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林耳

[心情] 浮生杂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司音举,莫读相思。聊忆,聊忆。

旷古空音,如此盛大的希冀。
彼岸流年处著笔,问有几分痴,待花开十二月,共把酒东篱,单行线,却背道而驰
惟斯,惟斯,向阳处,春风疏离,相思未拟,恁是无缘聚,光阴瓦解,人来否,情散天涯。


争得双飞比翼,心底花开为谁痴?
辗转遥望刻骨忆,道是此中无常,莫误了花期,丛间影稀,赏心事,有朝一日,并辔而骑。
盛举,盛举,终是水来,东流去,天水一色,芳菲寂,莫问相思空几许,莫问缠绵,与东西。


何所似,情深难比拟。
山水相逢,迢迢明月寄,日念君兮君不知,这满腹柔情相忆,越是夜归人,攒眉千度问询。
顾昔,顾兮,漫卷诗书意,浮客问道息。山水画泼墨大写意,撰写一笔梅花辞。


纵是护花人,低头奈何息。
四月艳阳天,十一月风寂寂,海棠春睡,情香迷迭兮,全世界通途,共携手白首相度。
怜取,怜取,八千里云月,苍山洱海掌心痣,九州天际,花期归期终有期,不负相思忆。

花果本一体,人若怜花天有知。
趁芳菲不虚度,趁暖韶华灼心,管弦丝弦长短忆,弹弹拨拨心悸悸,恰空一曲光阴淌。
遥叹,遥叹,风华绝代,临水照花人,风信子附之一句:云淡也,风流,林去,草木默。


寒来暑往,越青春年少。
上划线斜倚,七里香,东风破,千丝万缕,经经纬纬,千古情牵交迭,星子起,月落。
偶入,偶入,清恬颜色,童话中阡陌纵横,笔耕春秋,纵山河,漫随心事,两无端。


梦里归程情稀,减字清弦引。
流流转转,折折曲曲,平道起荒芜,漫漫黄沙堆积,盼一场大雨,穿过全世界整个雨季。
酝酿,酝酿,印象派抽象派全部出席,上古时,中世纪,统统装裱悬挂,封印白垩纪。


殷切切怎禁得, 一领花事绾。
风浸染,花去天地茫,采桑子相见欢,虞美人海棠春,折丹桂玉团儿,天仙子,秋蕊香。
奈何,奈何,若非身临其境,哪知圆满周全,那年,那天,霓裳舞,一路繁花,羞惹看。


宫商角徵羽,花藐人悄两不知。
秋笼芳心事,一任缱绻梳理,唤君归和相思词,天涯殊途,情流离,细捻,轻烟薄雾桩件件。
君安,君安,敢问一声,可有向远辞,归心意?恰此间年少,此间少年,九九终归一?



不叙流年,不续流年,只当下,双手合什,抱,君,安。


心喜一篱月色春秋十二词,音乐缈缈间,情溢指端,敲然,悄然,慢拢,心田。

2016 -09 -25 1138




附链接:一篱月色原玉:   【春秋十二词】情如花开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且以瞻彼,则休。

子不语,时逾,关于多年前,秋天的一场走失。


◆◇◆◇


日子两端,在谜底扑灭之前,遗失
冲撞的黑白,晃动着,把诗歌,拉长,再拉长
如攻击,甚或不设防,一个顺势,苍白奔逃
声声唤,沧海,江湖,彼岸的船
素白剪影,东风下素衣少年,斜拨着光阴


◆◇◆◇


滴落的秋意,伴着眉间远山,轻轻浅浅,走进夜里
占卜远古,桃花的消息,两两对峙,风,云,起
烛泪剥落一声声,阿尔忒斯,如是如闻
亦是秋水未名,握一把苍凉,背负一场修行
拦截一段呼吸,引以青春佐证


◆◇◆◇


辨来,暮暮朝朝,一弹流年,半绾折子戏
十一月的枣红马,放养,生息,端是无言,可知其意?
何以分明,何以清明,何以神明皆往,是精之归元,情衷
素时的光阴,如不速之客,裹挟着严密,温暖,心甘情愿走失
争即何来,干净无尘,突如其来的小小忧伤与骚动的灵魂


◆◇◆◇


清冷着窒息,光阴在慢慢失控,劫掳,劫掳
梦想仿若淡了下去,远了许多,经由小心翼翼地痛
转眼是语无伦次的著笔,向着远方,向着远方,大片大片的荒芜
着实,音乐流光,一念绝尘
反反复复,转而芳菲暗渡,相似处,一应俱全


◆◇◆◇


半是翠绿,半是明黄,半是远韶华灼人,光阴的一角,哗然
极静的近,纳以万般周全,果是浮光浅,醉人
须作遥念,不曾发生,希冀与欢喜被瞬间转载,岂仅仅只是刻意?
凉沁沁,何是相干,何以比拟?何以两端,分明,分明?
极目,天涯,天涯,漫漫,丝丝,缭绕,全世界,失眠


◆◇◆◇


逢着光阴,冲刺,彼端之彼,山水浓墨,明明艳艳!
清晰着,喊疼,急掠,急掠,时光,抽离,飞旋
波光潋滟,一步未远,凉薄的嘴角,微笑,扯痛远古的神经
古老的巷子,隐隐悠悠,轻轻缓缓,它,在跳动
与整个世界隔离,那么轻松,天真与绝处,耳鬓厮磨!


◆◇◆◇


终是单行的轨道,朝阳,残月,未竟
与时光,慢慢靠近,对接,一起,穿过黑夜,温暖,分明被灼伤
像是时光的韧带,专心致志,乖乖巧巧,青梅竹马,称心如意
山明水净,黑白着分明,究竟。益发着恣意,随意起兴
远是远山远,二分之一死生契阔,撩煞人,天长,地久,侧耳,倾听!

一执念,岁月白头,时光未老,许你,癔症茁生,向阳桃花共三分!

2016  09 28  09:4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谈书




熬墨成白清谈引,一纸笑忘书,偏是微斯人,时光磁场入虚无
      --------- 岁月不老,念念生,何是不归程

【Young, We loved each other and were ignorant】


◆◇时光罗盘◇◆


刺痛一场偶遇,宛如无疾而终
时光静下来,枝头的影子
嫩绿,像是时光的渐近线,逼近,逼近
寂寞着生, 编写素颜诗
老得如此漂亮,迎着第一缕光,私奔


◆◇◆◇


停伫,与时光对峙,夜以继日
闻觉如一,山水不夜行,须是光明
共秋色尽染,隐隐茁生,何处求心?
天地方寸间,岁月倏忽,引作清谈
付与他年,太远,太远,仰云天,神游千年


◆◇◆◇


盛开的青苔,倔强着骄傲,画入眉心
轻轻抽离,匿于飞跃的指尖,把誓言推向极端
许是尘世的耳语,诉说声声慢
许是流年的光影,剖析着青春,飞扬,没入云烟
此去,倾心的盛唐,抑或乌托邦,桃花源?


◆◇时光截点◇◆


天涯,幽幽,寂寂,唤醒俗世的天
眸光落于何处,焦点成为第一道华章
逐渐,逐渐,斑驳的旧时光,旧镜子,洇上水意
这个季节不事张扬,却引渡着浩荡的醉意与时光对接
岁月的刀锋,辗过红尘,拼却,拼却


◆◇◆◇


历史感层层递进,此是殊途, 同归九九
黑白语,清词,素颜韵脚,惟是寻常
所及处,闲散,安然
一念静,入烟火尘世,竟日清风,通幽
繁芜隐于背后,彻底明净,慵懒肆意


◆◇◆◇


便即是风清,云杳,岁月悠
只借清清淡淡,纵深处,采撷定数
跨过那扇门,天地遨游,可是向阳,花瘦?
惟是一物,惟是别无他念,惟是扰扰忽忽
浑不忘,来时路


◆◇时光辞场◇◆


是则俱是,如何同时,岁月相欺,归至从头
亿万年后,亿万年后,不道从前,不言雨疏风骤
了悟,了悟,天地终极,是初机
云何,云何?天地为心祖,好大一个虚空!
只应千古,破碎时光,空无


◆◇◆◇


始是三三两两,造化不醉不休
分分明明,朗朗昭昭,素朴与大气,净与静同拈
只作主,何为宾?非心,非佛,非物
斯是雅达,尘世三昧,六不收
皆是此中人,姑妄言,引笑谈,天机变!


◆◇◆◇


道一声,子午书简,一纸箴言
落日不停,谁见?谁见, 一眼万年
时光海深,打打捞捞,天上人间,同陆沉
引经线纬线,绣辞场指尖,屏端
何惧酒香入魂,尘世流转?!



岁月棋坪,子落,不着便,更是不停,谁解看!
     ------ 那时年少,我们相爱,却浑然不知


2016 0911 11:12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彼道得兮,光阴易。

素常日子过得闲散,清淡,与时光,与光阴,与流年却甚是相悦相宜。悠闲中寻端正,寻雅达,寻静谧。一杯清茶,一本书,或一支曲,皆能作背景,点缀,甚或旁观。极至安详,或一刻空余,只觉是人间无边盛事,花团锦簇倒是稍嫌聒噪些。


       尤念之光阴,却是欲语还休,如音乐环绕耳边,却又戛然而止,余味回旋间,却又荡气回肠,如杳杳天地,云烟流转,又恰似心神千年千里,恍恍惚惚,不知身于何处。如此飘渺,无处着力,无以为继,想是天地山水,江湖风云,皆皆天地之气,全数充为无物,亦然不顾。


       如生入骨髓,流于脉络的隐匿乡愁,天涯尽头昏昏而睡,陡然阳光间探出头,徐徐缓缓升腾,如影随形,欲罢,而,不能。


        绿锈的铜环,斑驳古老的墙壁,茁茁而生的青苔,于心中某一处软糯一角渐渐冒出头,寻常光景倒是不甄不顾,却犹觉不满,此中讯息放过一边,洪波浩渺,道亦不道。惟是有数,有留白,破碎虚空之意,不徐不急,或先知先觉,或后知而觉,心神所不及也。


       唤作古老之物事,或者苍凉之体验,光阴浮于眼前,怔忡间,了然,了然。清明稍逝,即纵,从前,从前,光阴的河一现再现,斑驳的镜中,又逐落花而来,此一处静谧,如斯浩荡,盛大,百转千回,层层落落,影影绰绰,远古千年,与人看,尽是生生受受,无偏离机端,境阔至妖冶,斑斓,无言,无言。


       亦无声,不宜打破,只时光中安然,光阴中沉淀,与阳光,与影子,一起,慢慢攀爬。起一兴,或雅人深致,或曲径通幽,或悠然南山,白云千载,竟日悠悠。万里清风,吹拂,苍白少年,飞扬青春,尽数涂抹进光阴的铜镜子,栖栖寂寂,斜逸横枝一棵树。


       本亦如此,唤得易,离则难,机来,锋去,过咎犹深,诸人之光明,光阴,刹刹在中途,不作一语,不作注解,只兀自独立,仰天地间,随云淡,风去,烟消,世移,事易。


   
       饶是大自然跌宕起伏,自然之意昭然若揭,施施然之天地风流,宁饮茶去,不诉如来,不诉卿,山河皆禅境,光阴逐静去,遭逢亦是一喜,秋来将晚,一程又一程,年年花瘦,如何是真经?此一比兴,明晃晃好大一天机!


         2016  09 13   10:02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中说梦两重虚

何日归期,胡念我之?女之媚子,尔慕我思。
-------七月星移,九月薄衫衣,致袭,致徙。

◆◇◆◇

远山眉黛,一闪娉婷,单薄罗衣,岂不尔思?
漫随心事,永夜长相思,绵亘古今,飞越星辰宇际
恰巧添新枝,崖上滴翠,身袭粉衣,向阳而居
若隐若现,直捣心之樊篱,严密到无法复制
此衣非彼衣,此意可是正当时?乍暖还寒,轻而易举

◆◇◆◇

如白驹过隙,道不长说不离,可曾忆起?
软软糯糯,清晰著力,可是,凉凉痒痒,你还是你!
零点的玄关将解,纵容宠溺吧,打破浮动的静寂
淹没到无法形容,盈盈心事,可否向你托依?
像是灵之触角,悄无声息,何必尽说委屈!

◆◇◆◇

既然打破默契,既然冲破雨之印迹
劳烦,劳烦,阴影里,还说什么唇齿相依
明艳着,却是一大败笔,时光的弦,抽紧又疏离
想你,还是念你?你在哪里,与灵魂相契
如此,天大的盛举,与时光,凌空过招,对视!

◆◇◆◇

益发倾斜,向着梦境一再冲刺
一波一波,一陌一陌,流年轻许,迷迷离离
如何处置 ,飞出去的思绪?谈何容易!
继续啊继续,不再迟疑,梦中说梦,为何两重虚?!
终究,雨过天晴,看,散落一地,青泥

◆◇◆◇

光着脚,寻觅,寻觅,大自然还有什么奇迹是不再相遇失了轨迹
谁把倾城铅华洗,谁把梦境一提再提,望穿的眼,期冀,传奇的培植
却再寻不见,真相的旖旎,光阴的片段,红尘忙音
谁又是谁的不速之客,如此不期而遇,如此曝晒心底的秘密
假以时日,还回不回得去?嗯?嗯!

◆◇◆◇

言惜,言稀,失语,失隅,城池沦陷,门却紧闭!
似曾相识的记忆,终是恨不得,掐去两端,将来,或过去
惟此,惟此,无欲而求,设若求之而不得,何以为继!
太阳呢,月亮呢,还有一眨一眨的星星呢
是不是岁月患上易装癖,终于,终于,这样反科学的有趣

◆◇◆◇

就这样,眉眼安然着,不加任何修饰
恒而恒之,衡而衡之,是星星眼,是月亮花,是太阳雨
这个地球上,还有一个你,绕过宇宙星辰,涉过千山万水
此意正彼意,不再孤单游移,不再梦中许梦,潸然泪滴
心口上,痛痛不止,艰于呼吸,却如此华丽丽,流连不止!

◆◇◆◇

像是传奇,打一个滑,便于此地静止,静止,时空对接,不偏不移!

2016-07-22  114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Smell the flowers

那是谁家的姑娘,枕着寂寞,著着华裳,那是谁人的嘴角,酣睡中渡过今夜,
                  ---------渡过江湖,终究说不出那个“”字。


◆◇◆◇

听,仿佛是一个真身顿悟,梦境未竟
看,是什么把时光打扮成放纵的模样,号角吹响
天地坦荡,只一个入境
总是在旧年的诗词中找不到答案,只慢慢渗透
固守着城堡,旁若无人,自自逍遥


◆◇◆◇

背景寂寂,一地枯黄,三千发丝堆积
囤住一生,是相逢,是疼痛,还是昨夜的雨一念倾城
不要醒来,不愿醒来,就这样梦里梦外作着交锋
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心潮澎湃荡漾
是不是,守着这段未织完的梦,心底便会澄净?


◆◇◆◇

是谁住进了你的梦中?听着雨,听着风!
听着人间天上,还有多少戏弄!还有多少回忆如入无人之境!
多少年,多少年,前世今生,风尘仆仆,为你还,为你还
除却沧海,除去云烟,除却余留三分仙
灯一盏,梦无边,要不要心泊靠岸

◆◇◆◇

谁会在你的梦中缺席,谁会在你的梦中流光溢彩
是谁蹙着眉尖,无处躲藏无处寻
是成全,是眷恋,是心之海浪滔天
雁已飞还,雁已飞还,花花瘦瘦多少年
一任风光无限,一任沉默故园,肋骨折断


◆◇◆◇

迷路的记忆,如些年流流转转
此处参禅地,拼却旧日颜
左手边的祭祀,戏说从前,戏说从前
莫听蝉鸣,莫听私语,莫听故人轻叹
只借这一晚,来生分付,偿还


◆◇◆◇

谁来引渡?梦里乾坤大挪转,自是目中无人
可是是幻觉,可是天上,还有人间?
可是梦里栖息,舍本逐源
安安静静,悠悠醒转,细节成了索引,成了旁观
非萧索,切忌拈却落花颜,错错错

◆◇◆◇

曾骑白马入梦来,曾经腰仗三尺剑
梦中谁共天涯远,勘破三关
不落一尘,不落一尘,似此情此景,入云端
道得此恬淡,直指九字箴言
行太早,谁解寻讨?


◆◇◆◇

唤得易,拣择难,声声一句,此情法,可外传?!
此近于甚处?此岸彼岸兮
不问不言,不深不浅
入则问天道人世,出则无边,无边
绝是是非非,道法一切自然,赤足天下誓归还!


◆◇◆◇

梦似海深,弗洛伊德云禅门:哪著意?体露金风,如何是调笑?

2016-07-23 13:0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遥望

万物初茁,天地始,任无端,此处是殊途,同看天地颜,可渡忘川。
       ---- 斯是路人,别亦难,生死无边,姑作笑谈。


◆◇◆◇

青春年少,不停流转,那幅遗失的画卷,无事相安
虚拟的意境中,每一个春天里的遮掩,隐隐心事成霜
兀自遥望,没有设防的两败俱伤
不说菩提,不话凄凉
那朵错过的桃花,是谁心尖尖的蜜糖?


◆◇◆◇

上古时的那个元夜呢?失传的曲子中游游荡荡
回忆在灼伤里出逃,雾迷津渡,雾迷津渡
后来的后来,一切成了比拟与假想
漫卷的风,裹挟着鲜为人知的酣畅淋漓
多大的心机,这个乱尘对!


◆◇◆◇


你如何拿得起,这铺天盖地的失意?
天涯去,天涯去,方外红尘一尾鱼
说什么错失与游移,说什么相思与无惧?
此处归期未有知,不读佛意,不语禅机
远方的路,还有什么不愿提及的春词与含蓄?!


◆◇◆◇

江山千万里,放纵着执意,彼岸青草迹
请赐我悲喜,请赐我灵犀一指,请赐我,风生,水起
直把你的清冷,化作江南梅雨季,情殇轻抽去
转过去,转过去,烟草凄迷,直念阿弥
可还是你的寻觅?此去,天涯,关山,海底两万里


◆◇◆◇

粉红的裙裾,时光轻启,淡去,淡去
多少年啊,多少年,像是一个过路的狐狸
文字为牢,眉尖一点桃花忆,频回首,纠结可有期?
光阴里,各自执著,任是雨打风吹去
乱入的时光隧道里,把誓言推向极致!


◆◇◆◇

遥望,遥望,莫再昏昏睡去,全世界的雨,下在心底
烟雨青草,粉红纪,两条线曲曲离离
是不是一个人的洪荒,两个人的烟火,流年不须再谨记?
多长光年的回忆?多少年前的疏离?
是否无法企及,向隅而居?


◆◇◆◇

一把阳光,泄露了全部的秘密,你亦是渴望一些传奇可入句?
需在这里,需在这里,只为你呼吸,夜以继日
拆掉那些栅栏与藩篱,去掉那些弯曲的轨迹
经年去,经年去,走进远方,走进诗意
只为再一次,抵达你,以眸光为续!


◆◇◆◇

彻底明净,牵出岁月的小马驹,哪怕与伤心对峙
必是如此啊,才是时间最大的天敌!流年层层碧!
千般皆此皆如是,绵绵延延的双曲线,向黎明冲刺!
这样乍然相遇,乍然薄凉着笑意,空空如也,空空如斯
请还我,多年清朗,少年时,遥望胎心记!


◆◇◆◇

这场瓢泼大雨,擎一伞缠缠绵绵旖旎意,天地人间共饮七分痴!

说与前尘往事,未来遥遥必有期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那些肺腑之言悄然间已经离经叛道,不问因果,不问修行。
众神已然落座,塞壬依旧唱着离歌。------梦的起源与探索


◆◇◆◇

梦开始的地方,张开翅膀,意欲翱翔
目光所及处,住也无须住
太阳是甜,太阳是苦,月亮是甜,月亮是苦
只这样沐浴放飞着尘世的心灵,褪色,易碎
心是隔夜的呢喃,转瞬沉沦,封锁


◆◇◆◇

也许,彼此绝望着,那些隐隐作痛,那些无言以对
是钝痛吧,是麻木,是对自由的渴望,只作情浓到转薄
更大的浪,更深的海水,更高的天空,辽远着,侵略着
固执着去深入,思绪入得清净之门
意念打着转,盘旋,飞舞,是青春的韵脚,张驰有度

◆◇◆◇

飞扬的裙角,恣意着,流淌,如见似水的沧桑
昆曲的水墨之写意,海风唱出了花腔
梦中可有梦,说着青春年少,说着人比黄花还娇?
只是这三分的醉意,可撑得起古老的神祇
天之涯,可有相思相忆遁迹!


◆◇◆◇

为什么思念倒地不起呢,哪里藏起了旧疾?
哪里,你舍得过去,双手合什?
何以为记,何以为继?恰此时,微醺的海风
肆意恩宠,自在红尘,雅望天堂
随你,随你,不论旧年散落的秘密


◆◇◆◇

听不听得梵音起?听不听得柔情蜜意!
哪怕只借一晚,这心的飞絮,便是灵魂的不死之谜!
唱到所有的平仄,突然间辞不达意
唱到流年的倒影偏离了轨迹
唱到天涯之上,只有翅膀的滑翔


◆◇◆◇

那尾著桃花色的狐狸啊,你到底去到哪里?
堆积,堆积,卷起海浪千万里,切割岁月,切割你
漫天咸湿,风儿变换着自由的姿势
它有多妖娆,就有多薄情寡意,声音很轻,却是惊人的相似
黑白的文字,带着午夜的蓝调,游移,游移


◆◇◆◇

海风之上,满满的招摇,带翅的蝴蝶,尖叫,还有玫瑰
渐渐与光阴融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环抱着自己,灯红酒绿,沉默的礁石啊,要不要展示你的绚丽!
何是两不知,何是攒得东风,意欲乘风去!
说不说得,要不要得?缓缓归矣!


◆◇◆◇


一体,一体,三体,三体,二次元里的劲敌!
这么多年,避不开的那场大雨,从南到北,从东到西
你清澈明亮的眼神,为何还是不饶不依?
懵懂去,那些古老的文字与咒语
像是拿着火种的普罗米修斯,苍穹之下,低语玄机!


◆◇◆◇

我竟是如此触摸着,明媚的忧伤,不打机锋,不打诳语

-------我有猛虎,细嗅蔷薇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Apologize

尘埃之侧,只见冥顽,物质不灭。
      ------一切皆虚妄,只作无人声


▲缺口


城市间四处游荡,空间站默默撑起传奇
故乡再无法触及,哪怕快马加鞭
血与肉模糊,淡含轻薄
月光下的蛛丝马迹,唤醒俗世的消息

走失在阳光里,那件夜行的锦衣
抬望眼,莫沾衣,适宜一场折子戏
呼啸着转身,来来去去,无法取舍定义
那年的雪花,片片消瘦,哪里还见羞涩的样子?

逃出去,逃出去!别有洞天的希冀!
五彩的羽衣,绣着年华的倒影,一路飞奔去
再不见江湖的谜底,再不见言语的犀利
只是游来游去一尾鱼,妩媚至极

所有的言语,失去了禁忌
一个不设防,全方位的攻击
被撕扯的缺口,兀自仃伶,失意
小夜曲,扬扬抑抑,是天国的嫁衣

圈养的过往,从此游离,无靠无依
凌乱的狐步舞,落寞,凋零
饱含着热泪,笑岔气
终究是这样,与你,背道而驰


▲尘埃之侧


唇上的梅花雪,散落粉红的秘密
岁月流逝,可是诚不我欺?
想起,那些旁若无人的心心相印
为何于今,却遁不出困局?

你拍一,我拍一,声声低唤,那个名字
窗外的雨,酣畅淋漓,仿佛意会着天机与禅语
吹起的褶皱,隐隐着疼,波斯菊却依然美丽!
修炼着,好脾气与坏脾气,青梅煮酒,莫论英雄

藏起那些锋芒与野性,褪色的镜子里,低到尘埃
透明的水,大片大片的明媚与忧伤
飞不过沧海,飞不过边山千万里,错过光阴,错过你
只是一个不小心,走进,夜夜,黑凉

心安何处,未曾驾轻就熟的婉约,突然造访
天涯与咫尺,沉郁的图腾,一念之外的放纵
从此安安静静,从此落木萧萧
从此天各一方,天涯,山水,是路人


月光下的交响,流年几许,记不清……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妖风何处去:杯酒寄轻轻

大似春意,坐久成佛。天与地,知其不自言。
  惟殊途,而同归,仰天地笑傲,意孤绝,走笔游龙,世事分明,皆付于清风明月。
  又唤得妖风何处,杯酒致卿卿---轻轻。
  凡常历史,大势所趋,创世纪始,而觉悟起。
  实可为者而如何为者,不可为者誓死相从,从众也。呐喊助威,奔走相告,辗转间,舆论妖风起,悲乎,哀乎?幸乎?运乎?
  于“业”,专承其道,问道之真纯,取道之大义,于“轻”重间,得道,于“轻”重间,得真辨。于世者,取“义”之一字,举凡沧海一粟,崇“尚”。上古之风,兹在兹而,不达或雅达者,或绝口不言,或默隐以成。
  凡举重而若“轻”,恒而衡之,衡不同于轻重,若是是非非,取轻取重,取意“轻”字,于妖风呼啸间穿行,直是以古之道也欤。
  妖风肆虐,何处去,杯酒致卿,轻不语,便圣贤皆寡淡,取意之箴言。众生所向,志作风云,风云相向何去也。言志定当载道,道易世移,世易而道不移。举轻于重,入逍遥游,庄子养生,杯觞纵遥情,忘忧草千载悠悠。
  此处天地,大公国,与君同。
  红与黑,思想之革命,从“君”从众,此“君”非彼“君”。彼君者,轻也。此君者,和尚也。此君行于言,凡上位者言于天地。捭阖纵横,呼风唤雨,睥睨天下!
  彼君,自来去从容间,清风拂面,徐徐耳。
  妖风何处去?如何是天地?如何是菩提?惟天下有雪,斯是吾意!?
  欲轻风去,道可住?可住?却把灵台守,乘风,而飞,皆轻之势,于虚无,于黑色苍茫间,破碎虚空!彼苍天耳,且住,且住!肆虐之妖风!
  妖风何处?杯酒致轻,近离甚处?知是何意,四海浪平,遂百川与天地!
  妖风何处?南北东西,千载清风轻,向来天上意,彼不增,彼不憎,又何处,南山北山东山西山雨沾霈。此尘世三昧,止,不止,皆随于轻重,遂心。
  未敢不同,轻轻间,天,地,人,红与黑,明灭间,于一机。
  且见真知,灼见,于大道至简,机轮转,大笑应作还。
  云来轻轻是云端,云来重重妖风转,此笑谈,姑妄言。
  不辞,不辞,汝道之艰难,云何千个万个,相呼归去来:妖风何处去,杯酒寄轻言!
  
  2016-03-27   20:0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辽公网安备 21010502000089号|手机版|Archiver|忘忧草家园 ( ICP14007463

GMT+8, 2018-10-19 06:30 , Processed in 0.36436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