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1|回复: 0

[小说] 《妖魔鬼怪任荒唐》第26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4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它章链接:第一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第六 第七 第八 第九 第十 第十一 第十二 第十三 第十四
第十五 第十六 第十七 第十八 第十九 第二十 第二十一 第二十二 第二十三 第二十四 第二十五

第二十六章 捉乞丐




图翘冷哼,心想老东西你揭破开来是想找死,却犹豫起来。眼前这些中低阶弟子加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若拼命下来,一旦内讧死伤得多了,影响便不一般了-说不好,替罪羊就要上案板。


更加不好公开杀死洪洽,那样所有的矛盾都会集中在他身上。先前那毒蛇是他安排的,但也只能偷偷进行、绝不承认,打的是洪洽危机时候能给他那些秘密的主意。


不知道怎么搞得,洪洽死不开口,还栽赃给他什么“邪毒”,顺便毒蛇也栽上-正栽中正主。


思前想后他一咬牙:“反正已经作了…”口中喝骂:“老洪你不识好歹如此栽赃,难道当俺是泥捏的不成?”缓缓伸出手臂,就要动手,打算抓住人弄走强行逼供。


“哈哈哈哈哈…图翘,你终于忍不住了吗?”声如洪钟,震得人耳鼓嗡嗡,不由自主向外面望去。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老蒋,你以为躲在旮旯我没就看见你?懒得理你就是。”图翘森然。


来人也算是丐帮的一名宿老,老洪的老友,却不是他的对手。


“理我又如何,连我一起干掉杀人灭口吗?”


“你若胡言乱语,别以为我不敢动你!”图翘上前一步,盯着老蒋,顺便扫视周围,看还有没有别人。


“正好老胳膊老腿欠揍,试巴试巴…弟兄们退后,我跟这位较量较量!”


众人轰然听令,几乎同时那老蒋挥舞打狗棍猛地扑来,架势好似偷袭一般。


“哼!怕你不成!”


两人噼里啪啦打作一处,呼喝连连。他俩虽然武功有差距,却也不是一两招能拿下的,于是乍一看还蛮激烈。


两人打了没几招,不知怎地图翘突然感觉后面不对,百忙之中一回头顿时魂飞天外—老洪不见了!


惊魂之刻难免招法散乱,顿时给突破防守,在身上重重着了一记。闷哼声中他顺势后跌,一个“铁幕铜墙”用力挥舞,空中棍影无数宛如一道厚墙,将攻势全部击退,更叫那老蒋稍稍后退。


借空,他朝后面怒吼:“让你们看的人呢?”


两个弟子左右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人哪里去了?”


刚才还在人堆后面的洪洽不见了!


见两人状态,图翘这个气不打一出来,也顾不得别的,就要冲出去找。


那老蒋面上略过一丝纳罕,口中却哈哈大笑:“别走啊,还没分出胜负呢!”说着一根竹棍翻飞尽是纠缠招数,转眼天空丝丝络络的布满棒花,一时间谁也走不过去。




好容易摆脱了纠缠,图翘冲出去,展开身形窜上房檐,迅捷无论地蹿房越脊行进,转眼间已绕着小庙周围跑了几圈,百步之内有什么动静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街上空荡荡的,不过视线内还是有些晚归者匆匆走过,零星几辆车马。“没准在车里!”他目光沉凝,就要去追查。


老蒋也追了出来,大喊着休走!却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原来已经受了些伤。


他这样一喊惊动两个小差人:“兀那老儿站在房顶做甚,莫不是江洋大盗,赶快下来束手就擒!”气势汹汹地指点,却不在他的眼中。


一马车正在匆匆赶路,猛然间车帘给人掀开,一个秃头老丐闯入,二话不说就把座椅底下等能藏人的地方检查一遍,又翻到外面,检查车底…拉车马儿竟恍无所觉。


“妈呀!”直到他离去,马车中正在那啥的一男一女这才叫出来。


转眼间已经检查了几辆马车,累得他直吐血,却毫无进展。眼看几辆马车已经走向四面八方…成群的差役却呼喝着“抓贼”跑了过来。


“哼!”普通差役当然捉不住他,不过…




夜深。火阳的小院,房间里。


“年轻人,老洪不止欠你一条命!”老丐拍拍面前的火阳,满目惊奇和感激。


豹重山无意捡来并赠给火阳的一张古符咒,竟然是早已失传的传送符,虽然历史久远能力大减只能传出几百步,也是重宝,已经不是金银所能买到的了。


火阳若不是脑袋里有“辟邪经”(里面一个杂篇),也不会知道这东西怎么用。


才刚趁乱,郑玉环把传送符传到了洪洽手中,后者又趁着对头分神传送而去,正巧落在三百步外一火阳小弟开的小吃摊,便给人掩护了起来,后来由火阳用马车接走。


“洪老客气,只是火阳记得您的善意罢了!接下来您想怎么办?”


“借你的地方待几天疗伤…回头帮我打听下丐帮消息,小心些…”


火阳一面正常经营,一面按照老洪所说的渠道去打听,终于打听到:一帮丐帮大佬就帮主问题起了冲突,打得乱七八糟,受伤多人。终于王国干涉,要求退出城外去打架。


进一步的消息:丐帮中大长老一派希望改变门规,另选门主。另一派则要坚持老门规-有最高传承才可作门主。还有想维持现状的。


他们又在城外纠缠一番,终于毫无结果各自悻悻离去。丐帮将继续处于分裂状态,这正是朝廷希望的。


收到消息洪洽思考许久,再见到火阳,提出希望离开京城去外地。这个不难。第二天火阳就把他送出了城。城门街道暗中虽有江湖人盯着,可也不能把车马货物都一一检查。


所谓送佛送到西,正好借着商队远行掩护,老洪坐在箱子里晃晃悠悠离去。


八百里外,基本已经无碍的老洪告辞。似乎他思考了一下,便一挥手,掌间青光一闪,便拍在了火阳的肩上。“好事,不要抵抗。”眼神颇多庄重。


刺溜刺溜…很奇怪,好似冰块在慢慢充入毛孔。信得过,倒也没有反抗。




索性加入一个认识的商队溜达去。没有美女相配,唉,就跟宋姐姐双修打发吧。还有好奇心与豹二丫,反正都自己妖了…二丫当然没意见,正好成妖礼了。


只是后来才知道人和妖不能随便双修,称妖邪之气会伤人,可是火阳没事。


蛟腾那边不敢去了,不过…可以转向别的妖。普通交易火阳甚至不用出马(也是提防蛟腾),只是坐镇指挥鹰飞天背着大包袱出去溜达溜达,带回来为数不少的珍惜药材—那一部分是和虎下山进行的交易,豹重山那边则是敬献对赏赐—这么叫,代价还是要的,别以为妖就傻。


这两位虽然势弱,搜集些药材还是没问题的,何况本都有私藏。


应飞天本也可以找禽妖交易,不过...目前尽量多跟虎下山交易,趁着他没走远。


用来交换的,是成药,包括高品成药,属于违禁品!在内地给人知道要给抓起来治通敌大罪的。妖那边也差不多,不过这种关头,也顾不得许多了。(其实有些大人物和妖在干这种事)


检验过后,火阳面上顿时灿烂起来—这实在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其价值甚至远超过应付的代价,其中甚至包括几株珍稀得很的王品药材。老豹也就罢了,虎下山竟然也信得过自己,搞赊账的,真是奇怪。


眼珠一转,火阳让飞天飞出去,把一些珍贵药材存在了一个特别的地方,宁可付出不菲的保管费和来回折腾取用-那是一个特别的地方。


这样的话,其实就不用每次都长途跋涉了,只是辛苦小鸟就是。


有了起步资本自然高兴,另一个高兴的是,脑袋中自然浮现一种内功法《净玉功》、一种棒法《打狗棒法》、一种拳法《奋丐掌拳》…竟然都是丐帮的镇压级绝学,这个级别的功法在宫中只有国王有权随便看。不过打狗棒法只有十八招(全八十一招),奋丐拳掌也缺了后半部分。


貌似,这是洪洽给出的感谢费了,相当值钱而且买不到。




京城。看到那么多上好的药材,母女几个眼睛都直冒金光,小心翼翼泪水纵横差点给跪了!听说还有,也就忍不住献上几个香吻吧。


尽管张罗成药!


闻吕氏知道厉害,点头称是。再看仲馨,脉脉的劲儿简直暴涨—你说爱不爱?肯定是爱的。当然有钱之后更爱。


“咱们以后这么办这么办…”母女几个围坐过来,静听教诲。


说着话又来懿旨了,宣崔火阳入宫觐见。火阳根本不鸟她!


再来就不是懿旨了,一封私信:“放心,只是问你一些事。”


如此再不去就不好了…




大床上,一个几个月大的小男娃儿爬来爬去欢实得很,长相多半随娘,看得出瑶太后稀罕得不得了。


“这骚货喜欢上养孩子,对天下男士算是个福音,只是不知谁家骨肉相离~”火阳心中不无恶意道。


瑶太后把旁人都打发走了,才笑道:“你看,像不像他?”


“像谁?”


“哼,你领来的还装傻?”


火阳心中一震,仔细看看,发现那娃儿五官还真有些那个丑傻汉的影子。可是这话不能再接,因为已经说过“打发掉了”。


按说武者,尤其修习内功的,想要避孕并非难事,内功一扫就都炼化了,还大补呢,想来是那次仓促间没来得及避孕,后来发现怀孕又没舍得打胎。狠毒的女人,也是女人啊…


瑶太后倒也并不追问,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天,从做饭聊到花草,从尿布聊到喂奶,竟似一个普通的唠叨妇人。直到前半夜火阳忍不住告辞,她这才一个媚眼飞来还赏了五十两银子,说经常来陪聊吧。


火阳这个汗呢,心想当哥三陪小妹了吗。


这边已经快走出宫门,有人来叫:“王上叫你。”并非旨意而是随意叫下。


可王上到底是王上,不是常人可以揣摩的。


御书房中,曲葫面上不阴不阳,直接就问:“你可知…太后身边那娃儿,是什么来路?”

----------本章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12-15 04:00 , Processed in 0.2788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