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林耳

[心情] 浮生杂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意无邪

彼一处相逢,似天地遨游,三月妖风卷,吹奏一曲入长安。
  这般狭路相逢间,只是折戏子蹦出来的姑妄言,端的为笑谈。
  一念间,曾向沧海下浮木,持来何妨共从容。
  
  
  一株断草:远山无限层层碧
  
  ◆◇◆◇
  
  聆听三月妖风,刮起的红色海啸
  声声渐,说与春色,天上人间
  眉间入远山,如流年遗失的画卷
  恰似这风尘仆仆的咸,和就着这热烈的饱满
  裁云一片,就三分醉意,七分薄烟
  
  ◆◇◆◇
  
  河流山川,一处处流连
  何以一把桃花剑,直向云端
  渡口搁浅,梦里地参禅
  诸神已落座,君须问,何也,何也,何来春光无限?
  坡上青青草,春与旧年的边缘,与时光推杯换盏
  
  
  ◆◇◆◇
  
  
  笑容辗转,只就青梅,不论英雄
  许这袖口里的樱桃,许这风华诗歌中生长
  留一阙词,引渡华诞,狐步舞,永远光鲜!
  远方的灯盏,华年如许,请允许笑与诗行,看岁月葱茏
  任这般时光里对峙,花有开未?
  
  
  紫叶萧萧去:又逐百花来
  
  ◆◇◆◇
  
  说与三月妖风可曾瘦?那些青春年少
  前世几番山重水复,准不准于此刻放马南山
  燕儿还,如斯流年,婉约间江湖,唤来江东的云
  为何如此,双手合什,金戈与铁马,藏起前尘旧疾
  恰在梦里啊!模拟一场虚张声势的对垒
  
  
  ◆◇◆◇
  
  
  脱下夜行的锦衣,所有故事,埋藏在海底两万里
  把所有的平仄唱成疏离,把所有的铿锵时光中展示!
  须在这里,就此止笔,却无法以此收尾,点破天机!
  实不相瞒,这一场春波,荡漾着开去,何以成为假想之敌!
  定非是如此,这只是时光中开出的如果的花,紫叶萧萧去!
  
  
  ◆◇◆◇
  
  
  究竟是哪里?留下的印迹?草潭潭的水区?还是这里?
  走到哪里,哪里都有波斯菊,三月的妖风吹起
  双目迷离!低唱一曲,春风渡桃花,遥想九月九,遍插茱萸
  就这样倾情演绎,张张驰驰,合着天意
  这只是一种变换的叙述方式,任是天地,全是你的足迹!
  
  
  柳丝琴韵:千里风声唤得回
  
  ◆◇◆◇
  
  关于春的消息,再一次抵达这里
  不要缄默不语,花开雨季,莫要与记忆失去联系
  这样的情景,依旧鲜妍着时光的素颜诗
  迎风飘起的裙裾,从鹅黄到深绿,只是三月妖风起
  如此惊人的相似,是不是痛快淋漓!
  
  ◆◇◆◇
  
  
  柳丝琴韵,惹来晚来风急
  这一场惊心的雨,可是因为而成为传奇?
  古往今来,皆出此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片片凝碧,隔江千万里
  掬清欢一曲,折一枝柳丝禅意,目光所及处,不再遥不可及
  
  ◆◇◆◇
  
  青石板巷,柳丝长,浓浓淡淡总相宜
  默念一声咒语:归去来兮,世界在我们这里!
  哪里的秘密泄露了天机,再不要泅渡无期
  一生的修行,依旧燃烧十万八千里
  就让我们,一直挥之不去!
  
  一草一叶是菩提,一丝一韵融故里,草叶与琴声,且问几分痴!
  
  2016-03-19   8:55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乡的月亮


故乡的那轮明月,伴着绝美的想像
------和着游子归来的马蹄哒哒

◆◇◆◇

顷刻间坠落,坠落,如高音处滑腔的婉转婀娜
仿若血与乡愁的重逢与粘连,深入骨髓的念与痴缠
那么遥远啊,你可还记得,此间的那个苍白少年
而今伴着桃花,在多年后的春天,风尘仆仆赶赴这个上元夜

◆◇◆◇

有多少过往的诗句在沉淀发酵?像是胸口的那个胎记
遮遮掩掩间,早已经把现在与未来交付
那是枝头绣着桃花的故乡啊,那是声部与形的自由融合
你可唤得回?人生是一个连环,且看你如何伸展

◆◇◆◇

手指尖紧握,时光的游离与阻隔,还有更多的笑谈
骑上一匹桃花马,辗转间寻觅,宋词里一轮月
镌刻着相思的温度,一路追赶,追赶
从洪荒而始,亦是别别,一水随天去,即是无涯

◆◇◆◇

月与光影,与故乡,与诸多重叠的影像
stray sheep ,stray sheep
如弯腰拾起的那些记忆,在脑海间回荡
风信子开始兴风作浪,时光睡着了

◆◇◆◇

像是流浪的树种,飞过青山白云
月光下,种植密密麻麻的情感
穿起黑夜的衣,映着故乡的月,千万次上演离别
比梦还要盛大,比理想还要超越!

◆◇◆◇

故乡的月亮啊!早已经把远方淹没
静静地看着,关上一个又一个白昼的唏嘘
年轮在黎明来临之前出逃,只一个瘦弱的背影
便把全部的牵挂涂描,不要忘了,肩头的那枚月亮一直热着!

大似春意几迢迢,故乡的月,一路种光阴的人。

2016 -02-22 17:4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人间四月天     

      就让我们一起,笑看风云吧。你看,窗外有雨,有雨在滴答。

  像是悲欢离合,又像是被幸福包围的感觉。这世上的故事,何止万万千千。
  
  就这样在一个句子里,一句话里,或是一个眼神里,行动里,一阵风的吹拂里,或者一朵云的存在里,付与如水流年,付与如花美眷,付与这大好的青春,付与这桃花盛开的春天。
  
  或者只是幻觉?桃花也不只是在梦里,在文字里,在所期盼的眼神里,才赋予深刻的内涵,它大把大把地燃烧,天上,或者人间。
  
  有雨倾盆,有花,落无痕,有岁月,缠绵旖旎。有风云,有青树,在此间流转。
  
  像岁月的河跨过一个又一个波澜,像离人泪,一串串打湿庭台楼阁,有骄傲如你我,在岁月的缝隙里,笑看云巅,傲游人间。
  
  
  一段段春波,一行行诗笺,有什么在沾染俗世里的绚烂,像风流动不止,像云,变幻多端,像青春骄傲的我们,送给这个岁月最美的答卷。
  
  梦里,桃花的颜色,湛蓝湛蓝,平平淡淡,清清爽爽,多情而又饱满。这是只可意会的真实细微,这是佛家禅语里,最奢华的铺垫,这是红尘俗世里,最平常多见的痴缠。于岁月,不是娇俏,不是萌顽,是倾心于人间的眷恋。
  
  且安安静静,且平平淡淡,且平平和和,且安安然然。
  
  看岁月之河庭前流过,看彩霞满天炫目无边。
  
  天涯,更深处的天涯,有花,有雪,有亲人眷恋的眼。
  
  如此山山水水,如此青丝结了一遍又遍。纵观,这个平向的伸展,纵观,这世间万千的闪现,逃不过心灵最深的契合,一切淡然。
  
  有风,概念开始模糊,有云,走到哪里,飘到哪里,都牵牵绊绊。不过是长长的水袖,甩起的层层涟漪,一圈一圈,流连缱绻。
  
  就让一切迷乱,就让一切全部回归到生命最初的原点,像是坐在窗前的小孩子,张眼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五彩斑斓。天空有光,那样盛况空前,天空,有云朵,曼妙流转。漫天的花瓣,飘来飘去,这只是生命存在的一种记述方式,来完成成年人的洗礼。
  
  春光无限,流年无边。
  
  华丽间相转,阳光,是最佳的誓言,任由着风,任由着雨,任由着水滴,点点下坠。这些凌乱的画面,是褪尽繁华的箴言,且看且看,人间四月的,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耳 于 2017-10-14 08:35 编辑

初遇笺       像是那么猝不及防地袭击,呼啸,天崩地裂。直如闪电,迅急而至。

-----------那是怎样的花朵,开出来痉挛,让人窒息。


◆◇◆◇


眸色明浅间,墨岭的风,吹亮了天边最后的笑脸
想了许多,忘了许多,声声拔着节,清晰与动听
直如春天的暗示,声声被华丽丽过敏,闪过窃喜之色
一语洞穿,那些明媚的细节,仿佛遗落千年的记忆,开始席卷
端的妖冶着艳,正好被相逢的秋天,遇见


◆◇◆◇



油画呢,笔触僵硬着,瞬间却沉成流金色,耀眼夺目
仅仅一刹啊,惯是习以为常,熟捻着,淌进心田
失了章法,措手不及,未尝刻意,却至死方休
汹涌,澎湃,四处流走的人群,穿过最后的黑洞,抵达
纵是天地长清,豁然开朗,明媚着色,远远封存,滑落


◆◇◆◇


细节被岁月一刀刀划伤,血意漫卷,骨肉开合
涌进去,渗进去,全部的暖被层层催眠,包裹着,与世界隔离
拉扯,牵绊,语意山水流转,亲密无碍
严密着,缝合,一点点聚拢,轻而易举,倾国,倾城
眸光乍泄,天涯一线,那片火红火红的玫瑰园


◆◇◆◇


森林的风,起了,聆听,关于细沙,海鸥,还有礁石的歌
白的夜潜行,那晚的窗台,被相思填满,伶仃作响
落至谁人的心尖,荡涤万色。生命之不速之客
浮云,流光,年轻的身影,新世纪的开元,直入天际
光明中,遇见,灼灼,慢慢,慢慢,贴拢,再无缝隙


◆◇◆◇


流水轻喘,梦想主义的构想,开始闪现,一字排开
梅花桩,柳叶刀,甚至坡上青青草,都直叙着,关于春的要义
隐去呢?荒芜,冥顽,还有更大的激情,描摩着,打乱
哪里的来?哪里的去?忘了说,忘了说
不管,不管!是年少呢,肉麻与幼稚,直与赤子之心一起融化


◆◇◆◇



缄口,默言,岁月温文尔雅开着玩笑,迸射着火花,飞天,飞天!
且一世,结善的缘,结善的果,直是黑白两色,亦明媚一生
可是急切?可是惶惑?可是最长的青春期伴着雨滴,长大,长大?
那个弧度,被着墨涂抹,瞬间逻辑一一打破,小心翼翼抗拒,顾不得言说
七里香?千江千水,只笑纳,清晰着,不舍,不舍


◆◇◆◇



超然,超然,即是如此,惊心动魄
由远及近,再远,归去,来兮
所有的,统统,不许,不许。只许未来,未来
又如何?单音节的爱,总是带着忙音,声声乱
谁拿走了它?第一次,第一次,要如何细细作答?


所有的倾城色,被我拉拢,一起一起,向暖,向暖.
---------不疑有它。

虚无境墨岭峰,聆听森林之十年:初遇笺

2017 / 05/ 28 21:3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辞


据说,清白之年,从洪荒至洪荒,远远不止一个,假想之敌。
----------时光密码&轮回辞

◆◇一

雨天的情绪,堆积,堆积。何止是没有些道理。
直如一座空城,虚无之城,破碎虚空,虚朗,夜月。
我复制粘贴,编辑,检索,哪里的百度出了差错?
之后的之后,那么大的雨,铺天盖地,是你的羞恼还是我的坏脾气?

◆◇二

经不起推敲,推敲起来,全是颠倒,潦倒,还有刻意隐住的伤。
我在思索着路径,哪里是一个尽头,哪里是一个开始,而哪里,又可以是一个完完满满的圆。
所有的成全,皆成谶语,我附和着向太阳招手,那里的光,闪闪亮亮,把我灼痛,刺伤。
可是,那些方块字的排列组合呢,就这么耿耿于怀得,溃不成军。

◆◇三

要么就这样锋利着,要么就这样钝痛着,不与时光对峙,不与时光握手言和。
青梅竹马,成了顽疾,切割,剜除,都成了最后的施舍。
是血肉相连的模糊,成了病灶,成了重影,成了刀锋下的尖叫,那是洁白的洁白,燃烧。
收纳到试管,封签,锁存。那个日期,被标注成,永远,如胎记,之劫后余生。

◆◇四

从哪里来的呢?思绪兵荒马乱着,是蓝色海岸,还是墨岭听风?还是西游记之三国?
无法彻听,是幻觉在升腾,那时,我为你点燃,蜡烛成心,一支,又一支。
是呼啸的火星撞了地球,可是,世界由此喑哑一片,只余伶仃。
注释呢,全被瓦解。花花草草,随风飘摇,汪洋横亘着,只对岸,两两相望。

◆◇五

那时的苍白,少年呢?那时的明媚,马尾辫呢?那是横索大桥上的敛眉浅笑,我仅一眼之隔。
眉峰聚着,是手中的鼠标,还有木须肉中,刺眼的木耳,眼泪吞了又掉下,任疼痛于你四下漫延。
是疯狂呢,那时的雪,下了又下,下了又下,下了又下,无以复加,无以言说。
肋骨开始抽离,你倚着房门,听我说,听我说。血,在雪之下,在雪之下,辗压,辗压。

◆◇六

吱吱作响,你去那里,把我收拢,埋藏,一切一切的原罪,都清醒着,喊着疼,不要!
森林的风,又开始哭泣,那时,纳兰呢,去了哪里?他在异时空冷静,目光灼灼,而我们,失去了味觉。
一个字,一个字,复一个字,一条信,又一条信,复一条信,明晃晃的,刺眼呢。
你说,是昙花痛,那时的低音炮,仍在旧漩涡里低徊,还有西城男孩,诉说着玫瑰与爱情。

◆◇七

如是,走失,疯狂与甜蜜,皆成幻影,一切之虚境,雨,一直下。
下成汪洋下成湿淋淋的心成了枯影成了飞不起的风成了腐朽之木成了BGM的背景。
于是,泾渭分明,于是天涯一线,于是,灵魂出走,于是,巨大的洪荒。
天与地相望,失联,不言不语,黑白分明着,一加一不再等于二,一加一成了黑洞。

◆◇八

之后,是时间的挽歌,你说:“惟愿想起你时,你还活着。”
嗯,活着,是最好的证明,是最好的回答,也是最好的,世间最美好的结局。
生与死,对立,活着,就是希望与奇迹。突然,荷马史诗,尽觉难以为情。
何以为继呢?雨水充沛,树木繁盛,禾禾木木,像是大自然一切不为所动的惊喜。

◆◇九

说到九九归一呢,说到最真实的部分,这里的标签是弯弯的一个勾,挑逗至极,以窒息。
说到HERO呢,说到南山之南,旷野的风,森林的风,墨岭的风,还有,白夜之疯。
说到昨天的天使,与往昔的恶魔呢,等量替换呢,还是无价之无价?我宁愿,不求甚解。
只是巨大的一个顽疾,移植,重生,再造,血与肉又开始相连,黑与白,接天!
◆◇十
时光的密码,那一组组画面,开始叠加,累积,叠加,一层层,覆盖,淹没沉默的森林。
闯了红灯呢,都怪你。那是第几个年头的,第几天?我不说,你不说,子不语,谁语?
那些刺呢,刺呢,剜掉么?太疼,拔掉么?生生抽离,这是轮回之境,虚无之境。
虚空之月,白与黑交加,数星星吧,可是大雨如注,下过人生,一片汪洋,那里,一只白色的船,乘风破浪。万水,千山。

十年之物语,墨岭峰虚无境,聆听森林,洞穿人世,一切别离。

2017   0721  09 :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墨白书

光阴,左左右右,江湖,渐行渐远。忽若旧事重提,倏尔悲伤,那时春日迟迟,那时,桑间小径,那时,海岸线漫长,那时,天涯一线暗伤。物质即为念?比如,我渡水,渡江,渡过晴川,遇你。渡过一段风骨,留与少年期。子所恒之,子所不衡。

直如一梦初醒,方有寓意以示象征,非是空想,伴之以行动。在与一个耶稣,撒欢儿,打滚儿。终是不尽意,直下海底,向白垩纪致意。

取一时之执,书写,纯真与清澈,自我批评,与教义,对不起那时年少。那多重的山,多重的水,还有,你踏错的船,抵达不了的岸,全部的阵地,成为十字架,引为青春之绝唱。

原来,爱,原本就是一场自我的修行与教育。所谓的痴念,绵绵;所谓的谎言,刻骨铭心;所谓的蜜语甜言,海誓山盟,成为通贯与铺垫。解释,是最无能的解释,触而即伤。我们,再不提天涯,再不提菩提,再不提那时的墨岭,绣满的彩霞满天。

不提过往,青春最是迷人。再不提年少,那时的光阴,最是动听。我们手执利剑,打马江南。那些诗词的后半阕,黯然神伤。于是拿起来,放下去,拿起来,放下去,终是千般不舍,万般无奈,若即若离。忍顾归路,往事之音,不堪听。惟愿,青的梅,竹的马,风雅,激情,迷人,入骨蚀髓。

记来时,知为谁生?凭谁问,十年回首,禾禾木木,之,多,少?恰,年少,故土遥,久坐长安马,马蹄哒哒,声声乱。放眼,孤城闭,知为谁行,自流潇湘去……

最高的巅,春风萤火辞,清寒冰心回。日央城,因缘灯花集;最涅槃的恋,浮生已过忘川,沉香一引,笑忘书。热情,是青春的发酵,是就中取材的标配,我们不作架空。只固守,一座城,引领文字的乡愁。我们,直任昨天的印迹,一韵到底,与岁月较量,与时光冲锋。那是五彩,那是沙漠,那是绿洲,只作教化,只为,树,一座倾城。

幻想着有一天,或者,诗意成熟了,少年,成熟了,白的夜,亦成熟了。那雨夜的歌儿,成熟了……文字在曾经的古战场,熬墨成白,天下莫不知之。黑与白成为最冷静的架构。无道,无念,亦无空虚。此处千古,不朽,不朽。

往来笺,墨岭峰,之墨白书。
                                 
2017  0721  08:28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耳 于 2017-10-14 08:41 编辑




与林书之跋之外

      我放任地执拗地,数度启用,青春与年少,数度青梅竹马与乡愁。诸如诸如天涯,天涯,还是天涯,森林,森林,还是森林。反反复复地,把这些字眼放在醒目的位置。因为有些情绪,如水墨画一样,墨干便定格封存。依如我们小小的少年期,过了便不再。可我那么私心地爱着它们,舍不得半点身离左右。

       少年,是岁月的浪子吧,揣着不甚丰满的羽翼,雀跃着想飞过千山万水,撞得头破血流伤痕累累,却心甘情愿意投入。青春呢,绝对是羁绊,风筝的线越来越远,越来越高,就那样云端中笑傲。而激情呢,像不像是艺术作的深加工与场景重现?怎么欣赏,都欣赏不够,意犹如未尽。

       所有这些比喻,其实都是很苍白地挽留,非是形势不得已,而是情非得已。真是谜底,如是天人合一,定逃不过一己之意。于是这个夏天,我听清白之年,听朴树王珞丹的清白之年,是那样清清爽爽穿白衬衫的米莱呢,是那年我们一起爱过的米莱。

        仅仅只是一句语焉不详,便直直深深刺入心房。是怎么样的别离,咫尺天涯,才会如此不知所踪,而后音信全无,离愁别绪语焉不详?其实,之中曲折处 ,断没有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吧。这,又是谁戮了谁的心?

       十年,是恣意张扬,是美丽尖锐,是脆弱与钝痛,是高傲着不肯低头俯就,是大力地睁大眼睛,仰头,微笑。是如溺水之中,渐渐消失知觉,无力回望从前,无力周旋与万般周全。回首,天地凄惶,人影已然消逝不见。那时的流光溢彩,被设置成重重阻隔,命运加速度运转,目光不及之处,默念默念。

       那时北方的天,冷得那样迅疾,那时的雪踩在脚下,吱吱吱吱。那时的大衣裹起来满满的委屈与恨意,怀中的温度慢慢冷却。是雪在下,是血在烧,是血在下,是雪在烧。墨岭的风,卷起千堆雪,吹到天涯天涯,大片大片的森林开始消瘦消瘦。以惊人的速度,消褪,消褪。耳中寂静,只余一个人的呼吸声,天地沉寂寂,比风雪,更落寞。

       空城,虚无,夜月懒照。生命,悄无声息,延续。有时光,刻在那个格度,似梦似醒,淋漓尽致。角落的一角,伤着风,拔着节,撞上心口上,忍泪,仰头,微笑。开启,与林书。


                                                       -----------STRAY SHEEP

                    2017  0726  15:17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亘古之中,与时光赛跑,于墨岭聆听森林,于天涯一线寻找雨的印迹,寻找迷途的虚无之境。
          ------请天地予以佐证,尔前之安行,还入,俾我祗也。



                     ◆◇风雨歌&森林记◆◇



◆◇勾动,语意饱满


这个夏天,我不说迷途,迷途太远,太黑,断是寻它不见
只说绿色的马达,还有那抹灵动的蓝,鲜活跳跃,澄澈无边
我排开一组语意,循着雨的印迹,与你一起,走出夏季的迷宫
轻柔与急促,半明与半暗,交叠着前,荡开大片水域,安营扎寨
我们与春天比邻而居,描绘故时的山川与峰峦,细述故乡的溪水与炊烟


◆◇分辨,难叙难说


于是一切的云情雨意,在你眉间延展,那是无须辨别的情绪,妙雨生花
而那时的乡愁,只限于最不忍的别离,局囿其中,却无以自拔
再见,亦是恰好,恰彼时青春年少,恰此时烟波万顷,风华双骄
时光轻唱歌谣,水洇染就霞光,夏至以后,夏至以后,我以白描书写那些年的桥
仍是所能想到的一切的远方,一切的离别悄悄,你踏错的那只船,依旧水上漂


◆◇扉页,心之狼藉


隐于浮华背后,甘愿做一枝小小的树苗,没有燃烧,没有坡上青青草
只有天上的白云,它在空中嬉戏!祈祷,祈祷,可是当归,白芷,还是芍药?
夜幕开始铺张,星子越过梦境,向我闪耀,惊愕与委屈在那时无处可逃
努力翻到书的扉页,又需要多少力气,把多年前的跑道,全部草根除掉,草根除掉
记忆一再拉长,远近遥迢,灯火明明灭灭,时光不老,而谁在远处遥望


◆◇递进,剥茧抽丝


必须用文字,把那些沟壑赶尽杀绝,雨一直下,一直下,越来越滂沱
一个个方块字从天而将,劈开万千水意,幻化成坐标,与时光对峙
这是未尽的因,修成的未尽的果,流着倒的影 ,不忍回首,不忍回首
是书最后一页的厮杀,那是古战场留守的魂灵,忽然石破天惊,忽然惊心动魄
撒旦转眼羽扇纶巾,挥斥方遒,森林成了禁地,万钥之秘失了踪所


◆◇翻转,放任情节


你看,你看,谁在丛中笑!白的云朵升起,思绪打着滑儿,向蓝天冲刺
远古的造访有没有道理?有没有根据?线性方程式在这里,失去了原有的定义
一节节,越过去,越过去,焚着香,直入,空虚,直入,虚无,之境
心,在沐浴中打捞,月亮开始下沉,下沉,直入深深的海藻
消灭自己吧!对着风,对着雨,开始嘶吼,而天不应,地亦不应,森林亦不应


◆◇回首,十面埋伏


风雪,在讪笑,笑我的沧桑未老,笑我的痴狂癲倒,笑我的语之未竟,飘飘渺渺
无边的黑,开始错指年轮,河流与秋,分离,山川与秋,分离,风雨,分离
甚至水洼里,一条小小的鱼儿,亦游弋而去,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可我们端的骄傲!
让呼啸捂住眼睛吧,让沸腾滚烫肋骨吧,让果敢切割悲喜吧!统统丢掉,统统丢掉!
风在渡口,埋下万千刀锋与剑鞘,呼吸一节节散去,任流光飞逝,恣意与东西


◆◇惊变,初现端倪


远方,复归沉寂,复归陌生,谁人的倾诉里,锁了小乔,锁了玫瑰,蓝花草
撕裂着,睁眼,闭眼,是不忍与往事告别,是不忍,把第四象限的晦涩全部刨除掉
没有指向,是深深的煎熬,没有明确,没有指向,是生死两茫茫的哀痛
这是愈来愈无音信的森林虚朗,这是破碎虚空的肝胆相照,囚禁吧,囚禁吧
甘愿沉沦着,展开阵阵杀戮,血的肉模糊,远离那个黑色禁地,崩溃出逃


◆◇割裂,万水千山


疼,又莫名从天而将,一波一波,一个轮回,一个轮回,其妙,其妙
宇宙洪荒,海岸线漫长,时光优雅着,书写曼妙,不去挖掘其中的要义
了无悲喜,是深深的绝望和地动山摇,要走过千山万水,茫茫人群,才能与你天荒地老
整个九月,那么长,那么长,一年一年,一年一年,吞没过往
我不愿提起,那些憾事,不愿提起,LAGN  LANG AGO 之后,冻住的笑容与寒流来袭


◆◇回放,盘根错节


转而天涯去,北半球的冬天,是哪里的春天回了故里,是哪里的燕儿归巢
不必去设想任何假想之敌,不必去假设,任何与青春无悬念的日子
那些暗涌,那些挣扎,那些不为人知的感动与心悸,那些黑暗中,熟悉的呼吸
问候与寒喧,还有龟兔赛跑,隔了多少,多少,那些伪装,风,听不听得到
还是要离去,还是要奔跑,还是要打滚撒娇与胡闹,还是要,还是要


◆◇反复 ,祭奠青春


淡淡,深深,浅浅,闲闲,散散,画风陡转,原来是搭向过往的桥,未来的桥
风的方向,又开始了胡闹,又开始了类似玩笑,又开始了,新一轮迸发与出逃
这样爱恨翻覆,这样天崩地裂,这样,不管不顾,这样,锥心刺骨,在劫难逃
时空,悬在那里,凝固,凝固,浓烈与疏狂,静止与惊涛骇浪,复于安静,悲伤
清明如斯,冷冷暖暖,复一日 ,复一日 ,活着,已经是最好的方式与结局


◆◇轮番, 殊途同归


许是情节开始被打乱,交错着,纠葛着,杂揉在一起,哭着,笑着
马蹄声乱,镜头剧烈抖动,历史开始洪流,漩涡急速流转,近了,近了,这是末日的禁咒
呼啸着凛冽,此起彼伏,这里是归途,这是流浪的倦风只为一个目标,投林,投林
跨越一切阻隔,三D四维,轮番冲锋陷阵,二次元里,开出妖冶的艳
这个世界,开始心照而不宣,这个世界,开始清风与朗月,平复一切,心怀坦荡


◆◇虚度,光阴出逃


一个人的地方,永远只是异乡,我们心如明镜,我们酝酿着更大的一个再生
分分秒秒退后,退后,时空的盘规则着心跳,一个一个的数字,轮流走过
多少个年头,才是个头,数着星星,数着月亮,一年一枚,一年一枚
当奇数已然变成了两位数的偶数,时空隧道都忍不住发出了牢骚
虚境之虚度啊,扎心的疼痛,与海天一线的寂寥,一朵虚妄的花儿茁生


◆◇咏叹,风雨归人


我要用怎样的心情,望向北半球的星空,我要用怎样的方式,打开封闭的闸门
轰涌而至,掠过那么多季节,隐去那么多细节,浸埋那么些无趣的人与事
彼岸箫声起,我不是路人,我是归人,是风雨夜归人,是天涯森林的终结者
我怀念着确认着,半点敷衍都不要,我只要完整,只要全部的霸道!
于是奏起,长长的咏叹调,盘旋迂回,隔离无数的旁枝末节与羁绊


◆◇续曲,乍然重逢


于此之前,所有的沧海桑田,又在一起开始铺陈,是冰点与沸点的穿越
是乍然重逢之后的暖,是相望于江湖的惆怅,是归属后的苍白脆弱
是断层之壁上长出来的骨骼分明,是两极之遇的拥吻与哭泣,是长吻的爆裂与沉落
是兵荒马乱溃不成军之后的,重整,而一切,终将各奔前程,各就其位
于是支离破碎后,粘连,于是流光飞舞,于是漫山遍野的花,只以鲜血染就


◆◇再见,亦是神伤


就这样一点点把血肉剥离,就这样把自己逼进所有血肉模糊的真相
那是尘世拥挤的尘埃,那是断壁残垣里的放浪形骸,伤口撕了又裂,裂了又撕
彼此互为折磨,那时白的夜太黑,那时,风的夜太冷,那时的伤害层层加级
终于,偃旗息鼓,终于同归于尽,大片大片的荒芜成了延续,成了走不过去的必须
钝的痛如影随形,像毒药在蚕食吞噬,巨大的黑洞张开血盆大口


◆◇还原,爱之禁忌


连绵不绝的恨,终于确认,那时的无知无助及无力,再没有悲伤可以以爱为名
再没有伤害以刀锋示人,那时的纪念成了空白,成了无边的黑暗,陷进流光
所能有的部分,成了各自所持的罪证,相互指证着,岁月的无良
毫无征兆,却被噩梦痛下杀手,那些被还原的场景与片段,像是被下的一剂猛药
不能再多,再不能多,泪水奔流四溢,痛楚难遏,无边无际的黑暗,淹没,淹没


◆◇突变,笙箫别离


我们成了鲛人,成了彼此十字架上的仇人,世界荒凉,巨大的哀痛来袭
当必不可少成了不可或缺,当不可或缺成了可有可无,当唯一成了胸口的利箭
风云突变,大厦倾塌,花红柳绿成了满目疮痍,林海雪原,成了林海血源
世界将以什么来接纳我们?坚持着爬起来,不再跌倒,眼中的泪闪过坚韧
头重脚轻,我们无法负重那么深的开始与相爱,我们无法承受那么轻的别离与再见


◆◇失联,世界末日


是忙音亦是盲音,漆黑的夜,永远失去了光亮,开始数起了雨滴,一滴,两滴,三滴
数过千千万万,亿亿万万,唯独没有属于我的那一滴,那一滴,从此失联
满世界的分贝,都是我的呼喊,满世界的雨,都是泣出的血,触目惊心
树木开始干枯,骨节脆弱到不堪一击,并发症愈演愈烈,满天的星子亦被划伤
风,满世界呼嚎,那时的雨,下在了哪里?我在哪里也不是的哪里,呼唤着雨


◆◇天涯,隐于异乡


异乡人,异乡人,我成了你的异乡人,如果可以,我不愿意再提及
如此这般地提了又提,长出的骨骼又血肉模糊,把我从你的身上,生生剜了去
从此,天涯,不复。时光,又开始回旋,镜头转了又转,我闭上双眼,倾听呼吸
胸口又开始灼痛,旧的疾又开始肆意,左心房的位置,有一个缺口,无法缝补
就这样残缺着,与时光较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花落花开,冬去春来


◆◇流放,南极北极


排山倒海,字字诛心,疼痛无以复加奔流不止,蔓延全身,左冲右突
你设置的层峦叠嶂,你设置的荆棘密布,潮来潮往,潮来潮往,络绎不绝
我开始,重视,静默的要义,又回复于沉寂,慢慢失语,慢慢语言障碍
流离失所,我被丘比特流放,四处辗转,稍作停留,寻往下一站,下一站
风,雨,失散多年,整个世界即是荒芜,巨大的荒芜,世界,时光,疏离


◆◇中语,前尘往事


跳过吧,跳过吧,这些蛛丝马迹,不想再一一触及,不想再连心挑起
尖的刺长在血肉里,融为一体,牵扯着,撕扯着,一动,而触各种隐疾
各种前世,前事,又怎能如此袖手旁观去,跳脱事件之外,冷眼着,心却成汪洋
碎了一地,碎了一地,再也连不到一起,就这样混和吧,重塑吧,重生吧
骨骼刺痛着,偏偏忘了施刀人,最悲惨的遭遇,莫过于此,莫过于此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往来笺&柏禾辞◆◇




◆◇蝉蜕,背水一战


这双惯拿手术刀的手,已然弹不起吉它,弹不起钢琴,涂不出万千白沙与森林
一句轻描淡写,一句语焉不详,道不尽身越重洋,最是心痒难搔
是脱胎换骨,还是还魂再生?还是兵临城下之后,临渊背水一战?
只是今夕何夕,过了忘川,便是零丁岛,便是孤城闭,便是天涯去
是谁说,日日夜夜,疼痛已断流?是谁说,那些安宁,已经生生拦腰斩?


◆◇空旷,独自遣返


多么空旷啊,山谷没有回音,多么辽远啊,天涯无边无沿,无边无沿
废墟,冰凉,老天不肯,时光不肯,哪怕粉身碎骨,一头猛扎下去
仿佛泅渡无期,仿佛暗无天日,仿佛没有白天,只是黑夜,在画着奇形怪状的线性物
符号开始叠加叠加,独自作着承诺,与往日诀别,情何以堪?无计相回避
就这样,千山万水,独自遣返,阳光,被太平洋的水,狠狠洗刷过,泪流满面


◆◇离散,灰飞烟灭


终究会离散吧, 想着杂草丛生,想着局外之物,想着背景与旁观
那些刺又生生长出来,扎进风雨心,像是毒瘾发作,恶性循环着
艰于呼吸,艰于视听,我转山转水,转不过心中的那个魔字
无处着力,走不出深渊,还有沼泽,走不过漫漫黄沙,眼睛终年,起着雾气
黑暗的隧道,密闭着,或者,不染尘世,任何悲喜,魂灵,灰飞烟灭


◆◇离歌,粉身碎骨


这样描述着,城堡顷刻被摧毁,下坠的光阴,渡不过漫漫,漫漫长夜
是谁,不被谁救赎,是谁,在云之巅,被走露了风声?又是谁,纵身一跃,粉身碎骨
是谁,是谁,把过去唱成离歌,是谁,是谁,肆意地毁灭,毁灭,直至毁灭
这直直白白的句子,没有半点色彩的沾染,抒着胸臆,原始本能地反击
爱啊,恨啊,生啊,死啊!心肺被死死钉在十字架,鲜血淋淋,不能呼吸


◆◇旁白 ,戛然而止


天崩地裂,天各一方,我们终于,在最后一夜,把路走完, 是不是再也回不去
岁月流沙,刀尖上,谁的笑靥如花,这是一场盛大的虚无,通史,成了断代史
禾木远之又远,天涯又之天涯,异世界的错觉,尖锐,碎响,下成流星雨
江湖,是别人的江湖了吧,风雨呢,是不是也成了别人的风雨呢,迷途,烟波浩渺
不复,不复,身体仿佛被突然打断的旁白,戛然而止,无声无息


◆◇空白,冰天雪地


是终曲么,终曲么?为何乐章偏离了五线谱?最初的最初,那里月朗风清,灯火辉煌
最初的最初,鱼儿离不开水,最初的最初,禾木离不开雨露
后来的后来,是天空大雨如注,树木灰败枯萎,最后的最后,大片大片的空白
无以描述,那些情绪潜伏,无以描述,时间,怎么一秒一秒溜走, 再寻不住
那个冰天雪地,我们流放彼此,万千的利箭穿心,眼里,失了温度,我们哭了又哭


◆◇绝望 ,恼羞成怒


圈之内,是被辗碎的寂寞无助,不知所措,圈之外,是人间烟火色的劫掠
是谁被岁月打动,甘心做起了水草,无休无止,缠缠绵绵,夜夜夜夜
是谁,被往事消磨,向着太阳追赶,追赶,再寻不见旧时来路
那些暗伤旧疾,被活生生逼到身体里的冰山一角,隐秘到恼羞成怒
大口大口,吞咽绝望,吞咽过往,隔着万千山,万千水,隔着人潮涌动


◆◇肋骨,连绵不断


你是我的禁药,轻易不敢亲近碰触,是剔去的肋骨,被烈火淬了又淬
心尖上,走着刀锋,动一动,就血流如注,火烧着江山,滔天的恨,开始走失
空气的因子,散着血腥,夜雨惊弦,从此比翼断,马蹄声急,声声乱
南山,南山,太阳之南,那些谶语过境,那些蛊咒解了禁忌,自生,自灭
疯言,疯语,没完,没了,噩梦,呓语,关山万里,漫漫黄沙,连绵不断


◆◇沉默,迷津难渡


暴风,骤雨,初歇,只笑,不怨,不恼,不争,不吵,不闹
沉默,是最好的念白,走走复停停,走走复停停,没心没肺
惟心上字几许痴,牵引着倔强,呼吸,从此,被烧的江山,被泼的水墨,无处栖身
无语,无味,迷津难渡,谁是谁的风雨夜归人,谁是谁的一念穿心肝肠断
饮尽记忆之水,没有责全,没有求备,只于 红尘最深处,莞尔,莞尔


◆◇裂帛,四海八荒


这一世,一笔一划,一字一句,字字戳心,这一世,一花一草,一禾一木,天涯天涯
时间猝不及防,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又开始失控,沉沦,溺之又溺
心魔已除,于是开山劈路,斩山斩水,于是柳暗花明,于是,陈仓不必暗渡
这万千情绪起舞,这曲子回旋漫游,又是谁的孤单招摇过市,谁的痴念烈焰焚心
不过朝露,不过尘土,不过恒河,一沙一木,不过四海八荒 ,裂帛之痛


◆◇睫毛,站立雨滴


文字哑了,杳然无踪,风开始静止,雨骤然停歇,天与地在黄昏时接吻
手上的暗线,被连根拔除,通往银河的桥,断了,音信全无
从深渊坠入深渊,从海底潜入海底,仇恨已经够了吧,那些愤怒的枪声
画着星辰,画着日出,画着云朵,画着窗外,轻拂的,那是风的线条
睫毛上,站立着雨滴,站成远古雕塑,待我取回火种,一起焚烧,一起焚烧


◆◇奔腾,黑暗肆虐


白夜越来越长,睡眠越来越短,千军万马,天地间呼啸,冲锋,奔腾
告别被捆绑,相思被入酒,多像是一个神话故事,里面有魔有鬼有神有仙
神却睡着了,他看不到一切,只兀自睡着,他看不到,看不到黑暗肆虐
逃脱,或者承受已够,或者,折磨远走,或者,成长悄无声息,径自来临
洛河边的故事,好生荒诞,动荡着从月光中走出,迤逦前行,遍寻不见


◆◇经年,了无生死


经年的经年,激烈而真实,像候鸟迁徙,像东奔的河流, 一去不复返
时光穿梭,我写不尽童话,写不尽鸽哨的故乡,写不尽心中圣洁的雨歌
只想,无生离,无死别,无恨,无恨,无恼,无恼,合欢团圆,百年好合
清风,把时光拉长,唱着童年的歌谣,有萤火虫,有流星,还有蝴蝶在尖叫
水流,光线,齐齐醒来,睡眼惺忪,它们笑了,笑了,我在听,它们的对话


◆◇夜雨,深植体内


夜雨,可以寄北,我只望向南方,有梦里的笑脸,在沉睡,一直一直
这一程,又一程,有旋律反复扎在心中,在体内,没日没夜,不眠不休
泪意隐隐,远眺,想起天涯孤殇,想起你与我送行,挫骨扬灰
镜头又在头顶摇曳,还是拖来拖去,可我只想你眉眼流转间,山水般写意
前生,今世啊,这两副肝肠,哭哭又笑笑,吵吵又闹闹,如何安神定惊


◆◇歌声,下落不明


不想再编年记事,不想再书写斑驳,只想日子与回忆俱毁,那也甘愿
无须挣扎,不舍,只想狠狠地忘记,忘记曾经的那些,就随同岁月一起羽化吧
疼痛渐满,我望不到远方,风信子一直飞来飞去,目光所及处的,南方,南方
来历不明的水,淹没了旧时来路,下落不明的风,记忆一直后退,后退
而我想起那时的雨,还有墨岭,还有森林,还有,被风,弄丢的,歌声


◆◇无猜,漫卷心事


又开始缝补,又开始展开重叠,灵与肉,痛苦与尖锐,在何处,在何处
不能提起,愈裹愈紧,不能放下,全被输入及瓦解,如何是山水不转,记录无能
曾经抵死缠绵,曾经与月把酒言欢,曾经昼夜不分,曾经,山水相处,了无痕
缓缓,从前日子慢,骑大马,去长安,洛阳看牡丹,笑意温存,漫卷心事两无猜
漂游,在别处,所有的记忆封住路口,无处截堵,某些情绪却呼之欲出


◆◇天涯,华胥一引


你在我不在的天涯,画山画水,画草画花,画飞鸟,画游鱼,独不画我
你说,一片伤心画不成,我说你看,文字是不是这样飞着,舞着,才最好看
原来,这只是华胥一引,我在自己编织的梦里,想象着旧时的山河
我在过去的轨道里,醉生梦死,那里没有了高头大马,只有瘦瘦的骆驼,去了天涯
再没有理由,选择缺席或者到场,再没理由,倾诉过往,只能淡出那些画面,揣度人生


◆◇白前,一眼万年


五湖四海, 全是风行过的轨迹,终于百转千回,终于寻寻觅觅,抵达,抵达
静寂的,迟疑的,犹豫的,吝啬的,交织, 那样执拗地不肯交付,交付
阴影在赤道迟迟不肯离去,骄傲对抗着顽强,丢失太久,太久,久过三生三世
想念纪念以及怀念,谁是谁的没药,谁是谁的解药,谁是谁的徐长卿,谁是谁的续断
白前,白夜之前,独活,雨夜惊魂,决明子,眼风流转,一眼万年,一眼万年


◆◇深眠,十里桃花


使君子,与你说,说脾性,说霸道, 说深眠,说遗忘,说重逢,还有小小的羞赧
漫画里,长大的脸,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吻醒小小的雨滴,果敢,果敢
阳光下安身,岁月的影子被打捞出来,绣着,万里河,十里桃花
我画寰宇四分五裂,你画五颜六色,七描八抹,气吞山河,波澜壮阔
我说九九归一,惟愿,鸟语花香,你说千万人中惟一人,同此心,不离分


◆◇封印,寸草不生


再不要记起,那些寸草不生,如果隔着远远的未来,就让它封印吧
你回来时,光阴早已眠于绵软温润之上,乐享,落日,与黄昏
在安静的梦里,荡着秋千,温煦的暖,洋溢,再无争吵,再无离分,
你领养的花瓣,慢慢铺展,遮天蔽日,漫山遍野,专注画着我们的山水
云在山高外,月在明之内,最是芳华,不掩刹那,刹那


◆◇番外,清风朗月


书别怨,定风波,长河落日圆,天高海阔,我是你身上流动的河
说给喜悦吧,开出来的花儿,丝绸里包裹,乖乖到明净淡雅
雨色,连着黄昏,耳鬓厮磨,读书品茶,低拨琴弦,安静,不说话, 不说话
且伴与春水东流,且伴与江水瑟瑟,且伴与清风朗月,且伴与窗外马蹄哒哒
彼时,烟波无休且休去,彼时天涯皆天涯,番外之番外,题外话,无可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4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因缘集,当归引◆◇



◆◇回归,一个小小


说话之前,有多少来时路,端坐于光阴,有泪有笑,有冷有暖
枝枝桠桠,前世里横生,剪了又长,剪了又长,以何面目示人
这些,统统排除掉,只要一个小小的因果,取名禾禾,天涯追随
凝神吧,专注吧,只一个方向狂奔吧,那是通往未来的圣地,那是永恒的归宿地
旧句子里面的情绪,不要一提再提,尘封吧,尘封吧,为了更好的开始


◆◇信仰,横冲直撞


光阴的曲子,在旧时光里回放,旧时光的曲子,在光阴里,横冲直撞
我所能想到的最好方式,裸露着伤口,向你撒娇,笑着问你:可是,别来无恙?
轻轻浅浅,我们的路,很长,很长,绵延不断,跨越,大河,大江,五湖四海
句子里的战争,有坚固,有力量,还有极端的信仰,那是冲破生死防线的眷恋
悲欢与情动,撕心裂肺与疼痛,打个包,邮递给从前的彼此吧,怎肯淹留


◆◇白夜,不复寂寥


重整旧时山河, 植树造林,把滩涂变成绿的海洋,花花草草,树树木木
这样写着,夏日的海风吹过来,吹过来,吹过来,再没有怅惘,再没有寂寥
嗯?久违了,你还好吗?好。你呢,你说呢?我们,遥想呼应的眼睛
四十五度角,扬起,阴霾全无,空气清新得不要不要
世界在黑夜,开始明亮,世界在黑夜,开始舒展曼妙,可有多娇俏!


◆◇青山,眉眼如初


此时故园雨,风连连,雨连连,似是故人声
如是鲜花堆积,言语堆积,可有笙箫音渐远,岁月薄凉
灯下的影,诉说着深深的别离,灵魂的深处,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自己
或者,你道不尽一个真相,你看,转弯的路口,阳光正好
又千万座孤城,青山外,青山外,云天如一,眉眼如初


◆◇相思,山河依旧


有梦之上,山河依旧,有故倾城,堪称绝妙,过眼皆空
我有最好的临江仙,我有最好的点绛唇,我有上好的妙罗丹
你要也不要?如此江山,无憾事,如此琵琶弦上,醉相思
君莫问,终古何处是天涯,小桥流水,铁蹄急驰笔生花
通天下,思无涯,魂牵梦绕,何处人家,何处人家


◆◇初遇,岭上天涯


犹记初遇见,犹记深闺谈,犹记旧故里,草木深
犹记江湖策马始扬鞭,联袂翩翩,一曲笑傲,刀锋不老
三国演义,红楼梦,蓝色海岸,墨岭峰,可见故人还
相思入骨,不肯弹,痴心最无常,谁是小团圆?
花正好,如是光景如是春一半,便也是寻常,道安然


◆◇当归,不舍昼夜


如此,历经世事,旧时相识,帘卷西风去
如此,多年,共伴梨花雨,晨钟暮鼓,小情趣
当归引,当花锦光年,当衣上云烟,画天堑,变通途
数别后,青梅入骨,慕白头,数别后,烟柳横斜,人比黄花瘦
那时,海风休休,那时,浪花翻滚,那时,不舍昼夜,笑忘书


◆◇夜雨,疾风劲马


夜雨后,话千里,共袭千金裘,夜雨后,隐隐迤逦
独立,渡口,任性书写,风雨欲来,吹笛到天明
虚度光阴吧,用山水去挽留,用笔墨去挽留,用策马的鞭去挽留
谁是谁久违的归人,谁是谁,帐前的黄昏
谁是谁草原的勇士,谁是谁,夜半的红袖添香人


◆◇原本,活色生香


原是倾城曲,原是临水照花人,原是共剪西窗烛,原是执手梦里人
夜夜森林语,夜夜禾木吟,夜夜弦弦惊夜雨
狂奔,呼啸,冲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万堆
读沧海,颂大江,居长安,静水蕴深流
万里江山渺,浮云天上飘,旧时院,渐声悄


◆◇十年,满城烟花


墨岭听风,又十年,画骨,画皮,又画心
继续执著于文字吧,它是最慷慨的比喻,授之以渔
满城烟花燃故里,此时轩窗白,半月悬于墨上香
恰那时,春风得意马蹄急,说与千杯酒,旧时雨
与大江去,与沧海还,与夕阳千里,道旧时欢


◆◇忘川,地老天荒


且留浮生醉光影,且伴眉儿笑, 且伴桃花酿,且伴云雨几万重
采莲曲,绣花衣,万紫千红独一枝,皆钟意,给予,给予
夜阑秉烛游,绝倒,绝倒,前时,断肠字,让它随风飘
此时半梦,半醒,半逍遥,等闲静,拾得旧人心,地老天荒
等闲,舍了忘川,一念,风渐,雨充沛,一念,禾禾,盛世安在


◆◇还香,人比花娇


旧老小巷,咿咿呀呀,那是少时陈旧之美,那是年少风流倜傥
念几分痴,许几分泪,手边纸墨染,甘愿作谁的归人
三千繁华,褪尽,不说岁月凉,不说别后天多荒,只说去它沧桑老
天地人,倚栏卧坐听雨声,慢时光,岭上青青草,丰饶,丰饶
白衣如雪,还香,还香,终是越重洋,踏夜歌,而来,人比花娇


◆◇穿越,人山人海


阳光逃逸,那么多年,语渐不闻声渐悄,从彼时,至此刻,抵达
那些搁浅的心事,换了一个又一个名字,或妖娆,或静谧,始终逃不过,一个你
起初是谁,仍是谁,一生走不出,那命定的痴缠,跌宕起伏,穿过人山人海
植入身体,不眠不休,彻夜吟唱,风声,雨声,桃花声
我不要走失,不要离散,只要一个天地圆,十年一品,温如言


◆◇多少,山水遥迢


尽一切人事,尽一切天意,尽一切风华正茂,一寸一寸
想必那些激烈而刺骨,想必那些端庄而羞怒,想必那些誓言已倾城
又何处暗香不老,又何处芳华直与天比俏,恰意气风发,笑傲
我不忍舍弃,那些山水遥迢,还更是,之多少,知多少
顺水推舟,急流勇上,总是又重逢,又重逢,守百岁无忧


◆◇不负,天高海阔


往事,绝尘而去,不闻,不问,此大彻大悟,此上上之策
宿命,卡在咽喉,上不得,下不得,只静默打坐
忘记天有多高,海有多阔,忘记天涯何处,几多风波
越十年,越十年, 一生无尽藏,皆是风光好,无际,无沿
赐予赏花人,人与花皆好,读书易春秋,天意,不负,不负


◆◇合欢,几多轮回


是谁,是心中流动的河,是谁,是心中唱不完的歌
是谁,眼中画满十万里江山,绵延,是谁,把酒与笙歌,夜夜
诚是春光好,羡煞人,十里桃花,十里林,十里森林比海深
与你说,与你说,平安祥和,天圆地阔,与你说,与你说
几多轮回,合欢树下,红绸牵引,倾泻如水


◆◇泼墨,月上山河


和斜风细雨,共烟波万顷,携扁舟一叶,闲掠,闲掠
二十四桥明月夜,笑与磊落与洁净,笑与清澈与透明
我们执著水意,跳过,跳过一些情节,直念,丝丝缕缕,镇心安神
同起,同落,同下坠,同腾挪,把亘古不变的方式打破
只肆意挥霍,只肆意临水,泼墨,只蠢蠢欲动,月上山河


◆◇天地,照胆照心


一生之贪恋,盛世雨歌,一世之贪恋,厮磨痴缠
有两三之梦境,还原欢乐,有四五只蝴蝶,领走体内风雪
一页又一页,简笔画涂抹,六七个线条,句句殷,声声切
入桃花源,看碧水波,如万事万物,照胆照心,照出镜中一个你,镜中一个我
如洛水清,如洛水合,于此处琴台,声满,天,与,地


◆◇森林,不唱离歌


此时此刻,双手合什,任红尘是谁的游戏,任俗世又是谁人在叹息
终是应该把所有的旧疾藏匿,我们笑拥书城做梦,轻装上阵赶路
若许卿卿,只许卿卿,就把所有离合写尽,再不唱离歌
借问桃花三两枝,终须记得,必须记得,那年的秋天,你送我的红果果
你说,那年的大雪,还有那条,未开垦的河


◆◇不倦,扬鞭驰骋


岁月漫长,到底是谁,哭红了谁的眼睛,指尖的字,减减删删
几多芳华暗度,几多弦断无人听,而今,趁花时,展娉婷
杨柳戏东风,无关彼,无关风,如此,如此,可是南无,南无
反反复复那首歌,风不止,风不止,雨不歇,雨不歇,永夜,永夜
就这么红尘中跳不出去吧,就这样扬鞭驰骋吧,飞鸟,不倦,不倦


◆◇风雨,弥于身亲


亦不辩,亦不论真假,还而真心,亦相谑,亦相就,亦知足
惟是惟亲,惟是惟爱,天道悠悠,惟此高明空阔,难得糊涂
叙称心如意,叙皆大欢喜,叙生命之理,魅惑之力
叙惟亲惟敬,才是真理,似是格物,何以把持?子兮子兮,良人何!
果然,果然,顶天立地,果然果然,风声雨声,弥于,身亲!


◆◇◆◇◆◇



那样的开篇词,终究还是印上了你我的标签,入集,收拢,
我们形而上,我们坚强固执,以介景福,永锡尔极,时万时亿。

风风雨雨,越十年


2017  07 30 21: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9-26 09:03 , Processed in 0.26244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