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0|回复: 0

[小说] 《妖魔鬼怪任荒唐》第25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它章链接:第一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第六 第七 第八 第九 第十 第十一 第十二 第十三 第十四
第十五 第十六 第十七 第十八 第十九 第二十 第二十一 第二十二 第二十三 第二十四


第二十五章  蛇咬人




火阳挠头:“你们的意思…”


仲香撇嘴,摇摇小手走掉了意思是不管。宋英平淡的面上少有的流露一丝促狭,自己过去把门板上、拉着菲霜去逛夜市了。“瞄~”花离紫懒懒从自己的小窝钻出来,也走了。


店里只剩两个人。气氛顿时变得十分暧昧。姑娘小脸那个红啊…


火阳再看于蔷,发现她虽然瘦点,却眉清目秀,怯怯的气质颇有几分动人,想想也的确是个好姑娘,也就索性…“那么,少爷便收了你吧!”


于蔷瞬时喜极而泣,扑上来就往怀里拱…


一番亲密之后,衣衫十分不整,那方面的兴致也来了,索性准备那个、那个、那个,呵呵。


一看这里面也没有床啊,值班伙计都是打地铺的。难道就在地板上?那也…


不过看看还有柜台嘛…




晚风中,背着美女往家走,香甜的呼吸和柔滑发丝就在颊边,火阳感觉都快飞起来了。“还痛不痛~”


“还好,老大…郎君若还想…”


“流了那么多还能不痛…”火阳暗道,眼前不禁浮现那圆圆翘翘的臀儿,纤细的腿儿,怯怯流淌的那丝丝圣洁。“啧啧,怎么平素就没看出来?驱邪那时候好像没这么美。”想着想着不禁再起色心,可是知道背上美人已经不堪征伐,只好打算…


远远地,已经能看到一头大鹰在街区上低空摇摇晃晃练习飞行…自家的鹰越云,伤基本好了。


一想起“哥也是要有私人飞行坐骑的人了”,那心情…什么跑车啊高铁啊都弱爆了。


“咦?”正在这时,他看到一些乞丐急匆匆朝一个方向行去,更有认识的丐帮弟子来招呼说如何如何,急忙让一辆车送于蔷回家,自己赶去。




闻家,仲香回去就做了告密的。“他都好几个女人了,姐姐你可抓紧了!”


仲馨面上掠过一丝不快,却还是说:“该是我的自然是我的,不该是我的抢也没用…他说要事业稳定下来才来求亲…”心中想起平时的亲密,未免有些脸红。


“就怕到时候他变心!”


“变心估计不会,贪心百分百。”仲馨暗道。




丐帮南城分舵的所在地,那个土地庙前,聚集了好多乞丐,忧心忡忡。见火阳来了,众丐大喜:“洪长老给毒蛇咬了,正好您帮着看看!”


行到庙前,却给几个面生乞丐拦住,看架势都是身份不低、武功不错的,据说是别处调来的。“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说明了是大夫,他们也不给进,一副蛮不讲理的德性。


“凭什么不让进!”


“你们治不好,还不让别人治!”


“好歹让大夫看看!”


“让开让开让开…”


闹得群情汹汹几乎要动手的关节上,里面传出声音:“让大夫进来吧!”


里面,气势汹汹站着七八个丐帮弟子,同样不熟悉,狠盯过来跟看贼似的,尤其带头的一秃头老丐。洪洽躺在他们中间地上,面无人色,头上豆大的汗水淋漓,生死不知,旁边一个中年乞丐叫木仓的倒是熟悉的。


若是江湖人士多会认得那秃头老丐,他是图翘,本是丐帮外地一个分舵的舵主和长老,后因犯了帮规被免职,却被大长老保住一个闲散长老之位。武功方面,是江湖上颇有名气的高手,虽然名声不是很好。


不管他们,过去看过。


洪洽右小臂上面敷的一些草药,揭开草药,可见一个小小的五色齿印,连带大半只手臂肿得高高、异幻流转,闻一闻都有晕眩感。毒性没有太快蔓延,是用内功硬顶着的缘故。


“已经用药了,可也没办法。估计够呛了。”一旁乞丐嘟囔。


火阳只是问木仓:“蛇是哪里来的?长得什么样?”


“不清楚…只是洪长老走进来,坐下刚要打坐,突然大叫一声,就被蛇咬了…”木仓指着一个草蒲团。“我看到一个很小的蛇影逃走。”说的颇熟练,面上带着不少悲戚之色。


“可曾看清蛇的形貌?”


“没有!”


火阳给洪洽内服外敷带着的蛇毒药,可还是皱着眉头:天下常见毒蛇几百种,能把洪洽这个高手给毒倒的,肯定不是一般的毒蛇,这广谱的蛇毒药恐怕效果有限。若是用特效偏方药物的话,不知道蛇毒类型可怎么用?乱搞可能会死人的。何况一旦没有现成的,配药也有点来不及了。


实话实说…图翘口唇微动,似乎在和老洪传音交流,却无结果。


大约药物还是有些效果,稍晚洪洽嘴唇稍稍开合:“崔小子,帮我个忙…”


“什么?”


“把我右臂砍了…快点,要支持不住了!”


木仓悲呼:“不能啊长老,那样武功就废了大半…”


大多数武者的功夫在右手上。对于武林人士,废了武功的确比死还难受。


崔火阳倒是无所谓,只要能救人就成,反正不是砍自己的手,也就取过长剑以火焰燎过(消毒),封闭肩部一些穴道,挥手就砍!


“哦~”闷哼中好大一条手臂落地,虽然封了穴道,断臂处却还是血液汩汩-一边红,一边先红后彩。毒血流到地上,破砖头扑哧扑哧冒泡,地下几声微弱的惨叫不知是不是老鼠窝。


再忙着止血裹伤…


这么折腾,周围的几个外来乞丐并不反对,只是紧紧盯着疗伤动作,那架势好像在防备大夫偷东西。见手臂落地,仿佛更放松了许多,上来抢着帮忙裹伤,更有人抢了烂手臂去收藏,好像抢钱一般。


好在毒性去了大半,洪恰自己加上药物已可应付,至少可以拖延一阵子。期间洪洽找机会给了个眼神,期待。火阳一时间无法,只得处理过后留下些营养药离去,答应再给配药。


头脚他出去,那秃头老丐便桀桀笑道:“老洪,事到如今还不肯说吗?你如今已经不成了,说出来,我们保你长老之位,让你吃香喝辣,不也不错?不然的话…”


老洪微微睁眼不屑:“图翘你有完没完,都说了一万遍了,我不知道。老子今年八十九,已经活够了,要杀就来!”




走出土地庙,宋英已在外面等候。火阳心中闷闷不乐。倒不是因为弄残一个病人,而是因为洪洽那个寻求帮助的眼神。


帮忙吧,似乎无从帮起。不帮吧,人家到底对自己不错,帮过自己和陆家两丫,要不是他,哥仨饿死街头都是有可能的。


“寻常百姓赶快回家,禁止逗留!”低头走到大街上突然听到嗷唠一嗓子。抬头看才发现荆宇带着一帮差役净街,更有别处调来的大兵帮忙。


问将起来,到底有义气在,荆宇这个一本正琢磨琢磨还是说了:丐帮出现了内讧,官府下令留意,别让事态扩大。


“你可知洪洽得罪了什么人?特别丐帮的?”


“这个,江湖上有传闻,公文里…也有记载,当年丐帮帮主尉天明死于非命之时,洪洽是他身边唯一活下来的随扈。自那以后,丐帮的传承宝贝便不见了,导致最高传承丢失,帮主之位长期悬空,丐帮因此四分五裂。有不少人打洪洽的主意,只是多年来似乎毫无收获。”


听过,火阳心里掠过一个想法,提出帮忙。荆宇琢磨半天认为和自己的正义职守不冲突,就答应了。


在荆宇的努力下,众差役把南城走了五六遍,到大半夜算是把街面清理干净了,包括土地庙前聚集的丐帮弟子。


乞丐们不被允许在大街呆着,更不许乱跑,就只有就地涌进这破烂小庙,连那些高手也弹压不住。一时间庙里人挨人、人挤人,好似高峰时的地铁车厢。便是这样,那些高手也把洪洽围在中间,不肯罢休。


打坐中的洪老头微微睁眼扫视,心中暗喜却也几分无奈。其实他希望的是有人能张罗来一些高手救走自己,至少能够站在自己这边镇压一下。不过这样众目骙骙之下,几个家伙不好当面逼问,倒也少了不少麻烦。


“消息应该传出去了,没来人的话,恐怕有麻烦!”


实际上他盼望的援兵已在路上给朝廷劝返,一些麻烦也是。


时间渐渐过去,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又有矛盾,一个个的都困极了,却都不睡觉,大眼瞪小眼。后来不知谁惹了谁、谁碰了谁了,反正南城丐和外来丐起了口角,后来竟至于撕打起来。


那秃头老丐一开始懒得搭理,后来看事情越闹越大,手下几个弟子都卷入了斗殴,土地爷都给掀翻了,周围居民已在高声叫嚷咒骂。不想引起外界注意的他,不得已这边走几步、那边走几步制止斗殴,再叫木仓帮忙劝架。就是这样,他也没忘了留下人看着,生怕给老洪趁机跑掉。


“咦,好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偶尔回头一眼,心中纳罕。


按倒葫芦起了瓢,好容易镇压了一些斗殴,后面老洪猛然间哎呀一声跌倒在地,本来青白的面色变得惨白,浑身如打摆子一般猛抖不止。


众人也顾不得打斗,急忙过来查看,却听老洪猛地指着:“你…好狠啊你…”


图翘愕然,又冷道:“…你耍什么花招?”抓上脉门验看,竟是中了阴邪之毒的症状,不过好似…


其它南城口堂弟子“突然醒悟”,当下也顾不得长幼尊卑,强行上前隔开护住洪洽,怒目而视,眼看一言不合就要拼命。木仓犹豫了下,倒也来加入。


图翘眼神阴沉、心中疑惑,一时间没有主意,只得暂且退后两步,静观其变。


稍晚洪洽渐渐恢复了些,对着图翘等人悲愤之极道:“都是丐帮同门,要什么我给你就是,想不到你如此狠毒,先是纵蛇伤人,再下邪毒,难道我洪洽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南城弟子一听顿时牙根紧咬、恨意冲霄。一起呆的时间久了,已经把老洪当做了自己的父母一般,谁要伤害老洪,他们绝对可以为他拼命!

---------本章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7-20 09:16 , Processed in 0.36068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