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李敏

[小说] 萍踪传书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立陶宛于十三世纪才有了国家的雏形,后来其国王当了波兰公主的夫婿,一场政治联姻成就了宏伟基业,和波兰合并成立了波立王国,曾经称雄波罗的海,势力范围一度扩张至黑海。由于有着共同的历史渊源,立陶宛的国教为罗马天主教,与波兰一脉相承。

总体而言,历史上的立陶宛是个弱小民族,边患迭起,四面强邻虎视眈眈。作为蕞尔小国,一切置门外之是非,但求自容于天地间。但是在弱肉强食的人类社会,弱者要独善其身,无疑是一种奢望。立陶宛就像被虏掠的奴婢,没完没了遭受蹂躏,相继有条顿舰骑士团,瑞典,德国,俄国,连当年的拿破仑也一度霸占过它。

距离波罗的海约二百公里的维尔纽斯,位于葱翠的山谷之间,一条大河逶迤其中,将维尔纽斯分为南北两个城区。建国以后长达五个世纪,维尔纽斯一直是立陶宛大公国的首府。中世纪的立陶宛到了鼎盛时期,如同中国唐代的长安,维尔纽斯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有识之士,这里建立了东欧最早的高等学府,多少世纪以来,维尔纽斯大学成为东欧精英荟萃之地。

不见职业外交官那种花拳绣腿的通病,汤姆森博士有着学者般严谨和认真劲,向来客细细地介绍立陶宛的经济概况和发展前景,提纲挈领,简明扼要。他告诉客人,波罗的海三国独立以后,国民经济中私有化成分所占比例日益扩大。立陶宛已基本完成经济转轨,金融税收改革不断深入,非国有企业产值占GDP的三分之二, GDP增幅高达百分之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表明,由于进行了成功的改革,三国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如果和独联体国家相比,各项重要经济指标处于领先地位。

改革开放后的东欧诸国,迅速渡过了经济衰退期,从此进入高速挺进的轨道,与二战后西欧奇迹般经济起飞相比,其发展势头有过之无不及。毕竟是一板一眼的欧洲民族,只是实打实地埋头赶路,风格低调,“闷声大发财”,没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浮夸,也没有“腰挂数文钱必振衣作响”的烧包,更没有唯恐天下不知的暴发户心态,从不做华而不实的表面文章。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和高调张扬的第三世界新兴国家不同,东欧就像一个高效而不见浮躁的蜜蜂社会。波罗的海三国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浅吟低唱宁可默默无闻。和歌舞升平喧嚣尘上的外部世界比较,此地更像是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从这个意义而言,尽管几十年冷战时期的铁幕相隔,说到底东欧和西欧还是同文同种,如薪传火,一脉相承无他道也。
汤姆森博士接着说,高达百亿欧元的欧盟各类援助资金,将专款专用于立陶宛各个经济领域,其中包括提高劳动者工作技能,发展科研创新和信息技术,重点支持各项高科技研发以及产业。俗话说的好,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告别旧主的波罗的海小国,如今攀高枝择良木而栖,无非是奔小康富裕而来,可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底气十足的萨博轿车跑得风驰电掣,却又不失之四平八稳。这里的高速公路已更新为欧盟标准,成为欧洲E67公路的一部分,崭新的沥青路面和西欧的并无二致。望着窗外“秋色无远近,出门尽寒山”的景致,我们和东道主不时地聊着当地的投资环境。
古泽夫人告诉我们,立国以来通过私有化转制,立陶宛已经大踏步走向市场经济。国内有三个经济开发区。立陶宛有良好的铁路和公路网络,四个国际机场,以及东波罗的海岸的不冻深水港。在人均受教育水准方面,即便在整个欧洲,立陶宛也是名列前茅。三百万人口中,有将近半数的劳动力受过良好教育,适合发展高附加值产业。
进入维尔纽斯市区不久,我们来到位于旧城区主街道的 “The Narutis Hotel”, 事先东道主在这家五星级酒店预订了房间。博士先生和古泽夫人给我们留下了一叠资料,是商务处代为拟定的日程安排,和商会提供的各种商业信息。我们约定了周一见面的时间,临走时古泽夫人把汽车钥匙交给我们,笑道:“这两天就不打搅了,二位可以到处走走,看看风光旖旎的维尔纽斯,祝大家周末愉快。”
苏联时代这家酒店是高级官员和重要外宾下榻之处,是权势和地位的象征,据说普通民众不可问津。立陶宛独立后修缮一新,所有装修和设备现代化,如今成了一家连锁的外资企业,现在只认钱不认人,惟利是图,无疑是资本主义的好处。先到房间放下各自的行李,这里有个性化的壁画,和十六世纪彩绘的天花板相映成趣,从客房的窗台可以俯瞰旧城区。“繁华逼人来”的视野之中,感觉到一种市井尘世的情趣。从客房的迷你吧取了一瓶矿水,我一边喝一边来到餐厅,史密斯早已在那里等候。
Cellar Restaurant餐厅供应传统的东欧佳肴和优质葡萄酒,因为说定了回头由我来开车,贪杯的史密斯特意要了一瓶法国红酒,畅怀酣饮。让我刮目相待的是,令人垂涎三尺的俄式西餐,不禁想起多年前在莫斯科的光景。也尝了当地的特色菜,有猪肉熏肠和豌豆稀饭,傻小子史密斯可是赞不绝口。问到我的感觉,食之无味不可恭维,实在是吃不出个好来。 酒店特意请来了乐队,为用餐的客人助兴。有排箫,风笛,扬琴,拨比乃和羊角号,吹拉弹唱都齐全了。这种土生土长的立陶宛民族音乐,使那些听腻了西方音乐的外国人有了新鲜的感觉。
餐后我们来到临窗的吧台小坐,这里可以看见酒店的后园和一角苍穹,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用过了意大利咖啡,我们开始巡视酒店的公共设施。这里有一个带室内游泳池的水疗区,另外设有土耳其蒸气浴,桑拿按摩院,Spa和健康中心, 二十四小时专人服务。和西欧相比之下,东欧的劳动力便宜许多,服务也就周全细致不少。看得出酒店的客人,大多来自富裕的西欧和北欧,在他们看来,享受同样的消费等级在这儿可要划算得多。
来到豪华的酒店大堂,戴白手套的门童为客人拉开一尘不染的玻璃大门。我们走下彩色的大理石台阶,在停车场的泊位找到了汽车。波罗的海国家虽属东欧,但是文化和地理与北欧更近,无论历史上的滥觞还是独立后的侵淫,到处都可以看到斯堪纳维亚诸国对当地的影响力,光凭马路上跑的汽车即可窥一斑,连公共汽车都一律使用沃尔沃大巴。波罗的海国家的新贵和中产阶级,酷爱北欧的名车,眼前这辆崭新的萨博就是瑞典产的,有口皆碑。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我们驾车离开酒店,开始了维尔纽斯城市的兜风。史密斯负责将相关景点输入卫星导航器,滴酒未沾的我权当车夫。萨博公司的前身是航空世家的瑞典飞机公司,上世纪三十年进军商用汽车领域,飞机工程师组成的研发小组,竟把航空技术的涡轮增压器应用到汽车上,因此萨博有了“贴地飞行器”的美誉。轿车典雅豪华的内饰和飞机驾驶舱相似。我坐在驾驶位,环视流线型的挡风玻璃,操控着这辆外形有着曲棍球般线条的汽车,体验到“人车合一”的感受,不禁有了飞行员飘飘若仙的感觉。

位于内里斯河和维尔尼亚河交接点的维尔纽斯,尽管是小国的首都,绝非是原先想象中规模不大的商埠,实际上是欧洲的大都市之一,历史上曾是东欧城市之魁首, 十九世纪又成为犹太教的圣地之一。维尔纽斯方圆有四百多平方公里,老城为里,新城在外,大得无以伦比的旧城区,是欧洲保持完好的最大老城之一。

我们下榻酒店的周围,各种古色古香的历史建筑不计其数,有哥特式,巴洛克风格和新古典主义,不一而足,号称“欧洲建筑展览馆”。历尽劫难之后,维尔纽斯大部分古建筑能够保存至今,这本身就是个奇迹。如今城市显得老旧,斑驳陆离,但是你可以感觉得到,每个角落都有着一部意蕴深长的史诗,那种历史沧桑令人心荡神迷。
维尔纽斯市的四个区名为十月,列宁, 苏维埃和新维利亚,旧城中心大街叫高尔基街,什么都已经改变了,唯独苏联加盟共和国时代留下的称呼依旧,这并非缅怀而要留下个念想,只是东欧人出之对一段历史的尊重。临出门的时候,酒店的大堂经理告诉我们,除了旧城值得细细游玩以外,政府机构和文化设施集中的新城,也可使游人耳目一新。那里有波罗的海地区最著名的歌剧院、芭蕾舞剧院以及展览中心,虽说城市南郊和维尔尼亚河北岸是工业区所在地,但是维尔纽斯的东郊有浴场和别墅群,西郊有特拉凯湖泊,树木繁多,风景优美,可是好玩的地界。
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历史悠久,文字丰富,即便是地名也起得地道。然而维尔纽斯在立陶宛语中是“狼”的意思,以狼作为城邑的大号,先不说番邦夷族文字的贫乏,从中可见这里本是野兽出没的蛮荒之地。我们来到老城的山丘边,徒步上了著名的格基明纳斯城堡,这座八角形古堡有红色的高塔,是维尔纽斯城的制高点,这里可以俯视哥德式的圣安娜教堂和钟楼,法国古典式的大教堂以及内里斯河两岸的林荫和街道。

值得一提的是那座童话般美丽的圣安娜教堂,据说当年的拿破仑看了赞叹不已,动了将其纳入囊中带回法国的念头。站在塔顶极目眺望,山河地貌尽入眼帘。河流如轻盈的丝巾般随风飘逸,历代荟萃的建筑出没于青山绿水之中。秋冬季的东欧日短,金色太阳却已西斜,大有“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之意境。

回到山下熙熙攘攘的广场,漫长岁月以来,由雏形成长为今日的都市,这里是当年维尔纽斯的初始之地。至今犹见中世纪城镇的格局,蜘蛛状的街巷以此地为发端,大爆炸般放射向四面八方。年代久远的石板路,弯弯曲曲,一尘不染。这里的店家,作坊,教堂和昔日王公贵族的深宅大院鳞次栉比。在维尔纽斯旧城漫步,享受着城市风光的视觉盛宴,有一种闲适安详的陶醉。一旦进入这个迷宫般的世界,很难得其门而出。不过迷路往往也是一种境界,人生因此可以探幽析微,最终也就有了新的通衢广陌。

立陶宛的特产是波罗的海的天然琥珀,这里有许多出售琥珀手工艺品旅游纪念品商店。店主大多操有一口流利的英语,招揽游客得心应手,绰绰有余。我们找到了历史遗留下来唯一的旧城门,这扇名为“拂晓之门”边上有一座神坛,里面的黑面圣母像据说经常显灵,祈求神佑多子多福的信徒们,络绎不绝,趋之若鹜。推金山,倒玉柱,我们望着神像跪地朝拜,敬献香火以表虔诚之心。

建立于中世纪的维尔纳斯大学,为欧洲老牌高等学府之一,历史上这里出过许多名人,学科齐全如今有万余名学子。我们在宽广的校园中溜达,只见华堂大屋之间均为草坪花园,虽然已是“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的季节,还是显得清丽幽玄,令人飘飘有出尘之想。站在园林的小池塘边,顿生“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的感慨。

铁幕相隔半个世纪之久的东西欧,却有着共同之处,一则无论政制如何更迭递嬗,宗教道德系统延续不衰,二则无论意识形态如何演变,马克思所说“促进个人独创的自由发展”的英才教育,为历代当政者所重视。我们的古人曾经说过,人可以一夜之间由贫变富,而不能须臾之间由贱变贵,那就是要熟读诗书,通晓仁义,广开眼界,豁达心灵,也就是需要一代代人不断的教育和锤炼,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

波罗的海三个蕞尔小国,无论是斯大林时期还是当今的开放年代,都像偏安一隅的小家碧玉那般不起眼,甭说远东的中国人,即便对于多数的欧洲人而言,也是颇为陌生。史密斯几乎到过欧洲所有地方,唯独没有来过这个地区,因此他的好奇一点儿都不亚于我。史密斯告诉我,他早就期待着这样一次造访。在欧洲“向东走”的时髦方兴未艾,于是东北欧这片的神秘土地,成了新一代探险家的乐园。

史密斯一边浏览资料,一边对我说,维尔纽斯是波罗的海国家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人均GDP为三万美元,超过欧盟平均水平。近年来外资蜂拥而入,其中权重的分别为捷足先登的瑞典,丹麦,德国和美国,投资大多集中在金融,贸易和制造业领域。

如果说西欧人待人接物彬彬有礼,那么立陶宛人善待来客却是出了名的,维尔纽斯有个市民踊跃参加的“好客俱乐部”,这样的事在世界上其他地方,可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维尔纽斯逗留的日子里,不断地加强我们这方面的印象。一路上所见到的当地市民,当人们目光对视即微笑致意,如果游客驻足研究旅游指南,一定会有热心人上前笑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民风淳朴是北部欧洲的一道风景线,不禁想起当年在挪威奥斯陆的相同感受。论其富裕程度,与斯堪纳维亚诸国相比,波罗的海国家自然无法与其相提并论,但是倘若要论助人为乐,人与人之间和睦相处,那种田园诗般的生活方式和精神境界,也就没有丝毫逊色可言。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萍踪传书(作者:李敏)(原创)





在新区的城郊交接部,见到了瑞典人开的宜家家居,我们把汽车停在超市的泊位,来到这个北欧巨无霸家具连锁卖场。由于地缘的优势,北欧资本在波罗的海地区的扩张,不但迅速而且有效,除了地理上较近的德国以外,西欧其他国家的财团难以分到一杯羹。这里有个面积庞大的厅堂,专门供应免费咖啡饮料和半卖半送的点心,此时此刻客人廖若星辰,然而紧挨边上有一家收费的咖啡店,却是人满为患,座无虚席。
这样的光景在西欧习以为常,但是在经济上起步不久的东欧尚且如此,人们没有贪图小便宜的意识和习惯,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当世人无休止地在物欲的泥潭中挣扎之际,这里的人们下意识地超脱了尘念,在他们的生活理念之中,物质追求早已淡出,笼罩着霓虹般的唯美诗意,你可以不甚理解,但是会由衷地欣赏和羡慕不已。
黄昏之际华灯初上,在返回旅店之前,寻到了一家名叫“大东亚”的中国饭店。我们走进了店堂,选了临窗的桌子坐下来,漂亮的立陶宛女侍者上前招呼,送来了菜单并先行为客人点了饮料。看得出此处的前身是家本地的餐饮店,精打细算的新主人只是挂了几个大红灯笼,点缀几幅忽悠洋人的中国字画,也就奇妙地渲染了气氛,没有化几个钱却达到画龙点睛的效果,这是中国华侨的智商和聪明。

厨房里传来中国大厨的叫骂,不时伴随着摔盘子的声响,点头哈腰的洋跑堂,个个夹紧尾巴,就像受了委屈还得陪笑的丫鬟。史密斯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我朝着他笑。中国人也是人,实在憋不住的时候,也得撒气不是吗?尴尬的女侍者走过来表示道歉。她告诉我们,因为跑堂做错了事,招惹了兼任大厨的老板。虽然东家性子火爆,想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没有一日是休息的,大家也就不感到委屈了。老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操劳含辛茹苦,这样的生意不做也罢。

我对立陶宛姑娘说,糊弄当地人的菜单就不看了,我们只想尝尝乡土的家常菜。见到她犯难的样子,我笑道:“有劳把老板请出来,告诉他有中国客人到此。”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来自中国东北的店主出现了,年到中年一脸憨厚,一面在围裙上插拭湿漉漉的双手,一面为刚才闹出动静向客人陪不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知道我是中国人,店主单先生很是高兴。立陶宛的华人历史很短,是冷战结束后陆续来到此地,也不过寥寥数百余人。不要说是华侨老根据地的西欧,即使是新华侨长驱直入的开放东欧,立陶宛也是华人最少的地方之一。

好客的店主亲自掌勺,特意为我们开了小灶,洋跑堂川流不息地给客人上菜,都是他们原先没有瞧见过的。其中有溜肉段,四喜丸子,猪肉炖粉条, 尖椒豆腐干,东北大拉皮,鱼头炖豆腐,五香酱牛肉,白菜炒木耳,拍黄瓜凉拌面筋和拔丝香蕉,足足整了有一大桌。我对看傻眼的史密斯说,这可是专门为我们做的,这才是正宗道地的中国菜肴。主人单先生跑过来问道:“都是些东北家乡菜,不登大雅之堂,也不知道你那位外国同事可否吃的惯?”我随即翻译了过去,史密斯喝了一口老白干,连声说道,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可口丰盛的晚餐。

晚餐完毕,主人又给泡了上好的茶叶。品茗之际,在厨房忙好一阵子的老板,走过来陪我们聊天。他告诉我们,初来咋到的中国移民令当地人感到新鲜,在他们的印象里中国就是人多劳动力便宜,比起早期西方认为中国人就是拖辫子的东亚病夫,有了不少进步。开放后的中国人来到开放的波罗的海小国,施展拳脚大显身手,遍地开花做起买卖。维尔纽斯市政厅前的广场,就开了不少中国商店。

来自中国各种轻纺产品和小商品潮水般涌入,质量难免良莠不齐,再加上国内带来的在欧洲并不好使的潜规则,中国人很快被当地人看成了洪水猛兽,被视为是不守商道的异类。欧洲的人口密度低,低端产品的市场很容易饱和。中国商家来自两个方面的挤压,一个方面是有关部门对中国不合格商品的重罚,另一方面是中国商人自相杀价造成利润的急剧下降,这样的生意很难有持续性的发展。

单先生庆幸自己开了饭店,虽然挣的是辛苦钱,但是生意稳当,没有大起大落之虞。人总得吃饭不是吗?作为华侨传统产业的中国饭店,也就能够维持下来。至于国际贸易这一块,中国出口商品大部份是低附加值的,而且没有定价权,面对海外市场也没有销售网络,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周一在欧盟商务处和立陶宛商会的安排下,在维尔纽斯市政府大楼的会客厅,市政府秘书长科罗曼夫人会见了我们。这位主管招商引资的官员,是来自立陶宛联合政府中执政的社民党,二战后致力于大众福利的社民党是欧洲主流政党,也是欧洲政党轮替的两大主角之一,当今的欧盟中大多数国家是社会党执政,新入伙的立陶宛就成了社民党的天下。当科罗曼夫人知道我是来自奥地利,便笑着告诉我,年前因参加社民党国际会议到过维也纳。看得出来,对于欧洲社民党团老牌成员的奥地利兄弟党,这位立陶宛后起之秀的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科罗曼夫人虽然已是不惑之年,但是流逝的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剪裁合体的服装显出婀娜多姿的身段,一双深邃大眼透出难掩的睿智,令人心驰向往,别有风韵。和她那戴着红色领带的随员相似,科罗曼夫人戴着一条鲜红的丝质围脖,这是欧洲各国社民党人,在议会或公众场合着装的一种政党标志。在欧洲政坛上,相对于有“黑党”俗称的保守党,社民党有“红党”的雅号。具有社会主义意识元素的社民党,由于来源于早期的工人运动,“红色”是其政治色彩的标榜和象征。社民党认为立陶宛旧时之法,百弊丛生,墨守成规不能与世推移,合格的政府必须以国计民生为要务。
  
会见期间汤姆森博士和古泽夫人也在座,显然市政府秘书长和他们俩已经十分相熟。和北欧斯堪纳维亚诸国相同,波罗的海三国也是女权社会,社会精英中女性占了大半个天,妇女身居政界和工商界要职司空见惯。这里的女性经济地位和话语权,以及自我的社会身份认同,和西方社会没有什么不同。



《萍踪传书》已经在中国大陆出版并在上海书城上架,并且被上海市图书馆等国家和公共图书馆收藏。

订阅微信公众号“李敏的萍踪传书”,可以看到《萍踪传书》以及续集的即时推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6-19 03:29 , Processed in 0.1257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