,对职工分配不公,部分人要选代表去省委大院上访告状,三别子投反对票没去后。大家对他的看法更摸不透了,这家伙闹腾得最凶,蹦哒得最欢,咋在最后关头退出來了呢?中电投接管煤矿后,在原公司名字前面加了中电两个字,董事长换了,董事留用了三个,中层管理层正职都是中电投派的人。原物资公司改名为物资营销处,原公司经理成成了付处长,那付处长告诉他,开始公司把你当成秋后算帐收拾的重点人物,可你这一退出,不但再无尾巴可抓,还得到表扬你识大体顾大局,跟党一条心呢。
   基于此在待遇上对三别子也有所提高,享受物资营銷处付处级工资待遇,协助一个付处长管总务后勤工作。三别子对这些都满不在乎,惟一在乎的是在关键时刻他打了退堂鼓,成了孬种,对不起那些老朋友!見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工作上就吊儿浪噹,得过切过混日子,一般是点个卯若不开会,没有啥直接要办的事,就四处遛哒闲逛,找人闲侃吹牛。
    老婆夏小芬回四川探亲去了,落得他一个人逍遥自在。逛锇了就跑到兰云综合小店,要两个咸鸭蛋还得蛋黄腌黑的,两个烧饼,喝两杯柜台酒,再接两杯自来水灌进肚里,这半天的精神头就足啦,接着又继续开侃!兰云是他的近老乡姓穆,老公是井下工人姓楚,转业军又是老高中生,可内向不善交际,又胆小怕事,说话吞吞吐吐表达不清楚。从结婚那天起,家里家外都是兰云説了算,他只有听指挥执行的份,绝不敢说一句不同意的话。兰云强势又不太讲道理,久之形成发号司令者。老公一味忍让久之养成了个一切听号令的人。夫妻一强一弱关系竞亲密无隙,家庭和和睦睦欢乐之声昼夜不断。
    兰云本是强势之人,凡事不甘心居于人下,还必得占点上风。她看别人开小商店,小吃店,一想自已的房子就在路边,自已又不缺胳膊少腿的,别人能干我为啥不行?一咬牙下了决心,干!先开的烧饼店,后來早上又炸油条,再后來接了间小房带上了冷饮,小吃,烟酒,果菜等。她有两女儿一个儿子,一忙起來连饭也顾不上吃,幸好她老公是井下抽水工,只白天上班,早起晚睡把重活都揽在身上,还可輔导三个孩子的学习。夫妻二人同心协力汗水湿透无数身衣衫,终于家中有些许积蓄。大女儿财校毕业,二女儿粮食学校毕业,都巳工作又单位很好。小儿子更争面子,考上昆明工业大学。矿上的人都慕名赞誉,也有些人眼馋忌妒。兰云因性子使然交不住几个人,她老公也是性子问题不会交人,所以她家朋友很少。唯一列外的是三别子,他也是性子使然,爱助人为乐,急人所难。又跟兰云是近老乡,有共同的语言,又隔三差五的跑店里坐坐,吃点喝点,闲侃一阵。既给兰云增加了收入,又招揽來不少酒友食客,还增加了小店的盈利和人气。久之,兰云两口子都亲切的叫他三叔。三别子本是喜欢别人给他送高帽子的人,人家叫他三叔他自然喜滋滋的接受,在外人面前常说;穆兰云是我亲亲的表侄女,楚横梁是我表侄女婿,你们誰要敢到她家店里惹事,就是不给我面子,我三别子可饶不了你!你也别小看三别子,经他这么一忽悠,真没人敢到兰云小店惹事生非啦。兰云两口子自然对这个三叔更近乎,更亲热了!
     这个兰云心强气盛,不能吃一点亏不说,还从小跟她奶奶学的信神信鬼的,每逢初一,十五的夜里,必给她奶奶传给她的神泰山奶奶,摆几样果品上柱香。她心里常想三个孩子能考上学,两个女儿有好工作,儿子以后更有出息,都是泰山奶奶给的福!可最近泰山奶奶咋一下子不灵啦呢?开始是楚横梁在井下碰伤了腿,住三个多月的院才能下床,出院拄着个棍在家养伤。一天晚上看店收了50元假币,把她气的骂了三天三夜,直到楚横梁被骂的留眼泪,一天不吃飯不喝水,她的气还没消完。还是三别子知道此事后,把她狠狠的连说带骂了一顿才收场。三别子不客气的说;兰云你也太不象话啦,横梁又不是个孩,你整天拨拉过來拨拉过去的,这么大个人你咋老是象骂孩子一样骂來骂去的?他要是天天这样骂你呢?这次你更不对啦,不就是50块钱吗,值得生气闹乱子吗?他想收假的吗?你要收了咋办?
   兰云再有性子,从不敢在这个别子叔跟前使,只好诺诺的说;我也知道自已不对,可以生气就管不住自已的嘴了。
   你不是管不住自已,是横梁太老实,太听你的了,要换个脾气不好的,一天打你三顿你就能管住自已了!三别子停停又说;这50块钱是小事,你们俩都小心点,最近菜市场,小商店,连百货大楼都收了100的假币。退休办张会计的老婆被人不知咋迷魂啦,被骗走一万多,疼的都快神精啦!
   兰云被三别子说得面带愧色两眼含泪,但内心还是不认错,又覚得很冤屈,就说;三叔,这50块钱几天才能赚來呀?横梁那里都好,就是奴才,家里外边他啥也不中,啥事都是我一个人操心。三叔在这里吃饭吧?横梁去做饭。   
     别忙活,我说说叫你们小心点,坐坐就走。现在是什么都向钱看的市场经济,不知道咋一下子冒出这么多骗子?大骗子骗国家,中骗子骗国企,小骗子骗老百姓,说來说去吃亏的还是咱老百姓!三别子说着楚横梁巳麻利的拿來两个咸鸭蛋,一瓶125克的雪莲酒。三叔你先喝着,我在烤箱里再给你热两个烧餅。三别子不再推辞,吃着嘴还闲不住又说起了兰云;横梁够好的啦,别这山望着那山高啦!你说他奴才,家里家外啥都是你说了算,他一句话的发言权没有!家里的活你叫他咋干他咋干,你不说他就不知道怎么干,主动干一点又怕干的不对挨你的骂。你自已说他还敢到外面干什么?都是你把他管奴才了,以后你改一改才行,你要不改他一辈子恐怕老头旧筋就这样啦。
     这次兰云没反驳,到是关心起退休办张会计老婆被骗钱的事了。张会计老婆多聪明的个人,咋会叫人骗了呢?
      骗子自有高招,具体咋骗的我也说不明白,不过你们都小心点好。三别子吃也吃了,酒也喝了,楚横梁拿一瓶4元的脉动牌饮料,一瓶4元的呦呦奶茶说;三叔,你喝哪个?三别子一摆手说;那个也不喝,这些玩意都是添加剂化学出來的!咱的自來水,才是天山雪水流入地层下又出來的矿泉水,给我接一碗來。
     临出门他掏出20元钱放下,兰云一看坚决不要,楚横梁拿上钱追到门外,嘴里连声说表叔表叔,这咋行,这咋行,,,,,,
    咋不行,又不是你家种出來的!三别子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个人谁也没想到一个半月后,兰云真的差点被骗走3万4千元,连气加心疼差点疯啦?三别子也为这事第一次进了派出所!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事发前十天左右,楚横梁在井上听说昆明火车站出大事啦,说是五个恐怖份子,其中一个是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一口气砍死砍伤一百多人!楚横梁开始以为是造谣,五个人是妖怪还是魔鬼?咋会这么厉害!那些昆明人咋都象老鼠一样胆小不敢反抗呢?可电影电视上都说阗军如何如何能打呀,不可能!一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唯恐天下不乱造谣瞎编的!第二天他见到了报纸才信这是真事,这事一成真他倒害怕了起來,昆明现在乱成啥样啦?儿子小磊会不会出事?他一心想的是儿子!下班回家后他瞅个兰云有空又高兴的时候,唯唯诺诺才把昆明火车站的事说出来,完了又掏出那张报纸给兰云看。
   我不认字你不知道?念给我听!兰云已抱不住心口啦,魂好象都飞儿子那里去了。当天晚上她就给泰山奶奶上香磕头,求泰山奶奶保她儿平安无事。以后的日子她过的心神不安,夜里还总做恶梦,见人就想问问昆明的事。
发表于 2018-7-4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三别子1进派出所
发表于 2018-7-9 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一篇太费眼神了,版主能否重新编辑一次,让段落清晰,让字迹清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11-15 15:00 , Processed in 0.14857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