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7|回复: 6

[小说] 漫画三别子之九.为报恩毅然卖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同弟的夫人李惜若,在囯民党军队中当过报务员,九二五起义后安排到一个单位的总机房工作,由原來的无线电报务,变成了有线电话的接听转送,也算是这个总机房的专家和负责人。文革时张同弟先遭到批斗,后又判刑劳改。李惜若和他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也在劫难逃。被揪出來七批八斗后,定性为国民党军队的谍报人员,归属于特务,残渣余孽之列。几年的批斗折磨,强制性劳动改造,落下一身的病。恢复工作后她就请了长病假,到退休年令办了个离休。按说儿女都各自事业有成,组建了家庭,不用她操心再做贡献啦,老两口相依而濡安度晚年了。可她的病,把她和张同弟的精神和生活陷入了无尽的煎熬之中!开始是颈椎,腰椎,坐骨神经,膝关节,胳臂肘,手十指关节疼。兵团总医院也算是新疆医疗技术水平数一数二的医院了,专家看了几个,又会診几次也没什么可治好的良方。只能治症缓解疼痛,而无法把病彻底治愈。久之,张同弟竞成了李惜若的专职理疗医生,什么拔火罐,红外线电疗,中药水泡脚,推拿按摩等他都会了。至于水平如何那就不好説了,反正家中理疗的器械,理疗的书籍,健身的秘方,驗方,偏方等等应有尽有,一进他的家除了中草药味,再也闻不到其它的味。而李惜若只要那里不舒坦,或那个部位疼痛,经他七按八揉,六推九揑,就感觉不疼不痒四肢轻松,全身舒坦,神清气爽了!
    一次三别子和夏小芬两口去探望李惜若,三别子开玩笑説;嫂子,你这一病到坏事成好事啦!
     整天浑身疼的睡不着觉,那來的好事?李惜若不知三别子指的啥好事,只好这么回答一句。
    你把大哥逼的学成个中医理疗大夫啦,还不是好事?以后开个診所,我跟着当个下手,也跟着学两手,天天在一起那才好呢!
     你真会开玩笑,你大哥那两下子还开诊所?开了也是别人诊他!他诊不了别人。只有我是他的试验田,让他胡推八揑,又搓又揉就是了。李惜若笑着说。
     张同弟这时也插言了;你不是我的试驗田,要是别人的试验田那就麻烦啦。诊所一定要开的,但开在家里,一生只看一个病人,那就是李惜若同志!不管我用啥手法,只要你觉得好,心里舒服就説明我医术行!
   夏小芬羡慕的説;嫂子看你多幸福,大哥对你多体贴,多关心,退休了啥也不干,成你的保健医生啦。俺那个别子,要能象大哥一角一棱,我就心满意足啦!
    日子要是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可天总是不如人愿!李惜若那些病虽没有好,但还不会危及生命,可她又患上了尿毒症引起肾衰竭这病,这一下麻烦就大了!先是吃药打针,半年多没疗效。第二步进行透析以维持肾功能。透析可不是象这两个字那么简单,而是每次将全身的血抽出來,经过处理过虑再输進去。开始是一周一次,后來是一周两次。身体的痛苦自不必说,经济的圧力可想而知,更主要的是老两口的精神圧力!这样无休止的透析下去,何年何月是个头?用透析來维持生命,到底能维持多久呢?这可是个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可对李惜若而言,越是这样求生的欲望越强烈。对张同弟而言,李惜若多活一天他就多一天欢乐和幸福。但他能做的也只是陪伴,安慰,爱抚,再就是找专家会診,到处联系能治这病的医院。钱对他來说巳无所謂,就是砸锅卖铁,舍臉乞讨,只要能延长李惜若的生命他都乐意去干!他觉得这一生亏欠李惜若太多太多,她若那一天撒手人间,自已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终于他北京的一个老战友來信说,新疆的医疗水平咋能跟北京比,來北京吧,到时联系协和医院或301医院看看,兴许有办法。张同弟和儿女商量后,决定陪李惜若去北京。
    三别子听到这消息后,立即东挪西凑弄了5万块钱,和夏小芬一块去到张同弟家,进门坐下就爽快的说;嫂子去北京看病,那里人生地不熟的麻烦一定不少,也没个人商量。侄子侄女们都忙也去不了,俺俩商量啦,夏小芬退休在家也没啥事,就叫她一块去北京侍候嫂子去。
     李惜若一听连忙说;那咋行,她走了你们家咋办?
      嫂子说那里的话?俺家还不就俺两个人,你侄女在加拿大,侄子在财校,我一个人生活二三十年都没事,这几天算个啥?也借这机会让她看看北京天安门,到毛主席纪念堂看看毛主席!三别子口气肯定,李惜若不好再说什么了。
   张同弟表态了;小夏去也好,我原來是准备去了住上院顾一个人,顾的人再好也没自己的人贴心,那就辛苦小夏了!
    咱跟一家人一样,大哥和嫂子都不要客气,到北京要干啥只管说。夏小芬也很痛快。
      三别子这时从一个帆布提包里掏出个小包,这小包是用报纸包的,方方正正用红毛线绳捆着的,他把小包往茶几上一放说;大哥,你陪嫂子去看病,遇到啥困难现在也说不清,老辈人常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点钱你带上用,也是我和夏小芬的一心意,两个孩子来不了,也一再叫俺俩代他们向大妈问好和祝福!
      张同弟一看那包心里就有数了,少则3万.多则5,6万。就説;你这是干啥?俺俩工资比你们高,不缺线。你一个孩子在国外上学,一个虽在财校也得花钱,你快收起來,等我缺钱时再问你要。
      我知道你现在手头比我宽裕,但嫂子这次去北京要花多少誰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带上有备无患。这可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也不是我们送不送,你们要不要的问题,这是心和情义的事,你们要真不收,我们两口子的心真就彻底凉啦!
     三别子这么一说,倒真叫张同弟左右为难了起來,不收吧,依三别子的脾气性格,那就是看不起他,不给他面子,不认他这个兄弟啦。收下吧,他两口子就靠那点死工资吃饭过日子很不容易,又有两个孩子上学,一下拿这么多钱出來,肯定是东借西凑的,自已咋好意思?思來想去有了主意,他微笑着说;兄弟,这钱你先拿着,一下子带这么多现金也不方便,到需要时我写信來你再寄去多好!
   三别子一听立即反驳道;你这办法不好!从北京寄封信再寄钱去,來回最快也得一个月,等钱寄到黄瓜菜都凉啦!医院你不给钱他就停针停药,耽误了病你昨办?什么救死扶伤,实行革命人道主义,早过时啦!这可不是在化肥厂职工医院,你张厂长一个条子,一句话都随便看病。到北京你这师级干部一抓一大把,就是平头百姓一个,誰认得你是老几?还是把钱带上,有钱好办事,说话牙硬腰直也有底气!要是嫂子的病一下看好啦,这钱用不上,你再带回來给我不是一样吗?你说呢?
      他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张同弟和李惜若老两口还有啥可说的呀!只好先收了起來。
     张同弟,夏小芬二人陪护着李惜若到了北京,张同弟通过老朋友的关系让李惜若顺利的住进了301医院。一位主任看了从新疆带來的病历,又全面檢查了一次,对张同弟说;你们生产建设兵团总医院的肾病科赵主任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在国民党时是大校军医,他的診断和治疗方案都很正确。可能是他的经历太曲折坎坷,被运动冲击的也多,现在变待謹小甚微,处事慎之又慎啦!他可以做肾移植但不冒然做,可能就是这方面的原因。肾移植手术目前国内可以说还刚刚起步,我们医院是成功的做过,但必须告诉你们,这么大的手术有很大的风險,不能保证成功率有多大。其二是找到与患者配型的肾原难,得耐心的等。其三是既便患者換肾成功,顺利下了手术台,可患者自身的排异性,目前仍是一个很难彻底解决难题,一旦处理不了手术也就失败啦。其四是费用高,按目前的情形说,一个肾12万至15万左右,手术费也大致是这个数,后续治疗控制排异的费用很难説个具体数,但可肯定的是如果存活一年左右,肯定要大于30万。最后一个问题,也可能是你最难抉择的问题,就是患者年令偏高。一般人体器官移植年令在45岁以下最为理想,每超过3至5岁,风險系数就倍增5个百分点。现在你爱人巳过60岁,你得慎重考虑考虑了。我简单扼要的给你説说情况,给你个综合考虑决定的参考。
    张同弟听后心里有点凉,但还心存一线一換肾就病除的美好念想,就说;谢谢你给我讲这么詳细,換与不換容我想想,跟儿女商量一下再决定吧。
     那主任说;你记住一条,对患者只讲換了肾就会好,以增强她抗病的心理素质,自觉调节心情,以勉自身勉役力下降。张同弟只能唯唯諾諾连声说好,好,我记住了,记住了。
     张同弟装得很高兴瞒臉堆着笑回到病房,李惜若和夏小芬二人早等得心急火燎啦,异口同声问;專家咋说啦?
     比咱们予想的好得多,好得多了!张同弟眉开眼笑,很开心的説。专家会診后他们的主任专门给我介绍了你的病情,治疗方案,目前先保守治疗,观察一段时间。第一步先减少透析的次数,药物治疗为主,好转了,能控制住了,就不必换肾了。
     李惜若一听心情一下开朗起來,久违的笑容在面颊上展开,两眼也一下子放出神韵的光亮!夏小芳也欢快了起來,嫂子这放心了吧?我早说好人有好报吧!
      可心里最痛苦和难过的是张同弟,他说了假话,但他这时又必须得说假话!他必须同时承受精神上和心灵中的巨大痛楚!现在他深深体会到了疼一个人,和爱一个人,是水乳交融紧密相联,密不可分,紧紧系在一起不可分开割裂的一个有机整体,怪不得先贤们造出个词句叫疼爱!可是现在,怎么疼李惜若?如何爱李惜若?总不能叫她活在自已善意的假话之中吧!唯一的是延长她的生命,那怕三年两年,甚至一年半年,他都愿为她付出一切!可他也明白,生命的密码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破译,更无法控制,人命在天,人力无耐!
   两个半月后夏小芬给三别子发了封加急电报,内容如下;三人甚好,換肾,速筹30万寄來。三别子接到电报一刻没停,直接去厂医院找医长咨询,那院长一听是张厂长的妻子要換肾,嘴不停的啧啧好几声,张厂长可是好人,文革时差一点被整死,老了老了咋又遇上这倒霉的事?换肾可是大手术,目前国内有好多难点还没解决,就是換肾手术成功,但能活久誰也说不了,只能是认命!30万到不是太多,换上后要是出现自身排异,半年一年花20万,30万也説不定!
    三别子听了一夜是睡非睡,是醒非醒,在床上翻來调去折腾到天亮,想东想西满脑子尽是张同弟对自已的好!最后终于下了决心,卖楼!为李惜若换肾。可楼不是想卖一下子就能卖掉的,但李惜若換肾需要钱,那医院是不会等的!怎么办?他早饭也无心吃,在房里转起了圈,转來转去突然想到他表哥王长运,一拍大腿有了主意,对!厚着臉皮找他去。当年他表哥王长运接到他的信,带着王长久,王长远,王长安三个堂兄弟,和堂叔王化仁一块來给他在河滩砌院墙盖房子。现在都发财啦,王长运和王化仁成了远近闻名的破烂王,王长久在火车南站明月楼附近农贸市场,经营水果长途贩运批发,王长远成了建筑行业的小老板,王长安在汽车站附近开了个豫东名吃飯庄。这五个人混得都人模人样啦,相比较最差的手里也有百八十万的资,凭对他们的接济和帮助,叫他们都放点血应该不会有啥问题,我又不是借了不还!谁要不讲情义,这次不掏腰包借,可别怪我三别子当场翻臉六亲不认人,掀了他的桌子,砸了他的招牌!三别子主意一定有了精神,跑到路边小店要了两笼小笼包子,一笼烧麦,一碗豆腐脑,把肚子吃得饱饱的。又去物资处请了假,回钢材库安排了工作,到地磅房找了辆拉化肥的车,直奔市区而去!
      他到表哥的废品收购站一看,他表哥正忙活着指挥人装车的装车,收购的收购,整理打捆的打捆。扭头一看他進来忙放下手头的事招呼他进屋。三别子进屋一不叫倒茶,二不叫掏烟,屁股还没沾着椅子就说;表哥,今天我來找你,是有件特别重要,又特别急的事要你帮忙!
   啥事这么重要又这么急?我能帮上个啥忙。他表哥一时不知底细,只好这么应承一句。
   帮我借30万,最好40万元饯!
   干啥一下子要这么多?
    三别子简单把李惜若要換肾,他和张同弟的关系说了下,最后说;我知道靠你一个人有困难,但你得带头,也得认个大头。等会你去开上车先把我送到长安那里,再把長久他们三个通知到,中午我在长安的饭庄摆一桌,到时候我再说话,叫他们每个人都出点血,看能不能弄够40万。他表哥一听马不停蹄的把事安排了一下,发动着那輛脏而叭叽的皮卡车,先把他送到長安的饭庄,就去接其它的人去了。三别子进了饭庄后直到吧台前就说;你们的王老板在吗?给我叫來,我要订桌。
   吧台的个女服务员抬头看了看他说;先生,订桌这里就能办,不要老板亲自已來。
   我要亲自跟王老板订,快把他叫來!三别子故意造气势,好象自已是个大客户,非老板來不谈。
   人家只好请他先到个桌上坐下,再给他倒了杯茶说;生先你坐,我去叫。
   三别子喝了两口茶,把外衣,帽子挂上衣架,两眼四外扫了扫,觉得装飾的还行,卫生,环境都不错。正看着听到了服务员的说话声;就那位先生。三别子故意装着没听到,背对着也没转身,一直王長安说先生,您要订桌?他才笑着转过身说,看看我是干啥的先生!
    王长安一看是三别子,惊讶的哎了一声,老表呀!那阵風把你给吹來了?我以为是那路财神呢?还故意糊弄我一阵子。
     三别子嘿嘿笑了几声.先不说别的,给弄碗糊辣汤,一盘水煎包,把肚子填饱再说。一盘水煎包两口一个,半盘下肚后才端起糊辣汤喝,一口气喝了半碗。放下碗又把那半盘包子吃掉,喝了剩下的半碗蝴辣汤,抽两张歺巾纸抹抹嘴,又抽两张抹抹额上的汗,最后又往头顶來來回回抹了几下,扔下纸才说;味道不错,是咱老家那个味!你给弄个包间,弄几个咱老家的特色菜,两瓶口子酒,咱们中午坐坐。
     老表你请客?王长安问。
     是!
    几个人?
    加上我六个。
   都是咱老家的口味?
    对,按你的口味就中!三别子闲着等人穷寻开心,跟王长安胡侃着耗时间等人。
    王长安笑着说;你是我想请都请不到的人,今天來我这里请朋友聚会,那还能叫老表掏钱?保证正宗河南味,色香味俱全叫你满意!我现在就叫人准备去。
     不急,咱再啦一会,等人到齐了问问他们想吃啥再安排不迟。吃饭对三别來说是小事,.借钱才是大事。他心里很自信,凭他的为人处事,只要开口可能都不会薄他的面子.也可能会有一个两个不会让他满意,但他目标巳定,必须想方设法达到目的。
   两人正闲扯着,听到有人叫;王老板在吗?王长安转身一看,前后进來四个人,大大咧咧象回自已的家一样。叫王老板的正是王长久。
   咦?啥风把你们几个吹一块啦!王长安感到意外。
   虽然大家都住的不远,但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不是事先相约,既便是逢年过节,也是各走各的亲朋好友1,这么多年没这么齐聚在一起过。今天谁伸的头?有啥事?一下子都來!王长安问。
    王长久用手一指三别子说;问咱老表去!总导演是他。
   大家坐定后三别子说;长安,今天没外人,菜你看着上吧。菜饭归你,酒钱归我。
     老表打我的臉是吧?你偷牛叫我拔橛子!你别臊我啦,今天有外人吗?我能收谁的?我一条龙服务到底,谁也别提钱的事!王长安打着哈哈表明意见。
    大家难得一聚,个个喜笑颜开,话闸子一打开天南地北,家长里短,人情世故,工商税务,随心所欲的各自畅所欲言开啦。    三别子没掺和进去,他一门心思想的是钱!他已想好了怎么说,但在选择个最佳时机。
     菜上齐,酒倒满,大家也不客气开始动筷子。王长安看着三别子说;老表,人是你招集來的,你來个开场白,说两句大家好端杯呀!
     看你咋说的,咋是我招集的呢?应该说是我请來的。在坐的化仁叔辈最长,应该他先发话对吧?化仁叔你來两句!三别子把第一个讲话的事让给了王化仁。
     都知道我嘴笨,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好,那就來两句。咱爷们难得一聚,聚一块就好好啦啦家长,我先提第一杯,咱们先感谢表侄一杯,没有他那有咱们的今天,举起來干!第二杯我想说,以后咱们得常走动,多联系,互相帮衬,来干!第三杯我想说表侄今天把咱们约到这里,肯定有啥事。不管啥事,只要我能使上劲的,一句话,没啥含怱的,一定出力!大家又碰干了第三杯。
   三别子这時站起來抓过酒瓶子,边倒酒边说;化仁叔的三句话两句对一句不对,咋能说没我就没你们的今天?好象我帮多大忙是的!实际是你们帮了我的大忙,帮我砌院子,盖房子,给你们多少工钱?不就是管吃管住吗?住的还是你们自已挖的地窝子。要说我给你们搭了个桥,搭了个跳板,那我认。后边都是你们自已抓住机遇苦干挣來的!今天约大家來,真的有事相求,大家伸手帮我一把,來先敬大家一杯再说。
    几个人异口同声道;敬啥敬?一块干,一块干。啥事说?
     三别子干了放下酒杯说;刚才化仁叔说没有我就没你们的今天,这话不对!但有一个人,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这可是天地良心千真万确的事,现在他遇到身家牲命的困难了,你们说我应不应该帮?
    王长安和王长久二人抢着说;你说的是张厂长吧?他能遇到啥身家牲命的困难?真要有你得帮!
    三别子这才把李惜若患尿毒症肾衰竭去北京住院,夏小芬发电报來说要換肾,最少要30万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今天约大家來,就是想请你们帮我筹借30万,最好是40万块钱。大家放心,我是借!l你们知道我王家梁有两套楼房,那地方现在是学区,正在不断升值,你们誰要50万直接拿去,如果你们没人要,我打广告60万卖了。别怕我不还钱!更不用怕我会赖帐,我是啥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长话短说,你们5个人看怎么给我凑吧?反正今天不落实我不会走,你们那个也别想离开这地方,算我死皮赖臉的耍一回赖皮吧!來,我再跟大家碰一杯,干了我回避一下,你们合计合计。
    他表哥王长运説话了;回避个啥?都是自家人,当面锣当面鼓敲定不就完啦,坐下,坐下!
    王长安站起來抓过酒瓶子道;大家难得聚到一块,都到这里也是给我臉上贴金,都是自家爷们弟兄,啥话不能说,啥忙不能帮,别停筷喝起來,慢慢说。大家你推我让,敬的碰的此起彼伏推杯換盏热闹开了。可三别子热闹不起來,他的心是急,是煎,到底是会出现个啥结局他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真要出现个让他下不了台的场面,他自已没脸面是小,弄的大家都难堪坏了情份,又耽误了李惜若换肾才是大事!
    正在这时一直没吭声的王长远开腔了;肚子吃饱了,酒喝的也差不多啦,我再喝就高啦。趁还没醉我先表个态,各家有各家的难处,但谁要是哭穷说揭不开锅打死我也不信!老表为恩人捨臉张了口,我没多也有少,先拿10万出來,以后你有也别提还不还的事啦,就算我给侄女出国流学的学费啦!众皆暗暗一惊,平时不吭不哈,三脚跺不出个屁來的王长远,今天咋放了这么么个大话?是喝高了?看来脑子清醒的很呀!看样子是被三别子的为人情义感动了,说的点真心话!几个人猜测着,心里掂量着自已怎么说。事到如今总得亮个相吧,想缩头是不可能了!王化仁觉得自已是叔辈之人,让王长远抢了个先巳失了些面子,再不表态落到最后钱还是得掏,不如先説为好。我看咱都照長远这个数來吧,凑个50万整数,医院是个无底洞,多点总比少点强!你们説呢?
    三天后50万凑起,由王长安和三别子的表哥王长运二人经手交到了三别子手里。第六天三别子坐上乌鲁木齐直达北京的快車!
发表于 2018-4-8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知恩图报,救死扶伤,从施恩者到报恩者,还是好人多。
发表于 2018-4-8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点太长,我也是耐着性子看完,还是分成连载发好,起码分三回。
发表于 2018-4-9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时刻才见真情!
发表于 2018-4-9 0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社会卖房卖地援助朋友的事不多见了。
发表于 2018-4-10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情份真难得
 楼主| 发表于 2018-4-10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7-20 09:16 , Processed in 0.27806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