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24|回复: 56

[散文] 春,活色生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0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桃花醉

   桃花灼灼,枝叶蓁蓁。

   三月初期,人间没有盛世千里,北方的早春仍是深冬长相,能让我感觉春已来的,也就属那北风变成东风,东风某个清晨又满足朝阳愿望,换成小南风。这时候说桃,我亦想抢了先机,替桃色占领十里场地,温好迎接有说辞等它点绛唇。

   从诗经到今世,桃花一直在诗中,在梦里,在每一个辗转反侧的深夜,最先传颂桃花的,当属那一句: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千多年从诗歌扉页到唐朝的卖桃花当酒钱,再到宋词笔下婉约淋漓的落花雨。我想诗经中出嫁的姑娘,化了桃妆去婆家,她坐上花轿哭的一塌湖涂,这桃花再美,也美不过娘家人的踏实。才有后来桃花是春天的新嫁娘一比喻。唐诗的当花卖酒钱,伯虎才子风雅的很,我特别痴迷这一种风雅。你贫穷,你一无所有,你情感的渡口无船只泊岸,你篱笆墙外仅有一株桃花,那也不能薄了喝酒饮诗的雅致。摸摸长衫,好吧,银子无一两,我且摘了桃花,一瓣一瓣去当酒,一步一个微醺,那种放浪洒脱,当歌把酒醉红尘的姿态,我实在是喜爱极了。

   唐人世风放开,宋朝则婉约,这也和当朝局势有关,宋词笔下多属婉约之一派,至于东坡的清旷之风,因和桃无关,暂不去表述。我读宋词,跳过唐诗洒脱,我也爱上词中的缠绵悱恻,曾无数次磨炼笔峰的时候描述:如果能回过去,我一定要去和李白握个手,爬到旧长安的城楼,一醉方休。再回到宋朝的春天,淋一场花雨。只有在宋词里,才能真切感受到落花词的婉约,凄美,那种唱尽人间伤情词的荡气回肠。

   而我,如果要拾花酿酒,扫花葬花魂,也只有,且唯有桃花担当得起这一份浪漫的婉约,桃花,它是春天的主角,是桃在三月最高枝唱起的夭夭媚红,不用刻意妆扮,一朵桃花就胜过抹了胭脂红。你看呀,南风刚一拂动,它就敞开花蕊,彻底开彻底醉,不让自己有半分的掩藏。也有人说,桃开的轻漫,那姿势就是要去轻薄春天,不够矜持,我要替桃姑娘反驳:人家有足够资本去炫耀,为什么要假装低调?一年听一次春风,怒放就要惊天动地,就要挡得住流言,洒下妖媚,我爱我的江山。

   花落的时候,飞舞的花魂从容落,也许会有哀伤会有疼痛,我能感受到的,是轻盈的心,开始从与枝头话别,以凋零的唇吻过春天,空中旋转,与风打个照面,尔后扑进尘土,化作春泥呵护了树根。

   奉献,付出,义务反顾的大美。

   所以,我爱,一直爱桃,一朵的骄傲,一枝的惊艳,一树的芳华,或爱十里桃林春风渡后的凄婉。

   花开是景,花落是诗。不论那一朵花瓣,芳香亦飘落,我爱你的姿势,爱你无悔的来过。更爱你骄傲的高贵,七分娇媚三分天真烂漫,足以酿一壶桃花醉。

◇◆ 桃花酿

   我不好酒风,沾唇即醉。

   初次勾起兴致盎然因了酒名:桃花酿。又因三生三世盛名,那白浅美人斜卧桃花枝,喝个七八日不醉的俏模样,真真入了心肠。我从前对身边人说:狂热仪式感带来的愉悦。至于后来许多年,从陷入江湖到如今波澜不惊,其他爱好舍弃七七八八,给一个平常日子打个红缨络,给无事闲逛的月光添二两香风,或者,再跑回诗经里,约个美人公子来个陌上玉无双,一直是我乐此不疲的事情。闺蜜笑谈:等我白发苍苍的时候,还会因半坛桃花酿动了柔软。

   可就因这桃花酿,醉了眼眸柔了心肠,也因此哭的感天动地,哭的山无棱天地合,那时写三生三世,将全部身心投入春天里。我听三生三世,听的眼泪汪汪,又半夜听凉凉,直到尝到痛彻心扉的疼,知道取走心头血的悲怆,懂得为什么有些酒,不喝亦醉的不省人事。

   酝酿那么多情绪,就想把前生,今世,来生三曲弦弹成如醉如痴,为此,一个三月都在忧伤。

   当我终于如愿以偿,带回一坛桃花酿,古朴坛身贴红色酒名:桃花酿。迫不及待打开,一股清香袭过,倒入玻璃盏中,粉色液体衬托白色酒身,那一刻特别陶醉。我不曾打听它的配方,也许仅几钱调料加上清水勾兑,没有古人酿造流程,我要的仅为完美走过春天后的心境。

   若说酿酒,泡茶,要追随前人优雅,他们把一花一叶一碧水,约定出春意融融。且不说酿酒那份耐心,单列饮酒工序,也让人叹为观止。就说泡一壶桃花茶,亦会清晨迷雾离离之时,取来陶瓷罐,把日初之前还睡在花瓣的水,轻轻倒入,再拈了新鲜的花朵冲洗。何况那复杂的酿酒工艺,只怕会泡茶的功夫来的更加用心。

   我爱桃,连着许多和它有关的事物,亦讨来罗列成岁月欢喜。虽,生在人间长在尘世,动过凡心尝过苦,每年花开花谢时,我扔拎了裙摆越水沟过山丘,一树花间仰望,一树花间迷醉,一树丛林沾青草。用微醉的眼光看待云,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笑。

   后来的一个深夜,我听主播提三生三世,说桃花烙进心底,怎么也拂不走一场花雨神伤。

   后来,我又打开那坛密封的果酒,一杯复一杯,尝那滋味涌上心头,不过春风再渡桃花沉醉。

◇◆ 活色生香

   三月,空把佳期放回。

   城池粮草贫乏,温度高低忽现,仅比冬寒少去三层冰棱。这样时节,我摸着日历牌,从立春等到第一滴春雨,再掠过苍白窗台,东风深入尘土,惊蛰虫声鸟鸣。春不紧不慢,拂闲池过春岸,不顾及我等的焦急。

   再急,也迈不过节气更替,二十四节气歌才开始敲板,我也只好放下打探心思,一步一闲适,将春天的消息分类,再以虔诚无比的认真,待杨柳抽枝,盼燕声回家。

   从闺蜜那得几块石头,说是得不如说抢,我是不管她大呼小叫,不听她心疼割爱的口气,硬生生抱回家,七八块石子,光滑石身,它一定历经水意冲刷,磨去棱角分明,才有如今摸在手中的质感和舒服。第一个念头,我要给石头的冰冷着春色,敞开颜料盒,二十四种亮色或浅色,有三块石子我画满园春色,粉色为主调,绿色搭配春光融融,另外三块写字:幻梦,春趣,春风十里。

   剩下最后一块特别珍爱,再不舍得任性抹色。蓦然想起暮春,落红飞落时,黛玉葬花的画面,记得年少看红楼梦,此一章节被感染的极其浓,还随着落花曲哭的一塌湖涂。那么,。就让我将无边春色和这块冰冷的石头,一起再回到古书中,深深的领会一次飞扬的凄美。

   画的时候,特别挑选个好日子,现在越来越喜欢那种仪式感,给每一次珍爱的事注入灵气,是我乐此不疲且自得其乐的欢喜。那一天,阳光明媚,我坐在窗下,全身被金色光线轻拂,沐浴着温暖享受春光,一笔一画,涂满对春色的渴望和感恩,画美人身影,她消瘦弱姿,手持锄柄收落花,在我埋首落花,残香,暮春薄烟中,能深切听到美人的忧伤气息,隔着三百年的光阴河,甚至听到她葬花时轻吟:花谢花飞花满天,伊人消瘦有谁怜?那种孤单,无助,心底抽疼。

   但我知道,可以为故事中的人去担忧,却不可以沉濅其中不能自醒。抽出心神,再次投入情感作画,我要把这块石头的冷漠捂热,它也有春天,它的春天早年藏进河底,也曾被花香抚身,百鸟朝拜,当年她有意气风发,占领了山峰,屹立在风雨中,脚下芳草凄凄,头顶蓝天飘荡,也许后来,山石崩塌,巨石分成无数块小粒,天涯海角四处四处飞散。

   你和我有缘,被我得之捧在手心,我要呵护最后的归期。

   姑娘有轻纱从腰间垂下,淡绿色,飘逸感极强,腰间配流苏,身边的桃花一枝枝斜过头顶,有花瓣一直飞一直落,落衣襟,沾了残香存了春情,扑进尘土护了故园。

   就这样,忘我的挥笔,蘸墨,投入情感点滴,白色的表层在时间渗透中,将寂静的漠然换上一袭美人妆。

   我说,世间万物皆有生动,当你把感情扑入后,一枚毫不起眼的石子,在颜色泼墨后焕发生机盎然,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有趣。

   我也说,敞开漠然的冷,挥掌送进春风落花,枯草踩美人步,一节一节从尘土中长出青翠。

   四月来了,春开始活色生香。

发表于 2018-4-1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个桃花醉,桃花酿
发表于 2018-4-10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美文,不喝桃花醉也会醉一场
发表于 2018-4-10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洛洛美人,有机会一起喝杯桃花醉
发表于 2018-4-1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静水姐姐这引经据典,曼妙身姿的。

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耳 发表于 2018-4-10 09:54
静水姐姐这引经据典,曼妙身姿的。

好看

帅弟,桃花是春的主角,不可怠慢了它的怒放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木清 发表于 2018-4-10 09:38
洛洛美人,有机会一起喝杯桃花醉

清清,我是蝶美人儿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木清 发表于 2018-4-10 09:38
洛洛美人,有机会一起喝杯桃花醉

我家里真有,就是图个情趣特别买的,请你喝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木清 发表于 2018-4-10 09:37
如此美文,不喝桃花醉也会醉一场

醉个三生三世?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水木清 发表于 2018-4-10 09:36
好一个桃花醉,桃花酿

春天就写了这一篇散文,近来又懒散了长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4-27 01:06 , Processed in 0.23319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