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16|回复: 46

[小说] 骆马湖——大辕风云(1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1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1707nemr9b89r0tt8790.gif


烽烟起,红袖扬,大辕风云剑四方。
金银座,名头响,骆马湖畔英雄榜。
儿女情长宫帷怨,谁能与我共衷肠。

走江湖,战奸狂,祸起萧墙鬼域张。
初心变,布暗桩,步步惊心血流淌。
乾坤在握谁争锋,唯有公道万古长。

    大辕前(5)年,洪宇率三万精锐大军收复西辕,将大营古国势力彻底赶出大辕境内。这是大辕建国前最后一场大的战争,历时一年半,从此大辕境内再无外族势力。

    西征大军彻夜狂欢,几十年东征西讨,将士们终于盼来这一天,可以返回故乡与家人团圆。

    太阳爬过地平线,茫茫大漠在一片薄雾的笼罩下,透出一缕微红的光亮。洪宇帝起来后喝了一碗马奶子,吃了几块糕儿,然后对苍苍叟道:“换衣服,出去转转!”苍苍叟答应道:“是,我这就去安排!”“回来!谁让你去安排?就咱俩!”苍苍叟扑通一声跪下:“我的主子爷,这可不是京城,这是西域大漠呀,谁知哪块蹿出什么红毛魔兽来?”洪宇帝咯咯一笑道:“看把你吓得,我几万大军在此,又有你这个高手护卫,有什么可担心的!”苍苍叟还要说话,洪宇帝一瞪眼:“休再啰嗦,走!”

    苍苍叟从马厩里牵出两匹马,路过行辕门口悄悄对守卫领班的说:“你带几个人换了衣服悄悄跟在我们身后,不得被主子发现!”那领班的是名偏将,跟着咱们这位主子爷走南闯北这样事见多了,他一挺身道:“大总管放心,小的明白。”

    正是五月春时,即使西域偏凉,大地上的小草也泛了青,一股清香沁人肺腑。主仆二人在清晨的阳光下策马狂奔!洪宇帝好久没这么畅快了,东征西讨几年光景,终于统一了天下,大辕建国在即,他觉得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他放开缰绳,两腿使劲一夹,任马儿肆意奔跑。这可苦了苍苍叟,他既不能离洪宇帝太远,又怕后面的人跟不上,嘴里呼呼喘着气喊到:“慢点,慢点我的主子爷!”

    不知跑了多久,来到一处山脚下,洪宇感到身上微微发热,神清气爽,马儿渐渐慢了下来,他跳下马来信步而行。转过山脚,眼前突然一亮,这山后竟是别有洞天。

    前面有一处水泊,大约十来公顷,碧水如镜,被初升的太阳一照,波光淋漓。洪宇帝稚心大起,扔下缰绳快步向河边而去。“山青则幽兮,水碧则灵兮,山青水碧桃花红兮……”一缕清音从水泊远处传来,一只竹筏缓缓的移近。竹筏上立着两个女子,竹筏尾部那女子绿衫青衣,一顶竹笠手撑船篙,船头那女子一袭白衫,亭亭玉立,轻吟浅唱一首“碧谣兮。”

    在这山间的静泊中,白衫青衣女子,曼妙的天籁之音,洪宇帝恍如在仙境一般,他情不自禁接着那白衫女子吟道:“景美则幻兮,人媚则仙兮,景美人媚让谁解兮……”洪宇帝声音未落,一声娇咤响起:“轻狂之徒好不自重,看打!”一缕劲风远在十几丈开外扑面而至。说时迟那时快,苍苍叟一个移形换步闪到洪宇身前,两只袖子一扬一收,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枚去冬枯败的落叶。以飞叶当镖,这可不是一般的功夫。他气得骂道:“哪来的野娘们,說打就打?”这功夫,那竹筏已经靠近,洪宇躲在苍苍叟身后竟然看呆了。那船头女子白衣胜雪,那船尾女子顾盼生辉。

    那绿衣女子一点船篙腾空一跃,直接就落在苍苍叟面前,青葱似的玉指点着苍苍叟道:“哪来的山野匹夫,竟敢在我落花湖撒野?”说着话就要动手。只听一声轻喝:“萧紫叶,别惹是生非好不好?远来都是客,你让人家一让又何妨?”那绿衣女子还真听话,嘻嘻一笑道:“殊姐姐就是妙人儿,是不是看上后面那个小白脸了?”白衣女子脸儿一红,娇嗔道:“死丫头,嘴上没把门的,看我不生生撕烂你的帕子!”洪宇噗嗤一笑,明明是撕烂嘴,到她这成了撕烂帕子。

    苍苍叟却有点听着不是味儿,什么叫让着人家?我用你让?他戒备着绿衣女子,对那白衣女子道:“我们早起打猎,跑了两只小雌鹿,生生的就撵到这了。”绿衣女子一听这分明是骂人,眉毛一立刚要发做,就看眼前一花,殊姐姐没见身动,从竹筏上平平的就飞到苍苍叟面前。苍苍叟心里一惊,手扬佛尘护住自己二人,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这一手平移秋色的上乘功夫世间只有空宇大师能做到,想不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竟然。

    这时,那女子轻启朱唇嘤嘤说道:“二位来客想必是那西征大军的,我们这儿可没什么公鹿雌鹿,只有两头莽撞的狗熊。”洪宇眼见着对方没啥敌意,从苍苍叟身后转出,哈哈一笑道:“这位殊姐姐见谅,我们信步出行,想不到扰了仙家姐妹的清静,恕罪!恕罪!”苍苍叟咽了一下酸水,苦笑着摇摇头。那绿衣女子倒是爽朗,咯咯一笑道:“哎呦喂,你多大了,还叫殊姐姐,酸不酸啊,肉麻死了。”那白衣女子颇有大家闺秀的范儿,矜持一笑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罢了,二人继续信马由缰,我们继续游湖吟唱,就此别过。”洪宇急忙回道:“别介,我们远来是客,讨杯水总行吧?”苍苍叟插了一句:“主,老爷,我们也该回了。”洪宇脸上一冷道:“闭嘴!”苍苍叟退后,心里嘀咕道:“这主子爷啥都好,就是见不得女子。”

    洪宇那会儿正当年,长身玉立,一身皂衣,真如一介风华正茂的书生。他不理会绿衣女子的讥讽,对着白衣女子一到底:“在下西征大军主帅帐前一名书办洪宝于,这是我的护卫长寿。今日幸会殊姐姐,真乃前世注定的缘分。西征战事已毕,闲来无事,想与殊姐姐盘恒半日,唱唱歌,对对诗,不知意下如何?”那白衣女子盈盈一拜,款款道:“洪公子客气了,在下一介民间女子曼亦殊,这是我的结拜妹子萧紫叶。我们姐妹在这碧水青山之间吟吟诗,作作画,唱唱歌打发日子,承蒙公子厚爱,实在受之有愧。但你我初次见面,男女有别,还望公子自重,请回吧!”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必须有好人。曼亦殊话音未落,萧紫叶接口道:“殊姐姐,正好今天没事,成天你我大眼对小眼烦闷死了,何不请这两位一同游船钓鱼,也不负了这大好春光。”曼亦殊刚要阻止,洪宇连忙接道:“还是紫叶妹子说的是,就算我们远道而来,殊姐姐尽尽地主之谊,想来不会这么小气吧?”

    “唉!”白衣女子跟苍苍叟竟然同时叹了一声。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演绎新集
发表于 2018-3-21 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真能编!
发表于 2018-3-21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理,形体,动作,场景,对话。
发表于 2018-3-21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大美女出场了
发表于 2018-3-21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来之笔!白绿颠倒!
发表于 2018-3-21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主子爷啥都好,就是见不得女子。哈哈哈!看出来了!不知继续上演什么重头戏!

   
发表于 2018-3-21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来之笔!白绿颠倒!
发表于 2018-3-21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 这么能写 服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8-19 23:25 , Processed in 0.39490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