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5|回复: 2

[小说] 漫画三别子之十,馊主意忽悠个好媳妇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3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三别子在車间当搬运班长时,有个工友叫吳岳骝,四川人,长得浓眉大眼,宽额方臉,鼻隆嘴阔,肩宽背厚,指粗臂壮,个头虽不到170厘米,但显得壮实有力。他若不开口说话,都把他当成了山东好汉,要么就是西北的山民。他的普通话差了不少火候,一开腔就是龟儿长龟儿短的,再不就是腰杆疼脑売疼。他虽不善交友,但为人厚道,干活不惜力,三别子特别喜欢和他交往。一是因他在班里虽称不上是骨干,但重活笨活他都一马当先。二是他老婆夏小芬和吴岳骝是老乡,同属川军序列自然有共同语言。再有一点是吴岳骝写得一手好字,啥学毕业他只说上了两年私学,鬼才相信?他咋进的化肥厂,啥出身,家庭情况一概不谈。三别子怀疑他隐瞒了什么,但一想自已不是也隐瞒了家庭成份吗?管他去,能吃苦干活,能为班里写写划划,常在厂办小报上吹怱班里的成绩就好。
    一次吳岳骝提着四个猪蹄到三别子家,進门就说;嫂子,好久没吃红烧肉脑売疼啦,我弄了四个猪蹄你炖上,解解馋,治下头疼!
    夏小芬一看忙说;别子,岳骝兄弟來了,你出去再买点啥?我把猪蹄炖上,米饭焖上。
   三别子边穿衣穿鞋边说;小吴你先坐着,我去去就來。
    还买啥?四个猪蹄还不够咱三个人吃!
   你别管,坐着就是。三别子说着巳拉开了门,    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边说边向外走。半个多小时三别子回來了,进门提的东西没放下就说;现在吃的东西真难买,去晚了你就买不上,排队挤了半天才买这三样东西。说着往桌上一放,转身摘掉帽子,脱了外衣又说;算三个凉菜吧,配那四个猪蹄也不错。
   小夏把猪蹄炖好捞出來,又加碗水,切棵白菜再抓把粉条烩上豆腐,吴岳骝能吃辣,多放些辣椒,加几个士豆不又出一个菜吗?菜好上桌,三别子买的三样是;辣肠,卤猪耳,五香花生米。又拿出一瓶红山大曲,三个人围一桌慢慢品味享受起來了。酒喝的差不多了,夏小芬开始盛米飯,米饭上桌吴岳骝没端起來吃,却说;今天我來是想请您俩帮助拿个主意的!
     夏小芬说;你念的书比俺俩都多,我们能帮你拿啥主意?
    话不能这么说,念书多不一定有好主意,不念书的人到有的是主意,不相信?那朱元章没念过书满脑子都是主意,还当了皇帝呢!三别子酒正喝到兴头上,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老毛病又犯啦?几杯酒一下肚就没别人说话的份啦!听小吴说正事,他说完再把你的好主意拿出來不迟!夏小芬截住三别子的话说。
    吴岳骝这才有了说话的机会,就把他姑來信给他介绍对象的事说了一遍,又把信掏出來递给夏小芳说;嫂子你看看。      三别子笑着说;私看人家的信违法!
    这是私看吗?他给我看的,你们俩又在跟前!夏小芬展开信看了遍说;你姑文化不低呀!写这么好,字也漂亮。
     文化是不低,在大学当老师,划成过右派,后來又加了几个帽子,现在在一偏僻山村劳动改造。吴岳骝说。
      别扯那些陳芝痳烂谷子的事!说正事,你咋想的?三别子想直入主题。
       我现在那有条件找老婆?一个人混一张嘴肚子饱,一点存钱没有,四块板子支个舖,一条破被子,來个人往那里放?她又没户口和油粮关系,咋养活她?吴岳骝从没考虑过结婚的事,他姑一提起倒是也想结一个,但又一想困难太多,一时拿不定主意。
      你咋没条件?你就是最好的条件!有工作,有身体,又有文化,这不是条件?你说的那些都不是什么大事,也算不了什么困难,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人定胜天!咱们工人阶级有力量,天都能胜,还胜不了那点小困难?三别子乘着酒劲來了这么一套。
    夏小芬说;你能不能说点实际的,瞎喊口号能当饭吃?
   三别子脖子一拧眼一瞪道;这咋是瞎说?男人心眼好,身体好,有工作就行。住的,舖的,盖的咱可以制,吃的也不是问题,她一个女的肚子能有多大?能吃多少?咱班里十八,九个人一人省一点还不够她吃?再说啦,她也有一双手,随便给她找个活干掙的也吃不完!叫他这么一说啥困难也没有了。
    夏小芬高兴了起來,笑着道;你总算说了句着调的话,小吴回信叫她来,車到山前必有路,大伙一帮啥困难都能过去!       吴岳骝心情开朗了许多,底气似乎也上升了不少,但又说;姑叫我介绍工作的环境,干啥活,属啥工种我咋说?  
      这一问三别子兴致更高,劲头更大了,又倒满两杯酒和吴岳骝碰了下说;來,干了这一杯我说你記,这事我干几次了,干一次成一次!看來他信心十足,把握满大的,一定是个帮人怱悠媳妇的老手。
     你就会出餿主义骗人!夏小芬笑着道。
    管它啥主意,媳妇到手能过好日子就是好主意!你看姜秋林那几对,有儿有女日子过的多好?岳骝拿个笔,我说你写。
    吳岳骝身上就戴着枝钢笔,顺手把信纸翻过來说;就先记这上边吧,回去再整理,你说吧。
     三别子对这事好象轻车熟路,不加思索,出口就來了。你这样写;工作地址,中国人民解放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乌鲁木齐化肥厂。厂的规模与性质这样写,和平时期生产化肥,特殊时期生产,,,,,画两个叉叉吧,规模和职工人数保密。
     吴岳骝停下笔,抬起头不解的的问;差差是啥意思?
    叉叉代表火药,咱不能直写,带有保密性质,也让她们猜不透,给她们个又重要又神密的感觉!等把媳妇骗到手,你爱的分不开也好,搂着亲也好那是你的事了!再往下记,环境位置,厂在乌鲁木齐市西南方,离市区36公里,环境优美,厂西是看不见头尾的天山,高处的雪千年不化,中间是松树林,也望不到边,再往下是大草原,再再往下是农场,公社。南边是望不到边的大盐湖,北边是树林,草场,苇子湖,飞禽走兽满啦!厂东8公里有陇海鉄路,和乌哈公路通过,有班车直通厂区,交通十分方便。三别子喝了口水又道;工作自然是造化肥,就不用写啦。工种吗?写装卸工不好,别人不知内情看不起误以为是扛麻袋的呢,写个啥呢?他这一说夏小芬和吴岳骝二人也一时拿不定主意了,停一会吴岳骝说;就写装卸工,龟儿子不同意算啦!
   不行!咱们再想想。姜秋林是挖盐工,你要直写能行?我给他说写个采银工,一下子来了个高中生。三别子说。
   我就是个装卸工,整天推着那个小平板车,还能写成个啥?吴岳骝想不出咋写好。
    想不到三别子一拍桌子喊了声,有啦!就写驾驶平板车。
   吴岳骝和夏小芬都忍不住笑了,亏你想得出来,那也叫平板車?平板車只是拉货物的,车间的小平板车推个化肥袋子就是了。
    那不叫平板车叫啥?四个轮子上面有块平板就是平板車,这样叫没错!三别子认死理,坚持说是平板车。
   吴岳骝还是不想这么写,这不明明是骗人吗?就说;就算是平板车,那也是推拉,跟驾驶也沾不上边呀!
    三别子想了想道;不写驾驶平板车,写成驾平板车,等结了婚她问起來,要说咱们骗她,咱就说她理解错啦。明明跟她说是驾平板车,没说是驶平板车呀!停了停他又补充道;也别写驾驶的驾,一写这个驾就是开汽车。写成打架的架,这就跟汽车没关亲啦!说到这里他自已也笑了,最后用右手一胡拉脑门决定了;你写,工种架平板車!说完把瓶底剩下的酒和吴岳骝一分为二干了。回去好好的写,保证那小川妹子一看信快快的來了,别忘了寄张照片。
发表于 2018-4-13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三别子却是脑袋灵光会忽悠,不吃亏。
发表于 2018-4-13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间缺少点那姑娘的铺垫,应该带一笔,否则还以为是他姑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10-20 07:58 , Processed in 0.27906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